第488章假秘方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88章假秘方

秦俊鸟从燕五柳住的地方回到村里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村里边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冒着炊烟,看样子都在忙活着做晚饭。 秦俊鸟没有回家去,到了村口后他向冯寡妇的食杂店走去。 到了食杂店的门口,秦俊鸟看到食杂店里亮着灯,他推门走进了食杂店里。 冯寡妇正坐在里间屋子的炕上吃饭,她看到秦俊鸟走了进来,笑着说:“俊鸟,你来了,你吃过饭没有?要是没吃的话,就跟我一起吃一口。” 秦俊鸟说:“冯婶,我吃过饭了,你还是自己吃吧。” 冯寡妇说:“俊鸟,你来是想买东西还是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说:“冯婶,我来没有别的事情,我就是想看看放在你家里的酿酒秘方。” 冯寡妇放下手中的碗筷,说:“好啊,你帮我看一下食杂店,我这就去给你拿酿酒秘方,我很快就回来。” 秦俊鸟说:“冯婶你还是先吃饭吧,等你吃完饭,咱们一起去你家,这样比你把酿酒秘方拿到这里来稳妥一些。” 冯寡妇点了点头,说:“那好,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吃完了。” 秦俊鸟说:“冯婶,我不着急,你慢慢吃。” 冯寡妇很快就吃完了饭,她把碗筷收拾了一下,然后把食杂店的门锁好,跟秦俊鸟一起来到了她在村子里的家。 这个时候村里的人都忙着在家里做饭和吃饭,所以村里几乎没有行人,村中只有几条土狗在一起互相追逐。 自从在村口开了食杂店之后,冯寡妇就很少回到村子里来住了,平时她家的大门都是锁着的,连门上的铁锁都生了斑斑锈迹。 冯寡妇费了半天劲儿才把大门上的铁锁打开,她拿起铁锁看了看,然后把铁锁挂在了大门上。 秦俊鸟跟在冯寡妇的身后走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静悄悄的,就连邻居家的说话声都能隐隐听到。 冯寡妇走到门口把房门上的锁打开,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酿酒秘方就藏在跟厨房紧挨着的一个小屋子里,秦俊鸟和冯寡妇来到了小屋子的门口,只见小屋的门锁着,而且小屋门上的铁锁比锁大门用的铁锁还大一号,一看就知道小屋子里存放着贵重的东西。 冯寡妇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将门上的锁打开,然后轻轻地把门打开,从小屋里一股发霉的味道。 冯寡妇走进黑漆漆的屋子,伸手把电灯拉亮,小屋子顿时变得亮如白昼。 秦俊鸟随即也走进了屋子里,小屋里并不大,只有四平米大小,而且小屋没有窗户,就算有人知道里边有这么一个小屋,从外边也进不来,所以酿酒秘方放到这里,还是比较保险的。 小屋里靠着墙放着一个老旧的柜子,看样子这个柜子应该是个老古董,就算没有一百年也得有八十年了。 冯寡妇抬起脚,用脚尖轻轻地碰了一下柜子,笑着说:“这个柜子是我奶奶当初给我的嫁妆,你可别看这个柜子旧,它可是一个老物件,这个柜子是我奶奶出嫁的时候家里给的嫁妆,到现在都快要有一百年了,要是把这个柜子运到城里去,肯定能卖一个大价钱。” 秦俊鸟说:“冯婶,你舍得把这个柜子卖了吗?” 冯寡妇说:“当然舍不得了,它可是我奶奶给我的嫁妆,是我们们家的传家宝。” 冯寡妇这时把柜子的盖子打开,从里边小心翼翼地端出了一个小铁箱子。 冯寡妇把小铁箱子放到地上,然后把小铁箱子上的锁打开,从里边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塑料包,她把塑料包打开,塑料包里边就是秦俊鸟让她保管的那个日记本。 冯寡妇把日记本递给了秦俊鸟,说:“俊鸟,你看看这个日记本是不是当初你给我的那个日记本,你把它交给我以后,我一直把它藏在这里。” 秦俊鸟从冯寡妇的手里接过日记本,笑着说:“冯婶,我信得过你,要不然我也不会把日记本放到你手里保管。” 冯寡妇开玩笑说:“你还是好好看看吧,这藏酒秘方可是宝贝疙瘩,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冯婶,你家里有笔和纸没有?” 冯寡妇想了想,说:“我去到别屋子里给你找一找。” 冯寡妇转身出了小屋,去找笔和纸了。 秦俊鸟这时翻开日记本随便看了几眼,日记本上面记录的都是酿酒的每一道工序,和酿酒过程中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 这个日记本对于秦俊鸟来说可是跟眼珠子一样重要的东西,这个日记本要是落到了别人的手里,不要说他跟丁七巧没法交代,就是酒厂的生产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这个时候冯寡妇走了进来,她把一支铅笔和一个小学生写字用的小楷本递给了秦俊鸟,说:“俊鸟,我把家里都找遍了,就找到了一支铅笔和一个小楷本。” 