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错失机会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71章错失机会

方瑶瑶答应找魏局长帮忙疏通关系,秦俊鸟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就落了地,他来县城也有些日子了,也该回去了。 秦俊鸟从县城回到了村里,到了村口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来到了栗子沟孟水莲的老屋。 秦俊鸟走了这么多天,他最惦念人的就是孟水莲,孟水莲这些天肯定急得要命,弄不好现在已经病倒了,所以他想去看看孟水莲咋样了,顺便把秦俊河的事情告诉她,也让她放宽心。 秦俊鸟进到屋子里,孟水莲正愁眉苦脸地坐在炕上,她面前放着一张炕桌,炕桌上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 孟水莲看到秦俊鸟走进来,说:“俊鸟,你啥时候回来的?” 秦俊鸟笑着说:“妈,我刚从县城里回来,连家都没到,就直接到您老这里来了。” 孟水莲迫不及待地问:“俊鸟,你二哥的事情咋样了,你把你二嫂打发回来,说留在县城里想办法,你想到啥办法没有啊?” 秦俊鸟说:“妈,您老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已经把事情办妥了,过几天二哥就能放出来,您老不用担忧。” 孟水莲一拍大腿,高兴地说:“太好了,俊鸟,妈就知道你肯定能想出办法来,要不是有你在,我还真不知道该咋办好,你可是妈的大恩人啊。” 秦俊鸟说:“妈,我是你儿子,咱们是一家人,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啥恩人不恩人的,这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孟水莲说:“好,妈没白养你这个儿子,你比你大哥和二哥都孝顺,妈打心眼里往外高兴,妈能有你这个争气的儿子,那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 秦俊鸟看了一眼放在炕桌上的药碗,关切地问:“妈,您这是喝的是啥药啊?您是不是病了?病的严重不严重啊?” 孟水莲笑了笑,说:“我没啥病,你不用担心,我就是心里头闷得慌,如今你二哥的事情有着落了,我这心里也就通亮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活几年。” 秦俊鸟说:“妈,您老可得跟我说实话,不能瞒着我,这身子要紧,您要是有病可千万不能硬挺着,一定要告诉我。” 孟水莲说:“俊鸟,妈这身子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都是老毛病了,没啥大不了的,喝了这碗药就没啥大碍了。” 秦俊鸟说:“妈,我大哥和我二哥他们也都老大不小的了,您以后还是多想想自己的身子骨吧,别再为他们的事情着急上火了。” 孟水莲叹了口气,说:“我也想撒手啥都不管,安安心心地过自己的日子,可是就你大哥和你二哥那两块料,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让我咋能放心得下呢。” 秦俊鸟说:“妈,可您也得为自己的身子着想一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是操心也没用。” 孟水莲这时看了一下窗外,窗外太阳偏西,天色渐暗,眼看着就要黑下来了。 孟水莲说:“俊鸟,你饿了吧,你想吃啥跟妈说,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孟水莲说完就要下炕去给秦俊鸟做饭。 秦俊鸟急忙拦住孟水莲,说:“妈,我不饿,我从县里回来的时候吃过饭了,您老在炕上好好地歇着吧。” 孟水莲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说:“这都啥时候了,你就算在县城吃饭过了,这赶了半天的路也该饿了。” 秦俊鸟说:“妈,您老身子不好,我还是我来做吧。” 秦俊鸟挽起袖子,站起身来要去厨房做饭,这时姚核桃走了进来。 姚核桃看到秦俊鸟在屋里,一脸惊喜地说:“俊鸟,你啥时候来的?” 没等秦俊鸟说话,孟水莲接过话茬说:“俊鸟前脚刚进屋里,你后脚就跟进来了。” 姚核桃抿嘴说:“这么说我还来巧了,怪不得我刚才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听到喜鹊在叫,果然是好兆头。” 孟水莲说:“核桃,俊鸟说过几天俊河就能放出来,你在家里耐心地等几天,等俊河出来了,你们好好地过日子,经过这次的事情,俊河肯定会改好的。” 姚核桃没有接话,而是故意岔开话题说:“妈,这药凉了,您老快喝了吧。” 孟水莲说:“核桃,一会儿你去把你大嫂找来,今天晚上多做几个菜,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再让你大哥去买瓶酒回来,咱们好好地乐呵一下。” 姚核桃说:“那好,我这就去。” 姚核桃很快把杜红喜找来了,两个人在厨房忙活了起来,又是洗菜又是切肉的。 秦俊鸟这时觉得有些口渴了,他走到厨房里想倒杯水喝。 这时秦俊鸟看到杜红喜和姚核桃抬着一桶脏水出了厨房,他听到杜红喜说:“核桃,你跟俊鸟一起去县城的那几天,你们晚上是咋睡的?” 姚核桃笑了一声,说:“还能咋睡,当然是盖被睡的,还能光着身子睡不成。” 杜红喜说:“核桃,这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你就没把俊鸟弄到你的被窝里啊。” 姚核桃说:“我倒是想了,可是俊鸟和我各自住各自的房间,我就是有那心思也没机会啊。” 杜红喜笑了笑,伸手在姚核桃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核桃,你可不是啥省油的灯,这么好的机会你会错过了,你就别跟我装好人了。” 姚核桃说:“大嫂,你又不是不知道,俊鸟他根本没那个心思,我跟他在县城的那几天,他整天都板着个脸,跟我说话的时候连个笑模样都没有,我是拿他没有办法。” 杜红喜说:“让我说你啥好呢,这男人是啥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别看他表面上一本正经的,你要是真当着他的面把衣服脱光了,我就不信他不动心。” 姚核桃说:“大嫂,在县城的那几天,秦俊鸟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有的时候甚至整晚都不回来,而且根本不让我进他的房间,我就是把衣服脱光了,也没人看啊。” 杜红喜说:“核桃,这可就要说你了,看你平常胆子挺大的,咋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没能耐了,要是换了我,就是硬拉也要把俊鸟拉进我的被窝里,反正是在县城,没人认识你们,不用怕东怕西的。”

上一篇   第470章没白来

下一篇   第472章草垛后密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