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同病相怜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55章同病相怜

秦俊鸟说:“明天我想去见一见这个房秉廉。” 陈金娜说:“这个房秉廉可是一个怪人,你要个心里准备。” 秦俊鸟说:“他是怪人也好,是神人也好,都没关系,只要他不是死人就行。”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和陈金娜来到了房秉廉的住处。 房秉廉住在县城北郊的一个城乡结合部,在这里住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所以这里的环境比较差。 秦俊鸟和陈金娜走到了一条脏乱的胡同口,这时一股骚臭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熏得人心里一阵恶心。 秦俊鸟急忙用手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说:“金娜,房秉廉咋住在这种地方啊?” 陈金娜也用手捂住鼻子,向胡同里看了几眼,说:“房秉廉原来在有一套不错的楼房,后来他把楼房卖了,就在这个地方买了一个房子。” 秦俊鸟好奇地问:“房秉廉为啥要把楼房给卖了?” 陈金娜叹了一口气,说:“还能为啥,当然是为了钱了。” 秦俊鸟说:“房秉廉很缺钱吗?” 陈金娜说:“一言难尽,房秉廉原来的日子过得挺好的,可惜他的运气不好,要不然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秦俊鸟说:“这究竟是咋回事儿啊?” 陈金娜说:“房秉廉原来在县文物局干的挺好的,可是因为一次工作失误丢了工作,他老婆看他丢了工作,就跟他离了婚,然后带着孩子跟一个美国男人去了美国,房秉廉现在是光棍一根。” 秦俊鸟不解地说:“就算房秉廉丢了工作离了婚,就凭他的本事,想找碗饭吃应该不难啊。” 陈金娜说:“房秉廉自从跟她老婆离婚以后就更变了一个人一样,一天到晚喝的醉醺醺的,也不出去找工作,很快就把家里的家底给败光了,后来他连买酒的钱都没有了,逼得他没有办法只好把家里唯一值钱的房子给卖了,然后在这个地方买了一个小院住了下来。” 秦俊鸟说:“这个房秉廉,他还是不是个男人啊,遇到了这么一点儿打击就受不了了,等我见到他,我一定要好好开导开导他。” 陈金娜笑了一下,说:“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我以前也劝过他,让他想开一些,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这个房秉廉天生就是一个怪人。” 秦俊鸟说:“我听说这有才的人性格都怪,看来这个房秉廉还真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陈金娜说:“房秉廉可是县里有名的文物专家,他对古玩字画这些东西非常有研究,我请他帮我的朋友鉴定过几次收藏的东西,他从来没看走眼过,可他就是性格太古怪了,我就怕他不愿意帮你。” 秦俊鸟说:“事在人为,只要我是诚心诚意请他帮忙,他肯定会帮我的。” 两个人走进了胡同里,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个小院的大门口,这个小院就是房秉廉的家。 两个人的脚还没站稳,就看到一个女人叉着腰堵在房秉廉家的门口,女人一副火冒三丈的样子,恨不得放一把火把小院给烧了。 女人气哼哼地说:“房秉廉,你给我出来,少在我的面前装缩头乌龟,你快把欠我的那些酒钱还给我。” 女人的话音刚落,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摇摇晃晃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男人的脸上脏兮兮的,头发乱蓬蓬的,就跟稻草一样,看样子有些日子没有洗澡了。 陈金娜看了秦俊鸟一眼,轻轻地说了一句:“这个人就是房秉廉。” 房秉廉走到大门口,伸手挠了挠脑袋,打了一个哈欠,说:“我现在身上没有钱,你再宽限我几天,等我有了钱一定给你。” 女人说:“不行,我做的可是小本买卖,你这钱都欠了半年多了,今天你一定要把钱给我,你要是再拖着不给,我就不走了。” 房秉廉有些不耐烦地说:“我是那种欠钱不给的人吗,你别在这里胡闹了,赶紧走吧,等我有了钱就给你送去。” 女人态度非常坚决地说:“今天要是拿不到钱,我是不会走的。” 房秉廉有些不高兴地说:“你要是再敢闹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陈金娜这时走过去,对女人说:“他欠你多少钱,我替他还。” 女人打量了陈金娜几眼,说:“他一共欠我一千七百多块钱。” 陈金娜把钱包拿出来,从里边数了十八张给女人,说:“这是一千八百块钱,你拿去吧,不用找了。” 女人从陈金娜的手里接过钱,认真地数了一遍,然后拿着钱走了。 房秉廉看到陈金娜把秦俊鸟带来了,没好气地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让你领陌生人到我这里来吗?” 陈金娜急忙解释说:“老房,他是我的朋友,他来是……” 房秉廉打断陈金娜的话说:“你不要说了,你马上把这个人带走,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秦俊鸟这时说:“你听说你爱喝酒,我是个开酒厂的,我想跟你交个朋友。” 房秉廉听了秦俊鸟的话,打量了秦俊鸟几眼,忽然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有老婆吗?” 秦俊鸟说:“以前有过,不过现在没有了。” 房秉廉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地问:“你说这话是啥意思,难道你的老婆得病死了?” 秦俊鸟说:“她没死,她现在活得好好的。” 房秉廉说:“她既然活得好好的,你咋还说你没老婆呢。” 秦俊鸟说:“她跑了。” 房秉廉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盯着秦俊鸟,秦俊鸟被他看得有些心里发毛。 房秉廉忽然哈哈大笑了几声,说:“跑了好,跑了好,身边有个女人太麻烦,一个人过日子那才叫快活,想吃啥就吃啥,想喝啥就喝啥,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 秦俊鸟说:“老婆跑了,还可以再找,这天底下的女人多得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 房秉廉说:“我的老婆也跑了,跟一个蓝眼睛的美国佬跑到美国去了,估计现在早就嫁给那个蓝眼睛的美国佬了,说不定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看来咱们两个人是同病相怜啊。”

上一篇   第454章找另一个

下一篇   第456章把她当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