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闻一闻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85章闻一闻

蒋新龙说:“明琴,你以前还没有在这山洞里睡过觉吧?” 崔明琴说:“我好好的,为啥要跑到这山洞来睡觉,我又不是野人。” 蒋新龙说:“谁说跑到山洞里睡觉就是野人了,你可别小看了这山洞,这里山洞里可是好地方,冬暖夏凉,在这里住时间长了还能延年益寿呢。” 崔明琴哼了一声,小声嘀咕说:“要不是为了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跑到这里山洞里来过夜的,这种地方别说延年益寿了,不折几年阳寿就不错了。” 蒋新龙得意地说:“我看着山洞里挺好的,又宽敞又隐蔽,咱们就算弄出天大的动静来,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崔明琴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你说这话就不害臊啊,一天到晚就想着床上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咱们以前在一起都弄了多少次了,你咋没够呢?” 蒋新龙振振有词地说:“这有啥好害臊的吗,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亲热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现在年轻力壮的,又没啥毛病,这种事情咋会有够呢。” 蒋新龙这时把一只手放到了崔明琴那高耸的胸脯上,隔着衣服揉捏了起来,崔明琴的两个丰满的肉峰在他的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形状,就好像两个面团一样。 崔明琴急忙把蒋新龙的手从她的胸前拿开,有些不悦地说:“新龙,你干啥,别动手动脚的,你弄疼我了。” 蒋新龙喘着粗气说:“明琴,这些天你不在我的身边,你是不知道我这日子是咋熬过来的,你让我解解渴吧。” 崔明琴打了一个哈欠,说:“我这一天折腾累了,我想早点儿睡觉,你就再忍忍吧。” 蒋新龙愣了一下神,说:“明琴,你这是咋了,以前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咋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崔明琴仰面躺在被子上,把双手枕在脑后,说:“以前是以前,我现在没那个心情,不想跟你瞎折腾。” 蒋新龙嘿嘿笑了几声,“咕噜”“咕噜”咽了几口唾沫,说:“你现在没心情,一会儿就有心情了,让我好好摸摸你胸前这两个肉馍变大了没有。” 崔明琴这时把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蒋新龙说:“你别碰我,你刚才都摸过了,现在咋还要摸呢,你的脸皮咋比城墙还厚啊。” 蒋新龙把身子凑到崔明琴的身边,伸出双手在崔明琴的身上撩拨了起来,崔明琴还想把蒋新龙的手从她的身上拿开,不过她的力气没有蒋新龙的大,蒋新龙坚决不肯停手,她最后拗不过蒋新龙,只好任由蒋新龙摆弄了。 两个人在山洞里哼哼唧唧地耍弄了起来,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场面不堪入目。秦俊鸟懒得看他们弄那种事情,他转身悄悄地向洞口走去。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出了山洞,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地下了山坡,快步回到了家里。 秦俊鸟走进院子里时看到老屋里亮着灯,窗户里边挡着天蓝色的窗帘,有两个拉的长长的人影映照在窗帘上,不停地晃动着,屋里还偶尔传出几声说话声。 秦俊鸟心里有些好奇,廖大珠和廖小珠已经从老屋搬到二楼去住了,这大晚上的谁会跑到老屋里来呢?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走到老屋的窗户前,里边的窗帘挡的不太严实,窗户的一角没有挡住,露出了一块巴掌大的地方,秦俊鸟低头凑近了窗户,透过玻璃向屋子里瞧去,他看到廖大珠和廖小珠都在屋子里。 廖小珠正坐在炕边吃着苹果,她的身边还放着一堆瓜子皮。 廖大珠正在炕上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她找了一会儿,好像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她一屁股坐了下来,背靠着衣柜,说:“我记得明明就放在这个衣柜里了,咋没有恩。” 廖小珠看了一眼廖大珠,继续吃着苹果,用有些含混不清的话音说:“姐,你再好好地找一找,说不定是你记错了呢。” 廖大珠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算了,不找了,不过就是一件衣服,过几天我去乡里的服装店再给孩子买两件。” 廖小珠这时把苹果吃的只剩下苹果核了,她随手把苹果核扔到了门口附近的一个痰桶里,然后轻轻地拍了几下手,说:“姐,你早就该给孩子买几件衣服了,孩子身上现在穿的衣服都有些小了,你别舍不得花钱。” 