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炕上的诱惑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87章炕上的诱惑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劝你还是再好好地想一想,你先别急着做决定,这种事情一定要慎重。” 燕五柳说:“俊鸟,我早就想好了,孩子现在还小,我要是现在跟王雨来离婚的话,怕孩子在学校的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等将来孩子长大了,我就跟王雨来办手续,我跟他彻底一刀两断。”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按理说这是你的家务事,我不该多嘴,王雨来就算再混蛋也是孩子他爸,毕竟你们还是一家人,不到万不得已,你还是别动离婚的那个念头。” 燕五柳叹了一口气,说:“俊鸟,不瞒你说,我就是为了两个孩子才忍到了现在的,要不是为了孩子,我早就跟王雨来那个王八蛋拼命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可不能一时糊涂做傻事儿,就算王雨来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也不能动杀人的念头,那样就害了自己,为王雨来那样的人把自己送进监狱根本不值得,再说了你不是也做了对不起王雨来的事情了吗……” 秦俊鸟说到这里就不往下边说了,他说燕五柳也做了对不起王雨来的事情,当然就是指燕五柳跟他偷情的事情,当初在铁皮屋内他和燕五柳第一次发生了那种关系完全是被逼无奈,可是接下来他又跟燕五柳发生了那种关系,秦俊鸟觉得自己这么做很不光彩,甚至有些瞧不起自己。虽然燕五柳闹着要跟燕五柳离婚,可她毕竟是个有妇之夫,他跟燕五柳有这种不正当的关系是很不道德的,所以他心里边有种深深的罪恶感。 燕五柳笑了一下,说:“俊鸟,我以前是想过要跟王雨来同归于尽,可是后来我想开了,这世界上的男人多得是,想找啥样找不到,我又何必在他王雨来这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呢,我犯不着为了他把自己的后半辈子给毁了,我以后要好好地过日子,天天都乐乐呵呵的,该咋样快活就咋样快活,我要过得比他王雨来还要好。”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不管咋样,这日子还要过,人这辈子谁都能遇上一些不顺心的事情,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燕五柳说:“俊鸟,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可不是那种没主心骨的女人,遇到些难心事儿就要死要活的,这天底下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我这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吗。” 秦俊鸟笑着说:“五柳嫂子,你说的没错,你带着孩子要好好地过日子,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气死那个王雨来。” 燕五柳抿嘴一笑,说:“俊鸟,你留下来跟我和孩子一起吃饭吧,一会儿我给你做几个拿手的好菜,咱们好好地喝几杯。”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饭我就不吃了,你和孩子刚搬回来住,这屋里屋外乱糟糟的,你还是抓紧时间收拾一下吧,我就不给你添乱了。” 燕五柳说:“这眼看着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你咋能不饭也不吃一口就走呢,这可不成。”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回去吃也是一样,我咋会跟你计较一顿饭呢。” 燕五柳拉住秦俊鸟的手,态度坚决地说:“这顿饭你一定要吃,你帮我把院墙修好了,以后我和孩子就能过安生日子了,我咋说也得犒劳一下你不是。”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修院墙又不是啥了不得的事情,啥犒劳不犒劳的,跟我你还客气啥。” 燕五柳说:“我可不是跟你客气,对你来说这算不上啥了不得的事情,可是对于我和孩子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这些日子是我和孩子最困难的时候,要不是你伸手帮了我和孩子一把,我这日子就没法过下去了,你的这份情我就是做牛做马都还不完。”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说这话了可就有些言重了,我也没帮上你们啥,这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燕五柳说:“俊鸟,我又不能在饭里下毒,你就留下来吧,我临走的时候,大珠给我抓了一只大公鸡,一会儿你帮我把公鸡杀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公鸡还是留着你和孩子吃吧,你随便做几个菜就成,不用杀鸡宰羊的。” 