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草垛后密谋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72章草垛后密谋

姚核桃说:“你嘴上说的痛快,当时要换做是你,你也会跟我一样的,别看你现在说的条条都是理,要是在俊鸟的面前,看你还能想现在这样伶牙利嘴的,估计到时候你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杜红喜说:“就是在俊鸟的面前,我也没啥好怕的,他又不是那吃人的老虎,我就不信他还能把我一口吞到肚子里去。” 姚核桃撇了撇嘴,说:“俊鸟是不能把你一口吞到肚子里去,可俊鸟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把他惹急了,他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杜红喜说:“核桃,你又不是那黄花闺女,脸皮薄难为情,你就应该死缠烂打,想尽一切办法把俊鸟拉到你的床上。” 姚核桃说:“你说的办法咱们以前又不是没试过,俊鸟根本不吃那一套,我可不想自找没趣,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我还没有下贱到那个地步。” 杜红喜说:“核桃,你这心里到底是咋想的吗,那俊鸟就是摇钱树,这么好的机会你都没抓住,我看你是脑子里进水了,你难道想受一辈子穷不成。” 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抬着脏水桶走出了大门,由于距离两人远了,秦俊鸟听不清两个人接下来说的话,他只好拿起暖壶倒了一杯水,然后进到了屋子里。 吃完饭后天色黑了下来,孟水莲本想留秦俊鸟住上一晚上再走,不过秦俊鸟惦记着酒厂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在孟水莲的老屋住,连夜回了家,他想跟许志光他们了解一下他不在的这几天酒厂里的情况。 秦俊鸟在走到离大门不远的地方时,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两个人影一闪,他慌忙躲到了一棵大树的后边,借着朦胧的月光向两个人影看去,只见那两个人鬼鬼祟祟地走到了大门旁的草垛后面,然后蹲下身来。 只听其中一个人压低声音说:“连发,这龙王庙村远近的人谁不知道廖大珠和廖小珠是两朵鲜花,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背后打她们两个人的主意呢,你小子可真没福气,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真是可惜啊。” 另外一个男人说:“老赵,不是跟你吹牛,我不是看在那个秦俊鸟是我妹妹的小叔子,我早就收拾他了,妈的,老子的好事儿全都让他给搅了,要不然我现在都把廖大珠娶到家里去了。” 秦俊鸟这时听出了这个男人的声音,他就是杜红喜的哥哥杜连发,而跟杜连发说话的男人秦俊鸟也听出来了,他就是赵德旺。 没想到杜连发和赵德旺勾搭到一起去了,秦俊鸟知道这两个人大晚上跑到他家的大门口来转悠肯定没安啥好心,听他们两个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冲着廖大珠和廖小珠来的。 赵德旺这时说:“连发,那个廖大珠虽然生了孩子,不过我看她那身条一点儿也没变样,还是像以前一样勾人,尤其是她那两座肉山,让人看着心里就痒痒。” 杜连发说:“老赵,我可警告你,廖大珠是我的人,你可别打她的主意,不然我可跟你翻脸。” 赵德旺笑了几声,说:“连发,你放心好了,我赵德旺虽然不是啥好人,可我也知道朋友之妻不可欺的道理,廖大珠是你的人,我保证不碰她一根汗毛,我看上的是廖小珠,廖小珠现在没有男人,应该还是个雏儿,老子这回要来个老牛吃嫩草。” 杜连发冷笑了几声,说:“老赵,你可别怪我给你泼凉水,你也不用脑子好好想想,秦俊鸟身边有廖小珠这么一个勾魂的好看女人,他能不动那种心思吗,弄不好这秦俊鸟早就把廖小珠给睡了,这廖小珠恐怕也是一个让人玩过的二手货了。” 赵德旺说:“连发,你说的也有道理,那秦俊鸟也是男人,这天底下就没有不吃腥的猫,秦俊鸟和廖小珠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秦俊鸟他还能不动那种下流的念头吗,不然的话他和廖大珠、廖小珠无亲无故的,为啥要让她们两个人住在他家,还那么护着她们两个人,我看这里边肯定有啥猫腻。” 杜连发说:“老赵,这个秦俊鸟可真是太可恨了,他跟廖小珠勾勾搭搭也就算了,为啥还抓着廖大珠不放啊,他到底安的啥心啊。” 赵德旺想了一下,说:“连发,我看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搞不好那廖大珠生的孩子都是秦俊鸟的,秦俊鸟现在也是有钱人了,这廖大珠和廖小珠都是没见过啥世面的乡下女人,秦俊鸟只要把大把的钞票放到两个人的面前,她们两个还不主动就把衣服给脱了,这年头的女人就认钱不认人的。” 杜连发恨恨地说:“妈的,这个秦俊鸟可真不是东西,他这是大小通吃啊,把姐姐的肚子搞大了,又和妹妹搞,他就不怕累死啊。” 赵德旺说:“连发,反正这廖大珠和廖小珠也不是啥干净女人了,他秦俊鸟能睡她们,咱们也能睡,一会儿咱们偷偷摸进院子里去,你找廖大珠,我找廖小珠,咱们今晚就跟她们洞房花烛,你觉得咋样?” 杜连发说:“老子都好长时间没碰女人了,我早就想找个女人好好地乐呵一下了,那廖大珠虽然生过孩子了,不过我不嫌乎她,咋说她也比我死去的那个臭婆娘强。” 赵德旺说:“那咱们说好了,等一会儿到了半夜,咱们就行动。” 杜连发说:“老赵,那秦俊鸟就住在旁边,要是惊动了他可咋办啊?” 赵德旺说:“我打听过了,秦俊鸟那小子去县城了,这些天一直没回来,你就放心好了。” 杜连发说:“太好了,我就怕咱们好事儿没办成,到时候惹了一身骚,那可就倒霉了。” 赵德旺说:“就算秦俊鸟在家咱们也不用怕,咱们两个人还对付不了他一个人吗。” 杜连发说:“老赵,你说的是,就算秦俊鸟在家也没啥大不了的,他要是敢坏咱们好事儿,咱们就跟新账老账一起算。” 赵德旺说:“没错,咱们给他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给他放点儿血,到时候他就老实了。”

上一篇   第471章错失机会

下一篇   第473章慌不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