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雪上加霜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6章 雪上加霜

秦俊鸟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半天才睡着,第二天他醒来时,乔楠已经把早饭做好了。 乔楠笑着说:“俊鸟,你先去洗脸,洗完脸我们们吃饭。” 秦俊鸟说:“中,我这就去。” 秦俊鸟看乔楠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秦俊鸟也没有再提昨晚的事情。 两个人在吃饭时,谁都没有说话,都在心里各自想着心事。 吃完饭后,秦俊鸟好乔楠坐车又回到了龙王庙村,两个人在村口分开后,秦俊鸟没有回家,而是向孟玉双家走去。 昨天孟玉双让他去找刘镯子,中途他却跟乔楠去了县城,孟玉双的脚上有伤,生活不便,他还得去照顾她。 秦俊鸟走到孟玉双家的门口,看到她家的大门锁上了,孟玉双不在家里,秦俊鸟只好向自己家走去。 秦俊鸟刚走到自己家的大门口,廖小珠正好从院子里走出来,她一看秦俊鸟回来了,没好气地问:“俊鸟,你这一晚上去啥地方了?” 秦俊鸟说:“我去了趟县城。” 廖小珠说:“你去县城干啥去了?” 秦俊鸟说:“没干啥,就是跟别人去吃饭了。” 廖小珠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他,说:“吃饭?你跑到县城那么远就是为了去吃饭?” 秦俊鸟走进院子里,说:“我骗你干啥,我就是去吃饭了。” 廖小珠还想继续追问下去,就在这个时候,苏秋月走进了院子。 秦俊鸟一看是苏秋月从娘家回来了,笑着说:“秋月,你回来了。” 苏秋月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我回来了。” 秦俊鸟问:“咱妈的病怎么样了,好利索了吗?” 苏秋月说:“好利索了。” 廖小珠走到苏秋月身边,挎着她的胳膊说:“嫂子,你这几天不在家,我都想你了。” 苏秋月笑着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廖小珠也笑了笑,说:“走,我们们到屋子里好好说说话,我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苏秋月跟廖小珠一边说着话一边进了屋子,倒是把秦俊鸟冷落在了一边,秦俊鸟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秦俊鸟在家里吃过中午饭后,一个人又去了孟玉双家,秦俊鸟刚走到孟玉双家的门口,就看到大甜梨向他走过来。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咋从县城里回来了。” 大甜梨笑着说:“快要过年了,我回家来看看。” 秦俊鸟说:“凤凰姐还好吧?” 大甜梨说:“她吃的住的好穿的也好,你说她好不好?” 其实大甜梨话里隐含的意思秦俊鸟全都知道。石凤凰过的并不好,虽然她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小洋楼住着,表面看起来挺风光的,实际上她的心里苦着呢,可是秦俊鸟又帮不了她什么。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啥时候回县城?” 大甜梨说:“快要过年了,我把录像厅关了,这次我要在家里多住几天。” 秦俊鸟说:“你要是有空儿就到我家里去坐坐。” 大甜梨说:“我一定会去的。” 秦俊鸟说:“那好,我还有事情,有啥话我们们以后再说。” 秦俊鸟说完想走,大甜梨忽然张开双臂拦住他说:“俊鸟,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梨子姐,你还有啥话要给我说。” 大甜梨犹豫了一下,说:“你哪天去看看凤凰吧,她挺想你的。” 秦俊鸟点头说:“我知道了,哪天我抽空去看看她。” 大甜梨的嘴角动了动,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忍住了没说。 大甜梨说:“我还要去别人家说点儿事情,哪天我去你家看看你的那个漂亮媳妇。” 大甜梨说完笑呵呵地走了,秦俊鸟看着大甜梨的背影,心里忽然想起了石凤凰。 这个时候,刘镯子推门从孟玉双家的院子里走出来,她一看秦俊鸟站在门口,笑着说:“俊鸟,你昨天跑到啥地方去了,玉双骂了你一天。” 秦俊鸟说:“我昨天有事情,玉双嫂子现在咋样了?” 刘镯子说:“还能咋样,脚还肿着,不过她男人后天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就有人伺候她了。” 秦俊鸟说:“我进去看看玉双嫂子。” 刘镯子说:“你可要小心一些,她昨天打麻将输了钱,正找不着人撒气呢,就怕你撞到她的枪口上。”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秦俊鸟又跟刘镯子闲聊了几句,然后向屋子里走去。 一进屋子,秦俊鸟就看到孟玉双气哼哼地坐在炕边,孟玉双一看秦俊鸟走进来,没好气地说:“俊鸟,你昨天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还以为你被狼叼走了呢。” 秦俊鸟笑着说:“我的命大着呢,咋能被狼叼走呢。” 孟玉双瞪了他一眼,说:“我男人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就不用来了,听到这个消息你高兴了吧。” 秦俊鸟说:“你们夫妻能团圆了,我当然为你们高兴了。” 