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巧手汤玉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57章巧手汤玉山

秦俊鸟急忙把房秉廉手里的酒瓶给抢了下来,说:“老房,你慢点儿喝,这里又没人跟你抢,你喝的太急了,这样很容易喝醉的。” 房秉廉说:“醉了更好,醉了就啥也不知道了,人生难得一醉。” 秦俊鸟说:“老房,你为啥要这样折磨自己啊,工作没了可以再找新的工作,女人没了也可以再找,男子汉大丈夫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 房秉廉说:“我现在虽然活着,可是跟死了没啥区别,我现在就是个活死人。” 秦俊鸟说:“老房,这我可就要说你几句了,一个大男人别把死挂在嘴边,多不吉利啊,寻死觅活那是女人家干的事情,你媳妇不就是跟个美国人跑了吗,这没啥大不了的,我的媳妇不也跑了吗,我这不是活的挺好的吗,这天底下女人多的是,要不哪天我在村里帮你物色一个好女人,你看咋样?” 房秉廉摆了摆手,笑着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现在对女人已经不感兴趣了。” 秦俊鸟说:“老房,你说这话可骗不了我,我也是男人,我知道男人的毛病,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这辈子是离不开女人的。” 房秉廉说:“这女人又不是饭,就算没有也死不了人,少林寺的和尚一辈子都不碰女人,不也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秦俊鸟说:“那是少林寺的和尚,你又不是少林寺的和尚,他们一辈子念经吃素,你又不一辈子念经吃素。” 房秉廉笑了一下,岔开话题说:“你不让我喝酒,不会是舍不得酒钱吧。” 秦俊鸟急忙解释说:“我不是舍不得酒钱,我可是一片好心,我是怕你喝这么多酒伤身子。” 房秉廉说:“你不用担心我,我这身子喝酒是喝不坏的,再说了就算喝坏了也没啥大不了的,我这条命一点儿也不值钱。” 秦俊鸟知道他的话说不动房秉廉,房秉廉现在已经心灰意冷了,他只想用酒精来麻醉自己,来减少自己心里的痛苦。 秦俊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好吧,我陪着你喝,今天咱们两个人喝个痛快。” 房秉廉说:“你的酒量咋样,你的酒量要是不行,就别太勉强,我自己虽然喜欢喝酒,可从来不灌别人喝酒。” 秦俊鸟说:“我的酒量虽然比不上你,不过也还凑合。” 等到两个人喝完酒从饭店里出来的时候,秦俊鸟觉得头重脚轻,走起路来左摇右晃的,就连看人都是两个脑袋。刚才他和房秉廉喝了不少酒,要不是看他要喝醉了,房秉廉还会继续喝下去的。 秦俊鸟终于见识了房秉廉的酒量,他喝了整整五瓶二锅头,可是跟没喝过酒一样,走起路来四平八稳的,就好像刚才喝的那五瓶不是酒而是白水。 秦俊鸟向左右看了看,他还记得来时走的那条路,他转身向房秉廉家的方向走去。 房秉廉这时在身后拍了一下秦俊鸟的肩膀,说:“你走错了,咱们应该走这边。” 秦俊鸟虽然喝多了,可是他的脑袋还算清醒,他揉了揉眼睛,仔细辨别了一下方向,发现房秉廉要走的方向正好与回他家的方向相反。 秦俊鸟不解地问:“老房,咱们这是去啥地方啊?” 房秉廉说:“咱们去汤玉山的古董店找汤玉山。” 秦俊鸟好奇地问:“汤玉山是谁啊?” 房秉廉说:“汤玉山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了,你不是想找玉镯吗,咱们到他那里看看,或许他能帮你上的忙。” 秦俊鸟说:“这个汤玉山是干啥的呀?是开古董店的吗?” 房秉廉说:“这个汤玉山可以是一个能工巧匠,他做出来的东西能以假乱真,如果不是真正的内行人根本看不出来。” 秦俊鸟说:“这个汤玉山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房秉廉笑了笑,说:“汤玉山的手艺是全县城最好的,这些年他靠着这门手艺可挣了不少钱。” 两个人边说边走,半个多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古玩一条街。 秦俊鸟跟着房秉廉走进了一家古董店,古董店里古色古香的,墙上挂满了字画,就是不知道是真迹还是赝品。 古董店的正中央放着一把藤椅,藤椅上坐着一个白白胖胖的男人,男人的手里拿着一个紫砂壶,正在闭目养神。 房秉廉走到男人面前,说了声:“汤老板。” 这个白白胖胖的男人就是汤玉山。 汤玉山这时慢慢地睁开眼睛,皱着眉头打量着房秉廉,他一开始根本没有认出来房秉廉,房秉廉现在的模样就跟叫花子差不多。 汤玉山放下手中的紫砂壶,一下子从藤椅上站起来,抓着房秉廉的手,惊喜地说:“你是房秉廉。” 房秉廉笑了一下,说:“没想到我变成这个样子了,汤老板你还能记得我。” 汤玉山说:“我这辈子就算是把我爹妈给忘了,也不会忘了你这个老朋友的,我以前去你家找过你几次,可是你把房子给卖了,人又不露面,我根本找不着你。” 房秉廉说:“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汤玉山说:“老房,这段时间你跑到啥地方去了,我听说你丢了工作,还跟老婆离婚了,这是真的吗?” 房秉廉点头说:“是真的。” 汤玉山叹了口气,说:“老房,你就算是丢了工作离了婚,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你这是咋了,是不是遇到啥难处了。” 房秉廉说:“我现在挺好的,你不用多想。” 房秉廉说他挺好的,汤玉山当然不会相信了,他都变成这幅模样了,他的日子当然不会好过了。 汤玉山说:“那个县文物局的工作本来就没啥大不了的,丢了就丢了,就凭你的本事,还愁找不到工作吗,要不你留在我的古董店里咋样,我给你文物局三倍的工资。” 房秉廉说:“就算我留在你这里,也帮不上你啥,我可不想白拿你的钱。” 汤玉山说:“咱们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跟我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当初要不是有你帮我,我就让人给骗的倾家荡产了,没有你也就没有我的今天。”

上一篇   第456章把她当个屁

下一篇   第458章真品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