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苦与乐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39章苦与乐

冯寡妇说:“俊鸟,你就别说好听的话哄我高兴了,我咋能跟人家城里的女人比呢,人家城里的女人过的是啥日子啊,你再看看我过的是啥日子啊。” 秦俊鸟说:“你咋不能跟城里的女人比呢,城里的女人也是人,城里的女人也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吃进去的是饭拉出去的也是屎,没啥特别的地方,依我看还是咱们村里的女人好,咱们村里的女人心肠好,也勤快,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 冯寡妇叹了一口气,说:“话虽这样说,可是我们们这些乡下女人都是劳碌命,不像人家城里的女人都是享福的命,这村里的女人要是嫁对人了还好说,要是嫁错人了,就像我这样年纪轻轻的就守寡,吃苦受罪不说,连个说贴心话的人都没有,这种日子可不是人过的。” 秦俊鸟说:“冯婶,这日子是人过的,你要是觉得现在的日子苦,可以换一种活法吗。” 冯寡妇说:“我倒是想换一种活法,每天都乐乐呵呵的,想吃啥就吃啥想穿啥就穿啥,手里边还有花不完的钞票,可这样的好日子也就是在梦里能梦到,根本实现不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咋能实现不了呢,你要是想过这样的日子还不容易吗,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嫁给他就好了。” 冯寡妇说:“那有钱的男人咋会看上我一个寡妇呢,这男人都喜欢那年轻漂亮的女人,这有钱的男人就更喜欢了,人家就是要娶也娶那黄花闺女,这种好事儿根本不会落到我的头上的。” 秦俊鸟说:“冯婶,你可不能把自己看扁了,就凭你的条件,你想找个有钱的男人还不容易啊,只要你愿意,那些有钱的男人还不得把你家的门坎给踏破了。” 冯寡妇笑了一下,说:“俊鸟,你就说这些话哄我开心了,我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我这辈子就是命苦,我认命了。” 秦俊鸟说:“冯婶,啥命苦不命苦的,你咋能认命呢,你现在还年轻,应该趁着现在这个好时候为自己的以后好好打算一下,找一个好男人安安稳稳地过下半辈子。” 冯寡妇说:“这世上的好男人是不少,可是我一个都没遇上,要说我那个死鬼对我还算不错,可是他那个狗脾气害了他,不仅把他自己的小命搭上了,把我也给坑苦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初真不应该嫁给他。” 秦俊鸟说:“冯婶,这过去的事情你还想它干啥,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好了,现在你得向前看。” 冯寡妇说:“啥向前看向后看的,我现在没那些花花心思了,过一天算一天吧。” 秦俊鸟说:“冯婶,你没那个心思,可是很多男人可都有那个心思,这暗地里惦记你的男人可不少呢。” 冯寡妇冷笑了几声,说:“他们就算惦记也白惦记,我冯月季虽说不是啥贞洁烈女,可也不是啥样男人都能看得上眼的,那些臭男人心里是咋想的我很清楚,他们不就是想占我的便宜吗,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秦俊鸟不说话了,他拿起酒碗轻轻地抿了一口,酒劲比较浓烈,把秦俊鸟呛得咳嗽了起来。 冯寡妇平时虽然爱跟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说笑,可那都不是迫不得已,她对男人那样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冯寡妇的骨子里并不是一个风骚的女人,自从她男人死了之后,她一直都规规矩矩地过日子,除了跟秦俊鸟睡过几次之外,没有让第二个男人碰过她的身子。 如果冯寡妇真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的话,她早就改嫁了,也不会一个守寡这么多年。 冯寡妇看到秦俊鸟被酒呛到了,笑着说:“俊鸟,你慢一些喝,这酒可比你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的酒劲大多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碗里的酒,好奇地问:“冯婶,这酒你是从哪里买来的?” 冯寡妇说:“俊鸟,你觉得这酒咋样,比起你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不差吧。”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这酒虽说酒劲大了一些,不过入口之后满嘴醇香,的确是好酒,这酒的口感倒是跟蒋新龙的酒厂生产的一口香差不多。” 冯寡妇说:“这酒是我在乡里的姬老头那里买的,姬老头他家几代都是开酿酒作坊的,这酿酒的手艺可是姬老头家祖传的,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当然好喝了。” 两个人你一碗我一碗,很快就把一瓶酒给喝光了。 冯寡妇的小脸喝的红扑扑的,就跟涂了一层胭脂一样诱人。 秦俊鸟看着有几分醉意的冯寡妇,心里的那根弦动了,他已经好多天没有碰女人了,如今冯寡妇那熟透了的身子就在眼前,秦俊鸟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冯寡妇那高耸的胸脯上。 冯寡妇这时拿起酒瓶看了看,说:“俊鸟,这瓶酒喝没了,我再去拿一瓶来。” 冯寡妇说完摇摇晃晃地下了炕,穿好鞋后,没走出两步脚下就被她拎来的那个竹篮子绊了一下,冯寡妇的身子向前扑出,眼看着就要摔一个狗啃屎不可。 秦俊鸟见状急忙伸手拉住了冯寡妇的胳膊,顺势向怀里一带,就把要冯寡妇抱在了怀里。 冯寡妇目不转睛地看着秦俊鸟,胸脯剧liè地起伏着,脸上带着惊魂未定的表情。 秦俊鸟在冯寡妇眼睛里看到了跟他一样的渴望。 秦俊鸟的双手慢慢地攀上了冯寡妇的胸脯,在她那两个高耸的肉峰上揉捏了几下,很快便把冯寡妇心里的那团火焰给点燃了。 两个人搂抱在一起疯狂地亲吻着、抚摸着、扭动着,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直到最后两个人的身上都变得一丝不挂了。 秦俊鸟把冯寡妇压在身下,一只手抓着她的一个雪白丰满的肉峰,另一只抓着她的小腿,把她的一条腿抬了起来,将她的双腿分开,然后在她的身上奋力地动了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才停下来,秦俊鸟趴在冯寡妇雪白的身子上大口地喘着气,冯寡妇也是累的浑身是汗。

上一篇   第438章各取所需

下一篇   第440章一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