孟玉双说:“我们们夫妻团圆了,跟你又没有啥关系,你高兴个啥。” 秦俊鸟吐了吐舌头,没敢再说话,孟玉双牙尖嘴利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谁跟都她斗嘴都不会占到任何的便宜。 孟玉双接着又说:“俊鸟,一会儿你帮我烧一些热水,多烧一些。”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要热水做啥?” 孟玉双板着脸说:“我要热水自然有我的用处,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烧热水。” 秦俊鸟走到厨房,把灶台里的火点着开始烧热水,很快一大锅热水就烧开了。 秦俊鸟走进屋里说:“玉双嫂子,水烧热了,这水你想做什么用处啊?” 孟玉双说:“你去把仓房里的那个澡盆拿到屋子里来,然后把热水倒进澡盆里。” 秦俊鸟这时候才知道孟玉双让烧水原来是为了洗澡,怪不得秦俊鸟刚才问她烧热水要做什么用时她不肯说。秦俊鸟按照孟玉双说的去仓房里把澡盆拿到屋子里来,又把烧开的热水全都倒进了澡盆里。 孟玉双走到澡盆旁边把手伸进澡盆里试了试水温,觉得水温正好合适,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好了,这里没你的事情了,我不叫你,不准你进来,听到没有。” 秦俊鸟说:“我听到了。” 秦俊鸟转身出了屋子,把孟玉双一个人留在了屋子里,孟玉双在里面把门锁上,又用一块花布把门玻璃也遮住了。 秦俊鸟刚走到厨房,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很下流的想法,他想看看孟玉双洗澡时是啥样子。秦俊鸟没有走得太远,正打算找个机会偷看一下孟玉双洗澡。 这时,秦俊鸟忽然听到屋子里传来“咕咚”一声,秦俊鸟一愣,这个声音非常像人身体摔倒时发出的响声。 秦俊鸟急忙跑到门口,屋子里传出了孟玉双非常痛苦的呻吟声。 秦俊鸟用力地敲了几下门,大声地问:“玉双嫂子,你咋了,出啥事儿了?” 孟玉双一边呻吟着一边说:“俊鸟,快进来,我摔倒了,我的腿好像摔断了,痛得要命,动都不敢动。”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快把门打开,门锁着我咋进去啊。” 孟玉双说:“我起不来,我这条腿根本不停我的使唤,你想办法把门撞开。” 秦俊鸟说:“中,你不要乱动,我撞门了。” 秦俊鸟说完向后倒退了几步,然后猛地一用力向房门撞了过去,可是房门实在太结实了,秦俊鸟被房门撞得眼冒金星半边身子都麻了,房门却纹丝未动。 秦俊鸟看了一眼房门的玻璃,马上有了办法,他抬起一脚踢碎了一块玻璃,把手从玻璃破损的地方伸到里面将门打开。 秦俊鸟打开门后急忙冲进了屋子里,只见屋子里孟玉双正仰面朝天地躺在澡盆旁边的地上,全身上下光溜溜的,她用双手捂着左腿的小腿,脸上表情痛苦,眼角挂着泪珠,看样子就知道她摔得不轻。 秦俊鸟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来查看她的伤势,孟玉双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还光着身子,她急忙拿起一件衣服挡在自己的腰间,把双腿间的那片神秘地带遮挡住。 秦俊鸟看了一下孟玉双左腿的小腿,并没有看出什么来,可能是里面的骨头断了。秦俊鸟看着孟玉双痛苦的样子,着急地说:“玉双嫂子,你忍一下,我这就去找人把你送到乡里的医院去。” 没等秦俊鸟站起身来,孟玉双叫住他说:“俊鸟,你等一下,我还没有穿衣服,你先帮我把衣服穿上,再去找人。” 秦俊鸟在孟玉双的身上扫了几眼,只见孟玉双白光光的身上沾满了灰尘,身子因为腿上的疼痛而不停地抖动着。 秦俊鸟把目光从孟玉双的身上移开,说:“玉双嫂子,你的身上不太干净,我给你擦一下再穿衣服。” 孟玉双咬着牙说:“那好吧,你快点,我疼得快要受不了了。” 秦俊鸟把孟玉双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把她放到了炕上。孟玉双坐在炕边,双手紧紧抓着挡在腰间的衣服,生怕秦俊鸟看到衣服下的那片芳草地。 秦俊鸟拿起搭在木澡盆上的毛巾,在水里洗了一下,用力将毛巾拧干了,在孟玉双身上有灰尘的地方擦了起来。 秦俊鸟一边擦一边看着孟玉双雪白丰满的身子,尤其是那两个浑圆高耸的肉峰在他的眼前颤悠着,秦俊鸟的心“”砰“砰”地狂跳了起来。 孟玉双也发觉秦俊鸟的眼神有些不对,瞪着眼睛说:“你看什么看,把眼睛闭上,不准看。” 秦俊鸟只好闭上眼睛,说:“玉双嫂子,我现在就把眼睛闭上了,你说擦啥地方我就擦啥地方。” 孟玉双说:“你先擦我的后背。” “中。”秦俊鸟点了一下头,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出去。 因为闭着眼睛,所以很难把握好方向,秦俊鸟的手无意中碰到了孟玉双那富有弹性的肉峰上,孟玉双顿时尖叫了一声:“俊鸟,你往啥地方摸,快把你的脏手拿开。” 秦俊鸟急忙把手缩了回去,尴尬地说:“玉双嫂子,我不是有意的,我闭着眼睛,啥都看不到。” 孟玉双这时又拿起一件衣服把胸脯也挡上了,说:“你还是睁开眼睛吧,让你闭着眼睛一会儿说不上有碰到我身上啥地方了。” 秦俊鸟睁开了眼睛,看到孟玉双一只手遮挡着上身一只手遮挡着下身,看着孟玉双的奇怪姿势秦俊鸟暗自觉得好笑。他拿着毛巾轻轻地将孟玉双后背上的灰尘和污物擦去。在擦到腰眼时,他看着孟玉双那浑圆挺翘的屁股,下身的东西本能地顶了起来。去分享

下一篇   第47章 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