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把她当个屁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56章把她当个屁

房秉廉看到秦俊鸟两手空空的,说:“你说你是开酒厂的,为啥不给我拿两瓶酒来。” 秦俊鸟说:“想喝酒还不容易吗,一会儿我请你喝,你想喝多少都行。” 房秉廉说:“可我现在就想喝。” 秦俊鸟说:“没问题,你喜欢喝啥样的酒,白酒还是洋酒?” 房秉廉说:“我喜欢喝白酒,最好是二锅头。” 秦俊鸟说:“我对这个地方不太熟,不知道这个地方哪里有卖二锅头的。” 房秉廉说:“我知道一家饭店,那里卖的二锅头就是正宗的北京二锅头。” 秦俊鸟说:“那好,咱们就去那家饭店。” 房秉廉说:“那家饭店离这里不太远,咱们走路十五分钟就能到。” 秦俊鸟这时看了陈金娜一眼,说:“金娜,你跟我们们一起去吧。” 陈金娜笑着说:“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喝酒,我一个女人就不跟你们凑热闹了。” 房秉廉说:“这样也好,酒这东西就是穿肠毒药,能少喝就少喝,能不喝就不喝,喝多了害人。” 陈金娜说:“既然酒是穿肠毒药,你还喝那么多,你这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 房秉廉说:“我就辈子就这样了,没啥出息,一天都离不开酒,就算把这条小命喝没了也没啥大不了的,早死早投胎,反正我也活够了。” 陈金娜说:“老房,你现在才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你不能就这样自暴自弃,你这样下去会把自己给毁了的,你应该把酒戒掉,然后找一个女人好好地过日子。” 房秉廉说:“我现在都这样了,没啥希望了,活一天算一天好了,我就喜欢喝几口,你让我不喝酒,还不如杀了我呢。” 陈金娜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她走到房秉廉的身边,把嘴巴贴在他的耳朵上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话,房秉廉听完后微微点了一下头。 秦俊鸟虽然不知道陈金娜跟房秉廉说了些什么,不过他知道陈金娜跟房秉廉说的事情肯定跟玉镯有关。 陈金娜说完话就走了,秦俊鸟和房秉廉已经认识了,她再留下来也没啥意思了。 秦俊鸟和房秉廉出了胡同,沿着大路向东走去,两个人没走出多远,就来到了一家饭店。 两个人进了饭店,找了一了位置坐了下来,因为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所以饭店里人不多。 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她看到房秉廉后皱了一下眉头,急忙用手捂住鼻子,然后把一张菜谱放到了桌子上。 女服务之所以会捂鼻子,是因为从房秉廉的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秦俊鸟早就闻到这股味道了,他是怕房秉廉生气,所以才没有捂鼻子。 秦俊鸟把菜谱交给了房秉廉,说:“老房,你想吃啥想喝啥尽管点。” 房秉廉笑了笑,露出了一嘴黄牙,说:“既然是你请客,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秦俊鸟说:“老房,你今天就敞开肚皮吃,多点几个好菜。” 房秉廉在菜谱上看了几眼,说:“服务员,给我来两瓶二锅头,我要北京产的,还有把你们家的特色菜酱牛肉给我来一大盘,再给我来一盘清蒸螃蟹,一盘爆肚……” 没等房秉廉点完菜,女服务员打断他的话说:“老房,你今天点的菜可都不便宜,你身上带够钱了吗?可别像以前一样打白条,我们们老板说了,以后你来吃饭不能打白条,必须得现金结账。” 房秉廉瞪了服务员一眼,没好气地说:“狗眼看人低,你没看我跟朋友一起来的吗,我没有钱,我的朋友还能没有钱吗。” 女服务员看了秦俊鸟一眼,她看到秦俊鸟穿的土里土气的,是一个十足的乡下农民,表情轻蔑地说:“谁知道你的朋友有没有钱啊,万一他跟你一样,也是一个穷光蛋呢,我们们这里可是小本买卖,概不赊欠。” 秦俊鸟这时从裤兜里掏出一叠钱拍在桌子上,有些恼火地说:“这些钱够了吧,今天老房点啥你们就给做啥,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瞧扁了。” 女服务员看到秦俊鸟掏出了那么多的钱,马上改变了态度,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陪着笑脸说:“两位稍等,你们还想吃啥尽管说,我这就让厨房做菜。” 房秉廉又点了几个菜,女服务员记了下来,然后去了后厨。 秦俊鸟看着女服务走进了后厨,没好气地说:“什么东西,她有啥资格瞧不起咱们,她不就是一个服务员吗。” 房秉廉笑了一下,说:“算了,跟一个女人生气不值得,城里像她这种势利眼多了,你就把她当成个屁好了。” 秦俊鸟点头说:“你说的没错,我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房秉廉这时话锋一转,说:“我听陈金娜说你想买一个玉镯子。” 秦俊鸟点头说:“没错。” 房秉廉说:“你是想买真的还是假的?” 秦俊鸟说:“当然是真的,而且最好是明朝的老物件。” 房秉廉说:“想找明朝的老物件可不那么容易,县城太小了,你要是想找老物件,最好到省城去,省城的古玩市场大,老物件也多。” 秦俊鸟说:“在县城里就找不到吗?” 房秉廉说:“在县城里找个假的很容易,我认识几个专做赝品的人,你只要把样品拿来,他们能做得跟样品一模一样,可是你要找真的,可就难了。” 秦俊鸟说:“这县城的古玩市场你一定非常熟吧,我想去逛一逛。” 房秉廉说:“当人熟了,我认识很多卖古玩的朋友,不过我跟他们已经很长时间不联系了。” 秦俊鸟说:“那一会儿吃完饭了,咱们去古玩市场走走。” 房秉廉说:“好啊,正好我也好长时间没去古玩市场了,咱们两个一会儿去那看看。” 这个时候,女服务员把酒菜端了上来。 房秉廉迫不及待地拿起一瓶二锅头,把瓶盖打开,也不把酒倒到酒杯里,直接拿起酒瓶,把瓶口对着嘴喝了起来。 房秉廉这一口气差点儿喝掉了半瓶二锅头,看到房秉廉这种喝法,秦俊鸟不禁愣住了。

上一篇   第455章同病相怜

下一篇   第457章巧手汤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