秦俊鸟说:“没关系,只要能写字就成。” 秦俊鸟把日记本上的酿酒秘方抄写到了本子上,不过有两道很重要的工序他没有写,而且他还改动了有几个地方,如果别人按照他修改后的这个秘方酿酒的话,酿出来的丁家老酒肯定会变味的。 秦俊鸟把写在小楷本上的秘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小声地自言自语说:“你不是想要酿酒秘方吗,我就给你酿酒秘方,我看你用这个酿酒秘方能酿出来啥样的酒来。” 冯寡妇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不知道秦俊鸟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啥药,不解地问:“俊鸟,你这是在搞啥名堂啊,嘴里边嘀嘀咕咕的,就跟老和尚念经一样。” 秦俊鸟笑了笑,说:“冯婶,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将来我做成了这件事情,我会原原本本把事情都告诉你的,现在先跟你卖个关子。” 冯寡妇撇了撇嘴,哼了一声,说:“跟我你还保密啊,弄得神神秘秘的,你不愿意说我还懒得听呢。” 秦俊鸟说:“冯婶,不是我不愿意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冯寡妇看了一眼秦俊鸟手里的日记本,说:“你这日记本是打算拿走,还是继续在我这里放着。” 秦俊鸟说:“冯婶,这日记本还得放在你这里,只有放在你这里我才放心。” 冯寡妇说:“那好,我把日记本锁起来了。” 冯寡妇又把日记本用白塑料包上,然后放到铁箱子里锁好。 秦俊鸟把小楷本放到裤兜里,然后离开了冯寡妇家,快步向自己家里走去。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许志光他们几个人正在餐厅里吃饭,许志光看到秦俊鸟回来了,说:“俊鸟哥,你还没吃饭吧,你这就给你拿碗筷。”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不用了,我现在还不饿,等我饿的时候再吃。” 秦俊鸟说完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到房间里后,秦俊鸟把小楷本从裤兜里拿出来,他向四处看了看,想找个地方把小楷本藏起来,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秦俊鸟急忙把小楷本放到了枕头下边,问了一声:“谁啊?” 陆雪霏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俊鸟,是我。” 秦俊鸟在到门口把房门打开,警惕地向陆雪霏的身后看了看,说:“雪霏,她还在吃饭吗?” 陆雪霏当然知道秦俊鸟所说的她就是指的崔明琴,她点了一下头,说:“她还在吃饭。” 秦俊鸟说:“雪霏,你吃完饭了吗?” 陆雪霏走进房间里,说:“我刚吃完。” 秦俊鸟这时把房门关好,说:“雪霏,我想让你帮我抄写点儿东西,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太会写字,写出来的字就跟鬼画符一样,你的字写的工整漂亮,别人也能看得清楚。” 陆雪霏说:“俊鸟,你想让我帮你抄写啥东西啊?” 秦俊鸟把放在枕头下的小楷本拿了出来,说:“你帮我把这个小楷本上的写的东西全都抄写下来,一定要一个字不漏。” 陆雪霏看了一眼秦俊鸟手里的小楷本,说:“这小楷本上写的是啥东西啊?” 秦俊鸟压低声音说:“这个小楷本上写的是丁家老酒的酿酒秘方。” 陆雪霏有些意外地说:“你说这是的丁家老酒的酿酒秘方,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咋能把它放在家里呢,你就不怕崔明琴把它偷走啊。” 秦俊鸟说:“你放心好了,这个秘方不是真正的酿酒秘方,这个秘方是经过修改过的,确切的说是一个假秘方。” 陆雪霏愣了一下,说:“原来这是一个假秘方。” 秦俊鸟说:“没错,要是按照这个秘方酿酒的话,酿出来的酒能不能喝都不好说。” 陆雪霏说:“俊鸟,你弄一个假的酿酒秘方来,是不是想到对付崔明琴的办法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那个蒋新龙不是想让崔明琴弄咱们酒厂的酿酒秘方吗,那咱们就将计就计,把这个修改后的假秘方给他们。” 陆雪霏会意地一笑,说:“我知道你是咋想的了,你把这个假秘方给蒋新龙,他肯定会按照这个假秘方酿酒,到时候让他生产出来的酒一瓶也卖不出。” 秦俊鸟说:“我心里正是这么想,不过要想让那个蒋新龙上当可不那么容易,咱们还得演一场戏才行。”

上一篇   第487章炕上的诱惑

下一篇   第489章上门要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