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偷东西被抓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45章偷东西被抓

秦俊鸟说:“庆森,麻有良虽说是个小小的乡长,可要想把他扳倒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麻有良毕竟在乡里当了这么多年的乡长,上下的关系盘根错节,就凭咱们两个人恐怕很难把他这棵大树连根拔起来。” 孟庆森说:“吕建平和麻铁杆在乡里干了那么多坏事儿,麻有良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只要咱们能找到他贪赃枉法的确凿证据,就一定能把麻有良这个老东西给告倒。”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麻有良作孽太多,按理说想找到他贪赃枉法的证据并不难。” 孟庆森说:“麻有良那个老东西得意不了几天了,我就不信他那顶乌纱帽是铁打的,有他哭的时候。” 秦俊鸟和孟庆森一直喝到了半夜十二点多,两个人也算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最后两个人都喝的烂醉如泥,倒在炕上就睡着了。 秦俊鸟在孟庆森的家里住了一个晚上,两个人睡在一个炕上。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晕晕乎乎地从炕上爬起来,他的脑袋里跟装了一团浆糊一样,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几乎都记不起来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身边孟庆森的被窝,被窝空了,孟庆森早已经起来了。 秦俊鸟摇摇晃晃地下了炕,他刚走到门口,孟来运这时端着一盆洗脸水走了进来。 孟来运说:“俊鸟,我把洗脸水给你端来了,你把脸洗一洗。” 秦俊鸟向四处看了看,不过没有看到孟庆森的人影,他说:“来运叔,庆森啥时候起来的,他起来后咋不把我叫醒呢。” 孟来运笑了笑,说:“庆森早就起来了,他去村里找村长了。” 秦俊鸟好奇地问:“来运叔,庆森找村长有啥事情啊?” 孟来运摇了摇头,说:“他找村长有啥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庆森的脾气你应该知道,他有啥话宁肯跟外人说,也不跟我和他妈说。” 秦俊鸟皱着眉头说:“这个庆森不知道他又在搞啥名堂,从小他就鬼点子多。” 孟来运说:“俊鸟,你婶子把饭做好了,你吃一口再走吧。” 秦俊鸟说:“来运叔,我不吃了,我厂里还有事情,我得去厂里一趟。” 秦俊鸟说完匆匆洗了一把脸,就从孟来运家里出来,他本打算去厂里,可是刚走到村口,就看到孟水莲风风火火地走过来。 秦俊鸟急忙迎上去,说:“妈,你咋来了。” 孟水莲喘着气说:“俊鸟,你来的正好,要不然我还要到你家里去找你呢。” 秦俊鸟看到孟水莲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说:“妈,到底出啥事情了,你别着急,跟我慢慢说。” 孟水莲说:“俊鸟,不好了,你二哥俊河出事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妈,俊河出啥事情了。” 孟水莲说:“刚才乡里派出所的人刚来过,他们说俊河在县城偷东西,让县城的警察给抓了起来。” 秦俊鸟听到这个消息一点儿也不意外,秦俊河就喜欢跟麻铁杆他们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那些人都不是啥好人,他跟他们在一起,早晚得被拉下水。 秦俊鸟说:“妈,你先别着急,咱们到你家里说。” 孟水莲的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她抽泣着说:“俊鸟,我知道俊河以前没少欺负你,你心里对他有怨气,可他毕竟是你二哥,这次你二哥被抓起来了,你可一定要帮帮他啊。” 秦俊鸟说:“妈,你别哭,这事儿我不会不管的。” 孟水莲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说:“俊鸟,你大哥是个窝囊废,一看到警察就说不出话来,妈只能指望你了,你二哥要是真被抓进去关上几年,那我可就没脸活下去了。” 秦俊鸟说:“妈,我这就去厂里把俊山找回来,咱们还是商量一下这事儿该咋办好。” 孟水莲说:“俊鸟,妈年纪大了,脑子也不灵光了,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事儿该咋办,妈全听你的。” 秦俊鸟说:“妈,你先回家去,我随后就到。” 孟水莲说:“那好,妈听你的话。” 孟水莲说完转身走了。 秦俊鸟来到酒厂把秦俊山叫到一边,把秦俊河的事情跟他说了,秦俊山听后骂了秦俊河几句,秦俊鸟不能他骂完,就拉着他出了酒厂。 秦俊鸟和秦俊河来到孟水莲的老屋时,杜红喜和姚核桃也在老屋里,这几天女工车间放假,所以杜红喜和姚核桃都在家里闲着。 秦俊鸟走进屋里看到孟水莲愁眉苦脸地坐在炕上,嘴里不停抽着旱烟袋,屋子里烟雾弥漫,呛得人睁不开眼睛。 姚核桃坐在孟水莲的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个不停,就好像秦俊河要被抓去枪毙了一样。 杜红喜在一旁劝着姚核桃,可是无论她怎么劝,姚核桃都听不进去,越哭声音越大。 孟水莲看到秦俊鸟来了,说:“俊鸟,你可算来了,这事儿该咋办,你拿个主意吧。” 秦俊鸟说:“妈,这事儿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乡里派出所的人是咋跟你说的,俊河他究竟偷了啥东西啊。” 秦俊山说:“是啊,妈,你老先别发愁,这事儿咱们得先弄明白了,然后才能想办法。”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姚核桃还在放声大哭,几乎都要把几个人的说话声给盖住了。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地看了姚核桃几眼,姚核桃的哭声就像是在号丧一样,弄得秦俊鸟心里非常不舒服。 姚核桃哭的跟个泪人一样,不知道姚核桃是真为秦俊河担心还是在故意演戏给几个人看。 秦俊鸟心情烦躁地说:“二嫂,你别哭了,咱妈本来身子骨就不好,你这么一哭,咱妈能受得了吗。” 姚核桃马上停下来不哭了,别人的话她可以不听,可是秦俊鸟的话她不能不听。 孟水莲把烟袋锅放在窗台上磕了几下,叹了口气,说:“核桃,你别哭了,事情都出了,你就是哭也没有用。” 姚核桃说:“妈,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我跟俊河结婚以后就没享过一天福,现在他又出了这种事情,你让我以后可咋办啊。”

上一篇   第444章拧成一股绳

下一篇   第446章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