廖大珠说:“不是我舍不得花钱,是孩子的身体长的天快了,给他新买的衣服没穿几天衣服就小了。” 廖小珠这时转过身去,冲着廖大珠笑了一下,说:“孩子长得快还不好啊,我盼着他能早一天长大,到时候他肯定是一个招人喜欢的帅小伙子。” 廖大珠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他要是长大了,那我可就老了。” 廖小珠的目光这时落到了廖大珠的胸口上,她凑到廖大珠的身前,伸手在廖大珠胸前的衣襟摸了摸,说:“姐,你这衣襟又湿了,奶水又流出来了。” 廖大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襟,说:“我只顾着找衣服了,倒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廖小珠说:“姐,孩子现在正在睡觉呢,你这流出来的奶水只能白白浪费了。” 廖大珠这时把衣襟撩上去,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胸罩,廖大珠这时低下头,用下巴将撩起来的衣襟压住,说:“小珠,你帮我把衣服拉上去。” 廖小珠这时脱鞋上了炕,帮着廖大珠把胸罩拉了上去,廖大珠那两个雪白丰满的肉峰就跳了出来,颤悠悠的,就好像两座小山一样。 秦俊鸟在窗外看得非常清楚,他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了那两个白花花的肉峰上,他的脑子忽然变得一片空白,一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 廖小珠这时伸手在廖大珠的肉峰上轻轻地捏了一下,说:“姐,你这奶水可真充足啊,我那个小外甥天天吃都吃不完。” 廖大珠抱怨说:“当女人就是命苦,又要生孩子,又要给孩子喂奶,这奶水多了更是麻烦。” 廖小珠说:“姐,你等着,我去拿碗,你把这多余的奶水挤出来。” 廖小珠走到厨房里找了一个碗来,她端着碗,把碗放到了廖大珠的肉峰下边。廖大珠把奶水都挤到了碗里,然后轻轻地在两个肉峰上揉了揉。 廖小珠看着碗里的奶水,笑着说:“姐,这奶水是啥味道啊?” 廖大珠说:“你还问我这奶水啥味道,你小时候又不是没吃过。” 廖小珠说:“我那个时候还不,根本不记事儿,这奶水是啥味道,我咋能还能记得住啊。” 廖大珠说:“这还不简单,你要是想知道这奶水的味道,喝几口不就成了。” 廖小珠看着碗里的奶水,然后低头嗅了嗅奶水的味道,说:“这奶水还是留给我小外甥喝吧,我闻一闻就好了。” 廖大珠这时把衣服拉了下来,说:“咱们还是回去吧,时候不早了,咱们该睡觉了。” 廖小珠说:“那咱们回去吧,我那个小外甥睡了挺长时间了,一会儿他也该醒了。” 秦俊鸟看到两个人要离开老屋了,急忙转身向家里走去。 秦俊鸟走进家门时,看到陆雪霏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陆雪霏看到秦俊鸟回来了,立即站起身来,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一脸焦急地说:“俊鸟,你咋这么晚才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出啥事情了。” 秦俊鸟这时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秦俊鸟笑了笑,一脸轻松地说:“我能出啥事情,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吗。” 陆雪霏说:“你早晨那么早就出去了,这么才晚才回来,崔明琴和蒋新龙接头的那个老地方是不是在很远的地方啊?” 秦俊鸟说:“那个地方一点儿也不远,我这一回可是收获不小,咱们还是到我房间里去说吧。” 秦俊鸟和陆雪霏刚走进房间里,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秦俊鸟知道是廖大珠和廖小珠从老屋回来了。 秦俊鸟想起刚才看到的情景,觉得脸上一阵滚烫,心潮起伏,一时难以平静下来。 陆雪霏这时开口说:“俊鸟,你这一路跟踪崔明琴,跟到那个老地方没有?” 秦俊鸟定了定神,说:“跟到了,老地方就在我们们村和栗子沟村交界的地方的一个山洞里,那个地方平时很少有人去,村里的老辈人都说那里有一条修炼成仙的大蟒蛇,怕得罪了大蟒蛇,所以没几个人愿意进到那个山洞里去。” 陆雪霏说:“没想到老地方竟然是在山洞里,那个蒋新龙可真够狡猾的,找了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要不是你一路跟踪崔明琴,谁也不会想到老地方会在那里。”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他蒋新龙再狡猾,他和崔明琴接头的还是被我给找到了,他耍的那些小花招只能骗别人,想蒙我没那么容易。” 陆雪霏说:“俊鸟,那个蒋新龙和崔明琴碰面之后都说了些啥?” 秦俊鸟把在山洞里的所见所闻跟陆雪霏细细地说了一遍,不过蒋新龙和崔明琴在一起弄那个的事情他隐去没说,这种事情他实在说不出口。

下一篇   第486章高墙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