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好看的挂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8章 好看的挂历

就在这个时候,石凤凰家的门铃忽然响了。 石凤凰急忙拿起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她看了看秦俊鸟,确认他没有被门铃惊醒之后才快步走到门口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这个年轻男人是宋百万的司机兼秘书卢晓亮。 卢晓亮微笑着说:“宋老板让我来接你跟他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 石凤凰说:“好的,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一下衣服。” 卢晓亮点头说:“那好,我在车里等你。” 石凤凰把门关上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换衣服。换好衣服后,她拿了一条被子给秦俊鸟盖上,然后出门坐着卢晓亮的车走了。 等到秦俊鸟醒来时,天已经亮了,秦俊鸟走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等到他完全清醒之后,他想起来昨晚自己好像有些喝多了,迷迷糊糊之中还听到石凤凰在叫他,他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秦俊鸟皱着眉头走出卫生间,他看到石凤凰的房间的门是开着的,他悄悄地走到门口向房间里看了看,石凤凰并不在房间里,而且她床上的被子都是整整齐齐的。秦俊鸟又在别墅的楼上楼下找了找,仍然不见石凤凰的影子。 秦俊鸟没有找到石凤凰,只好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这个时候别墅的门开了,石凤凰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一看秦俊鸟坐在客厅里,笑着说:“俊鸟,你醒了,你饿不饿,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秦俊鸟问:“凤凰姐,你去啥地方了?” 石凤凰说:“昨天晚上你睡着之后我去参加了一个宴会,宴会结束时已经太晚了,我就在酒店里住了一个晚上。” 秦俊鸟说:“我醒来时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出啥事情了呢?” 石凤凰说:“我一个大活人能出啥事情。” 秦俊鸟说:“昨晚我喝多了,没做出啥过分的事情吧?” 石凤凰笑了笑,说:“你昨晚睡的跟死猪一样,能做出啥过分的事情。”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凤凰姐,让你看笑话了,这葡萄酒的酒劲还真大,我才喝了半瓶就醉倒了。” 石凤凰说:“你想吃啥,我去给你做。” 秦俊鸟看了一下时间,说:“凤凰姐,饭我不吃了,我还要赶着坐车回家呢。” 石凤凰说:“着啥急,在我这住几天再走。” 秦俊鸟说:“不住了,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我家里还有事情。” 石凤凰想了想,笑着说:“那好,我就不留你了,我知道你是不放心你媳妇一个人在家,怕她出啥事情。” 秦俊鸟笑着说:“我咋会不放心她呢,我家里是真有事情。” 石凤凰说:“你就别嘴硬了,姐我是过来人,你心里想的啥我会不知道吗。” 秦俊鸟还想解释,石凤凰说:“快走吧,再晚就坐不上车了。” 秦俊鸟说:“凤凰姐,我走了,以后我再来看你。” 石凤凰说:“中,等你再来的时候,把你的媳妇也带来让我看看。” 秦俊鸟点头说:“中,我一定把她带来。” 秦俊鸟告别了石凤凰,坐着车回到了村子里,他本打算去医院看一看孟玉双,后来一想还是不去的好,孟玉双有她男人照顾,不会有啥事情的,自己去了反而多余。 秦俊鸟走进家门的时候,苏秋月正在厨房里洗衣服,秦俊鸟走到屋子看了看,廖大珠和廖小珠不在家里,他随口问了句:“秋月,大珠和小珠去啥地方了?” 苏秋月说:“她们回家去住了。” 秦俊鸟说:“快过年了,她们也该回家去住了。” 秦俊鸟又跟苏秋月说了几句闲话,苏秋月有一搭没一搭地支应了几声,秦俊鸟一看苏秋月似乎并不太愿意跟自己说话,就走到屋外干活去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年底,村子里的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有杀猪的,有做豆腐的,还有置办年货的,全村人的都忙碌开了。 秦俊鸟吃过早饭后正打算去乡里买过年用的东西,他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秦家厚迎面走过来。 秦俊鸟说:“家厚,你咋来了?” 秦家厚说:“俊鸟叔,我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忙?” 秦俊鸟笑着说:“都是亲戚,啥求不求的,你有啥话就直说,跟我你就别绕弯子了。” 