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渴望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7章 渴望

幸好秦俊鸟是在孟玉双的背后,要是被孟玉双看到他裤裆的部位被顶得鼓鼓囊囊的,他的脸可就丢大了。 秦俊鸟只好尽量不去看孟玉双那白光光的屁股,他很快就把孟玉双的后背擦干净了,秦俊鸟还想忙孟玉双擦其他的地方,孟玉双这时说:“其他的地方我自己擦,你把毛巾给我吧。” 秦俊鸟说:“中,给你。” 孟玉双从秦俊鸟的手中接过毛巾,把她身上其他有灰尘的地方都擦干净了,然后又在秦俊鸟的帮助下把衣服穿好了。 帮着孟玉双把衣服穿好后,秦俊鸟先去找刘镯子把孟玉双摔伤的事情告诉了她,又跟她一起去找人把孟玉双送到了乡里的医院。 可是孟玉双的腿摔得太严重了,乡里的医院根本治不了,秦俊鸟和刘镯子只好又把孟玉双送到了县城里的医院。 到了县城的医院后,一个骨科的大夫给孟玉双做了仔细的检查,说她是小腿骨骨折需要住院做手术。 刘镯子让秦俊鸟留在医院照看着孟玉双,她去找孟玉双的男人,孟玉双的男人就在县城里打工,住院这种事情必须得让她男人知道。 等到刘镯子把孟玉双的男人找来时,孟玉双刚好被推进了手术室。孟玉双的男人来了,也就用不着秦俊鸟照看孟玉双了。 有了空闲的时间,秦俊鸟决定去看一看石凤凰。在孟玉双家的门口碰到大甜梨时,大甜梨让秦俊鸟有时间来看看石凤凰,虽然大甜梨没有把话说明,但是他知道石凤凰只是表面上风光,心里的苦没有几个人知道。 到了石凤凰的住的别墅后,秦俊鸟按了几下门铃,随即石凤凰就来开门了。 石凤凰打开门一看是秦俊鸟来了,高兴地说:“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也笑了笑,说:“我到县城来办事,顺便来看一看你。” 石凤凰说:“俊鸟,快进来坐。” 秦俊鸟跟着石凤凰进了别墅的客厅。这是秦俊鸟第二次来石凤凰的家里,上次来的时候他在石凤凰的家里住了一晚,所以对石凤凰家不算太陌生。 石凤凰给秦俊鸟拿了许多水果和饮料,说:“俊鸟,到了我这儿你千万不要客气。” 秦俊鸟说:“凤凰姐,你别拿了,我吃不了这么多东西,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 石凤凰说:“还是你吃吧,我天天吃这些东西,早就吃腻了。” 秦俊鸟说:“还是在城里好啊,要是再在我们们村里这些水果别说是吃了,就是看都很少有人能看到。” 石凤凰说:“俊鸟,你好不容易来一次,今晚就在我家里住一晚吧。” 秦俊鸟说:“我一个男人在你家里住不合适吧。” 石凤凰说:“有啥不合适的,这么大的房子平时就我一个人住,再说你又不是啥外人。” 秦俊鸟忽然问了句:“凤凰姐,你在这里日子过得咋样?” 石凤凰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笑着说:“我在这里过得还不错,比跟武四海那个狗东西在一起的时候好多了。” 秦俊鸟还想继续问她的情况,石凤凰故意将岔开话题说:“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做饭,今天我们们两个一定好好地喝几杯。” 石凤凰说完就去厨房忙着做起饭来,看到石凤凰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着,秦俊鸟走进厨房说:“凤凰姐,我帮你吧,有啥让我做的没有。” 石凤凰笑着说:“中,你就帮我择菜吧。” 石凤凰把一捆青菜递给秦俊鸟,秦俊鸟走到她的身边接过青菜,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很近,所以秦俊鸟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石凤凰的胸脯上。 石凤凰穿了一件紧身的上衣,不知道是啥材料做的,薄薄的布片就跟贴在了身上一样,尤其是石凤凰那一对圆鼓鼓的肉峰高高地把衣服撑了起来,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看看她衣服里究竟是啥光景。 看着石凤凰高耸的胸脯,秦俊鸟的心里有些乱了,他又想起了当初摸石凤凰时的情景。 石凤凰的下身穿着一条粉色的运动裤,运动裤也是紧身的,把她的双腿显得又细又长,秦俊鸟咽了几口唾沫,直到看够了才把目光从石凤凰的身上移开。 饭菜很快就做好了,石凤凰把菜端到餐厅的桌子上,又走到旁边的一间小屋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红颜色的酒,然后将酒摆到饭桌的中央。 秦俊鸟看了一眼酒瓶中的酒,好奇地问:“凤凰姐,这是啥酒啊,咋是红色的呢?” 石凤凰说:“这是洋酒,也叫红酒,是外国人用红葡萄酿的。” 秦俊鸟说:“那不就是是葡萄酒嘛。” 石凤凰说:“你可别小看这种酒,它的后劲可大着呢,上次我喝了半瓶就晕晕乎乎的。” 秦俊鸟说:“凤凰姐,我记得你以前不喝酒的,现在咋也喝上酒了。” 