燕五柳说:“这公鸡又不是啥好东西,也不差你吃这一口,咱们还是一起吃吧,我家里还有点儿蘑菇,咱们就吃小鸡炖蘑菇。”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去帮你把公鸡杀了。” 燕五柳说:“我特意让雪霏在你的酒厂拿了两瓶丁家老酒,不过我可不是白拿的,我是按照外边市场上的价格给了钱的。” 秦俊鸟说:“雪霏咋能要你的钱呢,你拿两瓶酒又不值几个钱,等我回去跟雪霏把钱要下来,到时候把钱还给你。” 燕五柳摆摆手,说:“不用了,你开这个酒厂也不容易,要是今天我去拿两瓶酒你不要钱,明天别人再去拿两瓶你也不要钱,那你的酒厂还不得赔光了。” 秦俊鸟说:“这别人的钱我可以要,可你的钱我咋能要呢。” 燕五柳笑了笑,说:“好了,我不跟你啰嗦了,我这就做饭去。” 燕五柳快步走出了仓房,去厨房忙活着做饭了。 秦俊鸟把公鸡杀了,把鸡血放掉,然后用热水把鸡毛褪掉,把不能吃的内脏都掏了出来扔掉。 秦俊鸟把公鸡收拾干净后,燕五柳把公鸡剁成了块,然后放到锅里和蘑菇一起炖了起来。 在炖鸡肉的时候,燕五柳又到仓房里把灶膛里的火点上,炒了几个拿手的菜。 等鸡肉出锅后,燕五柳的拿手菜也都炒好了,秦俊鸟和燕五柳母子三个人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起饭来,四个人其乐融融的,就好像一家人一样。 秦俊鸟和燕五柳都喝了不少酒,两个人都有了几分醉意,不过两个人的兴致都很高。 两个孩子都已经吃饱了,燕五柳让两个孩子出去玩了,并且再三叮嘱他们不要跑的太远了。 燕五柳有些晕晕乎乎的,她打了一个酒嗝,表情有些痛苦地说:“俊鸟,我这心里憋屈,我有好多心里话想说,可是我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这苦水只能硬往肚子里咽。” 秦俊鸟放下手里的酒杯,说:“五柳嫂子,我不是在你身边吗,你有啥心里话就跟我说。” 燕五柳苦笑着说:“他王雨来天天搂着那个贱女人风流快活,而我却一个人守空房,还要照看两个孩子,凭啥他王雨来就那么逍遥自在,我就要受这份苦,这也太不公平了。”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你咋能王雨来那种人比呢,他是啥东西啊,他就是个糟心烂肺的畜生,你擦亮眼睛看着,王雨来不会有啥好结果的。” 燕五柳说:“他王雨来有啥结果跟我已经没关系了,他在我心里早就已经死了,我就是恨老天爷为啥这么不公平。”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你就不要钻牛角尖了,你现在只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比啥都强,你把两个孩子管教了,等将来他们长大了都有了出息,你这一辈子也没有白过不是。” 燕五柳这时把外衣脱掉了,她的里边穿的是一件紫色衣服,他把衣服胸口的几粒纽扣打开,然后把衣襟敞开,用手在胸口处扇了几下,皱着眉头说:“我热,我这心里火烧火燎的。” 燕五柳的里边只穿了一个白色的背心,她那两个浑圆丰满的肉峰都快要把背心给顶破了,背心里两个东西的轮廓清晰可见,尤其是两个东西尖端的两点诱惑着秦俊鸟的眼睛,看得秦俊鸟心慌意乱的。 秦俊鸟赶忙把目光从燕五柳的胸前收回来,说:“五柳嫂子,你要是热的话,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燕五柳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不想喝水。” 秦俊鸟说:“五柳嫂子,我看你还是别喝了,这酒喝多了对胃不好。” 燕五柳眯起眼睛,用手撩了一下额头前的碎发,抿嘴说:“俊鸟,你也喝了不少酒,你就不觉得热啊。” 秦俊鸟说:“我还好,不觉得太热,可能是我经常喝这酒,所以习惯了。” 燕五柳这时把紫色的衣服也脱掉了,然后把里边白色的背心也脱掉了,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这回你还热不热啊。” 秦俊鸟看着燕五柳胸前的那两个诱人的东西,心跳顿时加快,浑身上下开始变得滚烫起来。 燕五柳脱光了上衣,秦俊鸟当然知道她的用意,秦俊鸟借着酒劲伸出手去在燕五柳的肉峰上摸了一下,当他的手触碰到燕五柳的身体的那一刻,燕五柳的身子微微地颤动了一下,就好像过电了一样。 秦俊鸟接着又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去,在燕五柳的两个肉峰上耍弄了起来。 秦俊鸟顺势将燕五柳推倒在炕上,把身子压在燕五柳的身上狠命地动了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屋外传来了两个孩子的打闹嬉笑声,秦俊鸟和燕五柳急忙从炕上爬起来,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

上一篇   第486章高墙铁门

下一篇   第488章假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