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找另一个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54章找另一个

陈金娜说:“这么好的东西只有一个是挺可惜的,要是能把另外一个镯子也找到的话,两个镯子配成一对多好啊。” 方瑶瑶说:“想找到另外的那个镯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弄不好这镯子只有我这一个存世了。” 陈金娜说:“是啊,这个镯子是老物件,有可能只有这一个传下来了,不过也有可能传下来的是一对呢,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 方瑶瑶说:“你说的没错,这个玉镯子虽然年头不算太长,可年头也不短了,这玉镯子究竟是一对还是一个,谁也不能确定。” 陈金娜说:“这种事情要看缘分,你可以慢慢找,万一这玉镯子有一对的话,说不一定哪天就让你给找到了。” 方瑶瑶说:“这镯子就算有一对,也不知道流落到谁的手里了,想找到另外一个镯子比大海捞针还难,我不想找了,我有这一个玉镯就够了,我可不是那种贪心的人。” 陈金娜说:“瑶瑶,你现在找不到不能说明你以后也找不到,找东西这种事情可是很难说的,说不定哪天那个镯子就会跑到你的眼前的。” 方瑶瑶笑了一下,说:“娜姐,你说的这种好事儿不会轻易让我遇上的,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 秦俊鸟看着方瑶瑶手腕上戴着的玉手镯,心里顿时有了主意,既然方瑶瑶喜欢玉镯,那他就想办法给她找一个玉镯来,而且找来的这个玉镯最好能跟她现在手腕上戴的这个玉镯配成一对。 陈金娜冲着秦俊鸟使了一个眼色,秦俊鸟会意地点了点头,陈金娜的意思秦俊鸟当然明白,她是在暗示秦俊鸟要在玉镯上做文章。 陈金娜这时说:“瑶瑶,你现在住在啥地方?还住在原来那个地方吗?” 方瑶瑶说:“我不住在原来那个地方了,我搬家了。” 陈金娜好奇地问:“你啥时候搬的家?” 方瑶瑶说:“半个月前搬的家,老魏嫌我原来住的那个地方太乱了,就给我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新房子。” 陈金娜说:“一会儿你把新家的地址告诉我,过几天我去看你。” 方瑶瑶说:“好啊,我一个人待在家里闷得慌,你来正好可以陪陪我。” 陈金娜说:“你不是喜欢打麻将吗?到时候我带几个朋友过去陪你打麻将,你觉得咋样?” 方瑶瑶说:“太好了,我这几天正手痒痒呢,到时候我一定要好好过过麻将瘾。” 陈金娜说:“那咱们说定了。” 三个人吃晚饭后,又坐在客厅里闲聊了一会儿,秦俊鸟趁着这个机会跟方瑶瑶聊了几句。 方瑶瑶的年纪跟秦俊鸟差不多,而且秦俊鸟给人的感觉比较憨厚老实,所以方瑶瑶对秦俊鸟的印象还算不错。 方瑶瑶在客厅里坐了一个多小时就走了,客厅里剩下了秦俊鸟和陈金娜两个人。 秦俊鸟说:“这个方瑶瑶既年轻又漂亮,我真不明白她为啥要给那个公安局的局长当相好的。” 陈金娜笑了笑,说:“道理很简单,女人都喜欢有本事的男人,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找一个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的窝囊废,我也一样。” 秦俊鸟说:“我想问一下,啥样的男人算是有本事的男人?” 陈金娜说:“这还用问吗,有权或者有钱的男人都是有本事的男人。” 秦俊鸟不解地说:“方瑶瑶把宝贵的青春浪费在那个魏局长的身上,她这么做难道就因为魏局长的手里有权利?” 陈金娜说:“正因为女人的青春宝贵,所以方瑶瑶才要好好地利用一下自己的资本,她年轻又漂亮,所以那个魏局长才喜欢她,才会舍得在她的身上花钱,她要是人老珠黄的话,魏局长不会在她的身上花一分钱的。” 秦俊鸟说:“方瑶瑶这么做值得吗,就算她喜欢钱,也不用跟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啊。” 陈金娜说:“我觉得不值得,可是方瑶瑶觉得值得,因为她想过上好一点儿的生活,可是她又没有挣钱的本事,所以只能找一个像魏局长这样的男人作为依靠。” 秦俊鸟说:“方瑶瑶有一天也会老的,到那个时候魏局长还会喜欢她吗?肯定不会的。” 陈金娜说:“其实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方瑶瑶跟魏局长在一起并不全是为了钱,魏局长算是她的恩人,她跟魏局长在一起也有报恩的成分。” 秦俊鸟说:“看来这个方瑶瑶还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不过她就算报恩,也用不着以身相许吧,这样代价也太大了。” 陈金娜说:“正因为方瑶瑶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所以我才会跟她成为朋友的。” 秦俊鸟话锋一转说:“刚才方瑶瑶手上戴的那个玉镯是个值钱的老物件,想必也是那个魏局长送她的吧。” 陈金娜说:“我想应该是,一般的人是不会送给她那么贵重的东西的。” 秦俊鸟说:“这县城里哪个地方有卖古董的?” 陈金娜说:“你问这个干啥?” 秦俊鸟说:“我想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跟方瑶瑶手上戴的那个差不多的玉镯。” 陈金娜说:“方瑶瑶的那个玉镯可是几百年前的东西,估计很难找到能跟那个玉镯凑成一对的。” 秦俊鸟说:“我知道不好找,我想去碰碰运气。” 陈金娜说:“县公安局后边有一条古玩街,那条街上全是卖古玩的,你可以到那里去转一转,看看能不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秦俊鸟说:“这个方瑶瑶不喜欢金银,看来我有在玉镯上下功夫了。” 陈金娜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跟她那个差不多的玉镯,那你二哥的事情她肯定会帮忙的。” 秦俊鸟说:“金娜,你认识懂古玩的朋友吗?” 陈金娜说:“我倒是认识几个收藏古玩的朋友。” 秦俊鸟说:“那你能给我介绍一下吗,我不懂古玩,要是我一个人去古玩街的话跟睁眼瞎没啥区别,所以我想找个明白人帮我。” 陈金娜想了一下,说:“我认识的这些朋友中,就属房秉廉的水平高,他曾经在县文物局工作过。”

上一篇   第453章玉无价

下一篇   第455章同病相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