石凤凰神情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这是葡萄酒,算不上真正的酒,再说现在城里人都喝这个东西,我也就跟着喝了,没啥大不了的,就是赶时髦。” 秦俊鸟说:“凤凰姐,你要是遇到啥难处了,一定要告诉我,虽然我没啥钱,可是只要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帮你。” 石凤凰感动地看着秦俊鸟说:“我知道,你对姐最好了,姐以后要是有啥困难了一定找你帮姐。” 秦俊鸟说:“凤凰姐,你有啥事一定不要忘了我。” 石凤凰将红酒打开,给秦俊鸟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俊鸟,来尝尝这红酒的味道。” 秦俊鸟跟石凤凰碰了一下杯,一扬脖把一杯红酒都喝光了,秦俊鸟喝得急了些,只觉得这红酒的味道有些怪怪的,酸不是酸味儿辣不是辣味,也没啥特别的地方。 石凤凰看秦俊鸟把一杯酒都喝光了,说:“俊鸟,你慢些喝,这红酒后劲儿大,喝太急了容易醉的。” 秦俊鸟说:“我还以为这红酒是啥好东西呢,比喝止咳糖浆好喝不了多少。” 石凤凰浅浅地喝了一口红酒,笑着说:“是啊,这外国人喝的东西就怪,我一开始喝的时候也不习惯,后来慢慢就好了。” 石凤凰说完又给秦俊鸟倒了一杯红酒,说:“这红酒啊要慢慢喝,细细地品,跟喝白酒和啤酒不一样。” 秦俊鸟说:“有啥不一样的,不都是酒吗,不过就是颜色味道不一样。” 秦俊鸟和石凤凰边喝边聊,很快两个人就把一瓶红酒都喝光了。秦俊鸟的酒量本来就有限,再加上喝得急了些,所以半瓶红酒下肚后,秦俊鸟的眼睛就有些睁不开了,只觉得天旋地转的,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秦俊鸟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含糊不清地说:“凤凰姐,我头晕,我想去躺一会儿。” 石凤凰虽然也喝了不少,但是她的酒量要比秦俊鸟好,所以她一点醉意都没有。 她一看秦俊鸟有些喝醉了,说:“中,我扶你去我房里躺一会儿。” 石凤凰走过去扶起秦俊鸟向她的房间走去,可是刚走到门口,秦俊鸟的身子忽然一软倒在了门口的地板上。秦俊鸟的双目紧闭,鼻子还发出了微微的鼾声,石凤凰知道他这是酒劲发作了。 石凤凰想把秦俊鸟弄到床上去睡,可是她拉几下没有拉动秦俊鸟的身体,她看着秦俊鸟微微起伏的胸膛,还有一脸憨态的睡相,伸出右手在秦俊鸟的脸上轻轻地抚摸起来。 秦俊鸟这个时候睡得很死,根本觉察不到石凤凰在摸他的脸。 石凤凰摸了一会儿,忽然把手移到秦俊鸟的胸膛上,秦俊鸟胸膛上那温热厚实的感觉让石凤凰有些心动了,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石凤凰眯缝着眼睛看着秦俊鸟,把手慢慢地从领口处伸进了他的衣服里,在秦俊鸟坚实而不失肉感的胸膛上摩挲起来。 石凤凰一边在秦俊鸟的胸膛上抚弄着一边咬着嘴唇,低声说:“俊鸟,你醒醒,俊鸟……” “嗯。”秦俊鸟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就没了反应。 石凤凰把手挪到秦俊鸟胸前的那个肉疙瘩上拨弄了几下,秦俊鸟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石凤凰又把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在自己的肉峰上摸了几下,又在肉峰的尖端捏了几下。 “俊鸟,俊鸟……”石凤凰喘着气,有些动情地叫了秦俊鸟几声,秦俊鸟仍然沉沉地睡着。 可能是这些天石凤凰压抑的太久了,她看着秦俊鸟健硕的身子,眼睛中露出渴望的目光。她轻轻地坐在秦俊鸟的身边,把伸进衣服里的那只手抽出来,将外衣脱掉,露出里面白色的胸罩。 石凤凰将身子趴在秦俊鸟的身上,把嘴凑到秦俊鸟的脸上,在他的脸颊和嘴上亲了几下,秦俊鸟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嘴唇微微地动了几下。 石凤凰慢慢地坐直了身子,把手伸到背后将胸罩解开,她那两个雪白丰满的肉峰随之袒露出来,她把秦俊鸟的衣服撩上去,秦俊鸟那线条分明的胸膛露了出来,她把自己的肉峰压在秦俊鸟的胸膛上蹭了几下,秦俊鸟的身体本能地扭动了几下,随即就又老实了。 石凤凰把嘴凑近秦俊鸟的耳边,轻轻呼唤着他:“俊鸟,你醒一醒,你看看我。” 秦俊鸟只是脑袋动了几下,仍旧酣睡不醒。 石凤凰无奈只好从秦俊鸟的身上下来,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肉峰,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腰。去分享

上一篇   第46章 雪上加霜

下一篇   第48章 好看的挂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