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拧成一股绳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44章拧成一股绳

孟庆森看着孟来运的背影,嘴角动了动,看样子还想顶撞孟来运几句。 秦俊鸟急忙拉了一下孟庆森的胳膊,轻轻地摇了一下头,示意孟庆森不要再跟孟来运顶嘴了。 孟庆森只好作罢,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要是在往常,孟来运说一句,孟庆森非顶上十句不可。 孟庆森是孟来运四十岁的时候生的,算是老来得子。孟来运盼了大半辈子终于盼来了一个宝贝儿子,对孟庆森是宠爱有加,孟庆森要星星他不敢给月亮,从来不打孟庆森一下,气急了也只是不疼不痒地骂上几句,所以把孟庆森给娇惯坏了,养成了孟庆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因为孟庆森整天在外边打架斗殴惹是生非,孟来运没有办法,只好把孟庆森送到部队去当兵了,孟来运本想让孟庆森在部队受受苦,好好地锻炼一下,磨磨他的性子,可是没想到孟庆森的脾气不仅一点儿没改,反而比没当兵的时候更暴躁了。 孟来运拿孟庆森没有办法,儿大不由爷,他说的话孟庆森从来没听过一句,全都当成了耳旁风。 孟来运有些后悔从小没有好好地管教孟庆森,可是现在后悔也晚了,不过让他觉得有些安慰的是孟庆森没有学坏,他虽然爱跟别人动手打架,骨子里却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就跟水浒里边的梁山好汉一样,遇到不平的事情就要管一管。 秦俊鸟拿起酒壶给孟庆森倒了一杯酒,劝他说:“庆森,来运叔也是为了你好,你没当兵的时候,整天跟别人打架,来运为你没少操心,你就别再惹来运叔生气了,来运叔的身子骨不好,你要是把他给气病了可咋办啊。” 孟庆森说:“我爸胆小怕事,你咋也跟他一样呢,这男人在世上就应该敢作敢为,咋能像个缩头乌龟一样,遇到事情就躲起来呢。” 秦俊鸟说:“来运叔不是胆小怕事,他是怕你惹祸上身,他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他不愿意看到你有啥闪失。” 孟庆森说:“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他老把我当成没长大的孩子,整天在我耳边唠唠叨叨的,我这耳朵都快要听出茧子来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庆森,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管你长到多大,在来运叔的眼里你都是一个孩子。” 孟庆森说:“算了,咱们还是不说这些了,你跟我说说那天跟你动手的那个汤大炮吧,我这才几年不在棋盘乡啊,就冒出个汤大炮来,就他那两下子也想在棋盘乡称王称霸,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秦俊鸟说:“汤大炮这狗东西以前进过监狱,放出来以后一直跟几个游手好闲的无赖鬼混,汤大炮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动起手来就把人往死里打,从来都不手下留情,所以乡里的人都怕他,没几个人敢跟他过不去。” 孟庆森说:“进过监狱咋了,进过监狱他就牛气了,就他那小身板,我两拳头就把他打趴下,在部队干了这么多年,我别的东西没学会,就学会打人了。” 秦俊鸟说:“庆森,汤大炮就是个流氓无赖,你不用跟他一般见识,以后你遇到他,狠狠地打他一顿,解解气就好了,可千万不能闹出人命来,为他那种人把自己送进监狱里不值得。” 孟庆森说:“我不仅要收拾那个汤大炮,那个吕建平和麻铁杆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这棋盘乡都让他们给闹腾成啥样了,要是再没人管管的话,他们还不得骑在全乡人的脑袋上拉屎啊。” 秦俊鸟说:“庆森,我知道你的脾气,你就看不惯别人欺软怕硬,可是这种事情不能硬来,你得多动动脑子,不能啥事情都靠拳头解决。” 孟庆森说:“那个汤大炮不算啥,我知道最坏的就是那个吕建平和麻铁杆,哪天我去会会这两个狗杂碎,看看他们到底长啥模样。” 秦俊鸟说:“吕建平和麻铁杆他们两个这几年在乡里没少干坏事儿,乡里很多人都被他们欺负过,可是麻有良在乡里一手遮天,所以大家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自认倒霉。” 孟庆森一只手攥着拳头,一只手紧紧地握着酒杯,咬牙切齿地说:“我最恨那些狗仗人势的混蛋,这个吕建平和麻铁杆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先让他们猖狂几天,我早晚要收拾他们,这棋盘乡还轮不到他们来横行霸道。” 秦俊鸟说:“庆森,不管咋说,麻有良现在还是乡长,这乡里的事情他说一不二,你要是还想在乡里住下去,就得忍着。” 孟庆森气哼哼地说:“他麻有良动别人可以,他动我一个试试,他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把我的那些战友找来,把他的肋骨一根一根地敲碎,我让他下半辈子躺在炕上当残废。” 秦俊鸟说:“庆森,你消消气吧,其实这些事情的根源都在麻有良的身上,只要把麻有良这棵大树扳倒了,吕建平和麻铁杆他们那些猢狲也就散了,根本成不了啥气候。” 孟庆森说:“俊鸟,那麻有良在乡里胡作非为,难道就没有人去县里告他吗?” 秦俊鸟说:“当然有人去告麻有良了,可是根本告不倒他,县里不仅没有调查麻有良,反倒是把那个告他的人给抓去劳教了。” 孟庆森说:“这个麻有良还有这本事,看来他的后台还是挺硬的。” 秦俊鸟说:“他麻有良能有啥后台,他原来不是跟咱们都一样,就是一个修理地球的农民,他是花了钱了,把上边的关系给打通了,这年月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有钱就有理,没钱就是没理。” 孟庆森说:“狗娘养的,这个麻有良真不是东西,看来不把他那顶乡长的乌纱帽摘了,咱们乡里的人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秦俊鸟说:“庆森,我早就想让这个麻有良下台,可惜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怕斗不过他,让他给反咬一口。” 孟庆森说:“现在我回来了,咱们两个人拧成一股绳,不管用啥办法,一定要把麻有良这个祸害给除掉。”

上一篇   第443章脾气难改

下一篇   第445章偷东西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