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脾气难改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43章脾气难改

屋子里充满了欢笑声,气氛非常热烈。 孟庆森正在和几个年轻人说话,这几个年轻人秦俊鸟都认识,他们都是跟孟庆森一起长大的玩伴,孟庆森小的时候是个孩子王,村子里的孩子都听他的话,跟他的关系都不错。 孟庆森看到秦俊鸟走进来,高兴地说:“俊鸟,你快到炕上坐,我正跟他们念叨要去你家找你呢,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 秦俊鸟看了一眼桌子上冒着热气的酒菜,说:“庆森,我这肚子早就饿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吧。” 孟庆森说:“我的肚子也早就饿了,咱们这就吃饭。” 秦俊鸟说:“正好大家都在这里,叫上大家一起吃吧,人多吃饭热闹。” 孟庆森说:“今天这顿饭没啥好菜,再说了只有一桌饭菜,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吃,明天我摆几桌饭菜,到时候再请大家一起吃。” 几个年轻人听到孟庆森这么说,都很识趣地走了,大家总不能在旁边看着他吃饭,要是那样话他还能吃得下去吗。 秦俊鸟看到那几个年轻人都走了,说:“庆森,这样不太好吧,还是把大家都叫回来跟咱们还是一起吃吧,咱俩咋能吃独食呢。” 孟庆森说:“今天这顿饭是我跟家里人吃的团圆饭,让他们几个人留下来不合适,等明天我去乡里多买些菜回来,到时候再请大家美美地吃上一顿。” 秦俊鸟说:“既然是你们家里人吃的团圆饭,我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孟庆森说:“俊鸟,你不能走,今天这顿饭说是团圆饭,其实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我们们全家人想要好好谢谢你。” 秦俊鸟说:“庆森,你说这话我咋越听越糊涂呢,我有啥好谢的,我又没帮你啥大忙。” 孟庆森说:“我在部队当兵的这几年,你经常来看我爸和我妈,没少帮他们干活,而给他们钱,我爸和我妈都跟我说了,我这个当儿子没有做到的事情,你都帮我做了,我们们全家人当然要好好谢谢你了。” 秦俊鸟说:“庆森,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以前你没少帮我,我帮来运叔干点儿农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当兵不在家,来运叔的身子骨又不太好,干不动重活,我总不能眼看着不管吧,那我成了啥人了,我以后咋还有脸见你啊。” 孟庆森非常感动地说:“俊鸟,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这份情算我欠你的,以后我一定替我爸和我妈还上。” 秦俊鸟说:“庆森,你要是真把我当成兄弟,就别说啥欠不欠的,你以前帮了我那么多,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孟庆森说:“那好,我就不说啥了,咱们还是上炕喝酒吧。” 秦俊鸟和孟庆森拖鞋上了炕,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下来,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起来。 孟庆森说:“俊鸟,今天你为啥要跟那几个人打架啊?我记得你小时候可是从来不跟别人打架的,现在长大了,咋还跟别人打起架来了。”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其实我也不想跟那些人打架,那个领头的汤大炮以前跟我有些小过节儿,今天正好遇上了,我们们吵了几句,互不相让,就动手打了起来。” 孟庆森说:“你跟那个汤大炮有啥过节儿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 孟庆森说:“那你就长话短说,我可不喜欢别人说话婆婆妈妈的,絮叨起来,没完没了的。” 秦俊鸟说:“其实我跟汤大炮以前没啥恩怨,我跟他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现在他跟吕建平混在了一起,那个吕建平跟我可是有深仇大恨的,汤大炮现在就是吕建平手底下的一条狗,吕建平让他咬谁他就咬谁,我跟他的主人有仇,他当然不会放过我了。” 孟庆森皱着眉头说:“俊鸟,你说的吕建平又是谁啊?我咋越听越糊涂了。” 秦俊鸟为了孟庆森能听明白,就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跟孟庆森说了一遍,其中也包括他跟吕建平和麻铁杆之间的恩恩怨怨。 孟庆森听完之后,猛地一拍桌子,把桌子上的盘碗震得“叮当”直响,把酒壶震得一歪,险些就倒了,秦俊鸟急忙伸手扶住了酒壶。 孟庆森气愤地说:“这个吕建平和麻铁杆也太无法无天了,他们在乡里这么横行霸道,难道就没人敢管他们吗。” 秦俊鸟说:“有麻有良给他们撑腰,乡里人都是敢怒不敢言,麻有良是一乡之长,他虽然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可是在棋盘乡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可是土皇上,没人敢跟他作对。” 孟庆森说:“我最恨这种仗势欺人的狗东西了,这个麻有良我早听说他吃人饭不干人事儿,没想到他的儿子和女婿也都是混账王八蛋,像他那种人没资格当乡长,就应该把一枪给毙了。” 孟来运这时走了进来,他一手端着一盘菜,这两盘菜都是秦俊鸟买来的。 孟来运把两盘菜放到桌子上,说:“庆森,你这是又咋了,又拍桌子又是扯着嗓子瞎嚷嚷的,你又是哪根筋搭错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兵,一点儿长进都没有,还是改不了你那狗脾气。” 孟庆森说:“爸,我就这脾气了,这辈子就是想改也改不了了。” 孟来运说:“就你这脾气,将来非得吃亏不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遇到事情不能动肝火,凡事能忍就忍。” 孟庆森有些不耐烦地说:“爸,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都这么大了,该干啥事情不该干啥事情,我有分寸。” 孟来运说:“好,我不管你,你翅膀硬了,我说啥你都听不进去,有你后悔的时候。” 孟来运一边嘟囔着一边出了屋子。 孟庆森的脾气村里人都知道,他从小就爱打架,他跟村子里的小孩几乎都打遍了,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村里的孩子都怕他,他这个孩子王其实是打出来的。不光村里的孩子怕孟庆森,就连外村的那些孩子也怕他,他曾经带着几个村里的孩子把二十几个外村的孩子打的屁滚尿流哭爹喊娘的,从那以后村里村外的孩子就没人敢跟他过不去。

上一篇   第442章来巧了

下一篇   第444章拧成一股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