秦家厚说:“俊鸟叔,我和大珠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们两个都老大不小的了,也到了结婚的年纪了,我想请你帮我到大珠家去提亲。” 秦俊鸟听完秦家厚的话犹豫了一下,他知道秦家厚的这个亲不好提,廖金宝是什么人他很清楚,在廖金宝的眼里只认识钱,秦家厚想要娶廖大珠,必须得过廖金宝这一关,可是要想过廖金宝这一关,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钱。虽说秦家厚这几年混得不错,也赚了一些钱,不过就怕廖金宝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秦家厚一看秦俊鸟有些犹豫,说:“俊鸟叔,你放心,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件事情办成了,我一定有重谢。” 秦俊鸟想了想,说:“家厚啊,这件事情我还是不出面的好,我看你最好是去找冯寡妇,只要她肯帮你,你和大珠的事情就一定能成。” 秦家厚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秦俊鸟,说:“找冯寡妇真能把这件事情办成了吗?” 秦俊鸟说:“这件事情冯寡妇去是最合适的。” 秦家厚说:“中,俊鸟叔,我就听你的,去找冯寡妇。” 秦家厚说完就兴冲冲地向村里走去,秦俊鸟也出了家门去找孟庆生,他跟孟庆生已经说好了今天一起坐着孟庆生的拖拉机去乡里。 秦俊鸟刚走到村口,就看到陆雪霏和乔楠说笑着向他走来。 乔楠先看到了秦俊鸟,她说:“俊鸟,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秦俊鸟说:“我去庆生哥家,我坐他的拖拉机去乡里买东西。” 乔楠说:“正好我和雪霏也要去乡里买东西,你们能带上我和雪霏吗?” 秦俊鸟说:“那好,我跟庆生哥说一声,让他也把你们带上。” 陆雪霏冲着秦俊鸟甜甜地一笑,说:“俊鸟,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 秦俊鸟憨厚地一笑,说:“啥好人不好人的,你要感谢也得先感谢庆生哥,再说了他答不答应还不一定呢。” 陆雪霏和乔楠跟着秦俊鸟去了孟庆生家,等他们到了孟庆生家的大门口,孟庆生早就已经把拖拉机发动好了,就等着秦俊鸟来。 秦俊鸟说:“庆生哥,她们两个也想坐你的拖拉机去乡里。” 孟庆生笑着说:“中,让她们上来吧,我们们早去早回。” 陆雪霏和乔楠谢过孟庆生,然后在秦俊鸟的帮助下上了拖拉机,四个人一起去了乡里。 到了乡里的集市上,孟庆生要先去修理厂检修他的拖拉机,陆雪霏和乔楠去了服装店买衣服,就剩下秦俊鸟一个人在集市上买东西,秦俊鸟慢悠悠地在集市上逛着,这时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向他走过来,用一口浓重的南方口音说:“大哥,要挂历吗?” 秦俊鸟看着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心想以你的年纪都能当我爸了,居然喊我大哥。 “啥挂历啊?”秦俊鸟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中年男人说:“当然是好挂历了,都是男人喜欢看的挂历,保证你看了会喜欢的。” 秦俊鸟一头雾水地说:“男人喜欢看的,挂历还分啥男人喜欢看的,女人喜欢看的吗?” 中年男人说:“当然分了,男人不都喜欢看女人吗,我卖的挂历上全都是好看的女人,不信的话,你跟我去看看。” 秦俊鸟觉得挺好奇,点头说:“中,我跟你去看看,我倒想看看这男人喜欢看的挂历是啥模样。” 中年男人把秦俊鸟带到一个小百货商店里,他从柜台里拿出几本挂历在柜台上摊开,说:“不知道大哥你喜欢哪种,这是泳装的,这是全裸的,这是半透明。” 秦俊鸟一看那几本挂历上印刷的图画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原来这几本挂历上的图画都印的是女人,有的是穿着袒胸露乳的泳装的女人,有的是穿着透明衣服连下身的三角地带都隐约可见的女人,有的是干脆什么都不穿光着身子的女人。 秦俊鸟目瞪口呆地看着挂历上的女人,说:“咋还有这种挂历啊?” 中年男人笑着说:“大哥,这年月啥挂历没有,你要是想要,我还能给你弄到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亲热的挂历呢。” 秦俊鸟摇摇头,说:“那种挂历我可不要,你让我咋好意思挂墙上嘛?” 中年男人说:“这种挂历不是用来挂在墙上的,是闹心的时候拿来消遣的。” 秦俊鸟随手翻了几页,只见挂历上印的都是一些个胸脯像小山的外国女人,这些女人都摆着各种诱人的姿势,男人看了没有哪个不会动心的。 秦俊鸟咂咂嘴说:“这个挂历我可不敢买,要是买了还不得让公安局的人抓了去。” 中年男人说:“公安局的人才不管这种事情呢,你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买了几本挂历,公安局的人也不会把你咋样的。” 秦俊鸟看着挂历上那些光着身子的女人咽了几口唾沫,他真想买几本留着想女人的时候偷偷地看几眼过过瘾。去分享

上一篇   第47章 渴望

下一篇   第49章 因爱生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