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各取所需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38章各取所需

这一次秦俊鸟也算是死里逃生,要不是他手疾眼快,砸了汤大炮一石头,恐怕他的小命早就没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秦俊鸟明白了一个道理,他和吕建平、麻铁杆之间的恩恩怨怨一定要有个了断,不把吕建平他们扳倒了,他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汤大炮是个心狠手辣的亡命徒,秦俊鸟躲得过一时,却躲不过一世。 汤大炮这次失手了,还有下次,只要汤大炮还活着,秦俊鸟就别想踏实了,更何况秦俊鸟还砸了汤大炮两石头,以前都是汤大炮打别人,这次却挨了秦俊鸟的打,他咋会咽下这口气呢。 秦俊鸟这几天晚上没有回家睡觉,他怕汤大炮还会在半路上堵截他,或是晚上偷偷摸进他的家里报复他,秦俊鸟绕过开了回家的那条小路,到了晚上他直接走大道进到村子里,在唐瞎子留下来的老屋里过夜。 秦俊鸟不回家睡觉,一是怕汤大炮这个冤家上门,二是怕连累许志光他们几个人,汤大炮要对付的人是秦俊鸟,他不想让许志光他们几个人也牵扯进来。 虽然唐瞎子家里空空荡荡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过还好唐瞎子生前留下了很多书,秦俊鸟睡不着觉的时候就找几本书看看,尽管秦俊鸟的文化水平有限,看起书来有些吃力,不过经过他前一段时间的自学,现在也算长进了不少。 这天晚上,秦俊鸟把炕烧热了,把被褥铺好,坐在炕上捧着一本线装书秦俊鸟已经看了好几遍了,因为书上全是古文,一开始的时候秦俊鸟还看不太懂,就跟看天书差不了多好,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秦俊鸟已经能把这本通篇读下来了,尽管有些地方的意思他还理解的不太透彻,但是这本书的大概意思他已经读懂了。 时代不一样了,秦俊鸟知道要是想把酒厂经营好,想挣到大钱,肚子里没有点儿墨水可不行。 唐瞎子曾经跟秦俊鸟说过,读书不能死记硬背,书是死的人死活的,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学以致用,读书必须得学会活用,不能把自己读成书呆子,死读书本只能把人读成百无一用的废物。 秦俊鸟虽然还达不到唐瞎子所说的那种看书的最高境界,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唐瞎子也没有达到那种境界,可笑的是唐瞎子已经把自己读成了书呆子,他读了一辈子的书,结果连个女人都没有找到,打了一辈子的光棍,每天就是跟这满屋子的书朝夕相对,这种日子是啥滋味,可能只有唐瞎子自己知道。 秦俊鸟可不想像唐瞎子一样,一辈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日子,那样还不如找一棵歪脖子书吊死呢。 秦俊鸟看了一会儿书,觉得有些困了,他把书放到枕头边,然后钻进被窝里,刚想把电灯拉灭,这时屋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俊鸟,你把门打开,我给你送好东西来了。” 秦俊鸟仔细听了听声音,说话的人是冯寡妇。 秦俊鸟钻出了被窝,然后下地穿鞋,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冯寡妇正站在门口,她的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篮子上边盖着一条白毛巾,不知道篮子里边装的是啥东西。 门开了之后,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秦俊鸟被冻的直打哆嗦,他说:“冯婶,你咋来了?” 冯寡妇笑着说:“我咋就不能来。” 秦俊鸟说:“我的意思是说你咋知道我住在这里。” 冯寡妇说:“你天天都从我的食杂店门口经过,我又不是瞎子,我咋会不知道你住在这里呢。” 秦俊鸟看了一眼冯寡妇手里的篮子,说:“冯婶,你这么晚来,要给我送啥东西啊?” 冯寡妇说:“我知道你这些天住在唐瞎子的老屋里,到了晚上肯定闷得慌,所以我给你拿来了两个下酒菜,还有一瓶酒,我陪你喝几杯。” 秦俊鸟说:“好啊,你快进来吧。” 冯寡妇提着篮子走了进来,秦俊鸟把房门关好后,转身进到屋子里。 冯寡妇把篮子上的白毛巾拿掉,从里边端出两盘菜,一盘是切好的猪耳朵,一盘是切好的香肠。 秦俊鸟没有放桌子,只是拿了两个碗和两双筷子,两个人坐在炕上喝起酒来。 秦俊鸟发现冯寡妇来之前好像特意化了妆,冯寡妇原本就是个美人胚子,现在经过化妆品这么一涂抹,更平添几分妖娆妩媚的韵味,让人看了不免心跳加快。 在秦俊鸟的印象中冯寡妇可是很少化妆的,她是个寡妇,为了不让村里的人说啥闲言碎语,她平时是非常注意自己的着装打扮的,从不把自己弄得花里胡哨的,一般的时候都是打扮的很朴素的。 老实说冯寡妇根本算不上是秦俊鸟的相好的,两个人虽然睡过几次,可是两个人也都是各取所需,毕竟两个人都是正直壮年的男女,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冯寡妇守寡这么多年,没有遇到一个看上眼的男人,而她又太需要一个男人了,所以她就和秦俊鸟发生了关系,她跟秦俊鸟在一起,只是因为这些年一个人过日子太寂寞太枯燥了,她不想再一个人躲到豆腐房里,自己来慰藉自己。 冯寡妇不想跟秦俊鸟有啥感情上的瓜葛,因为她知道以她的年岁跟秦俊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更何况两个人还差着辈分,两个人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阴差阳错。 冯寡妇发现秦俊鸟在看她的脸,抿嘴说:“俊鸟,你看我的脸干啥啊?我的脸上又没有长花。” 秦俊鸟笑着说:“冯婶,你化妆之后真好看。” 冯寡妇得意地说:“俊鸟,你真的觉得我化妆之后好看啊?” 秦俊鸟说:“冯婶,这种事情我没必要说假话骗你。” 冯寡妇说:“俊鸟,那你觉得我化妆之后能比得上城里的那些女人吗?” 秦俊鸟说:“你就是不化妆也能比得上城里的那些女人,其实城里也是长相普通女人多,好看的女人就那么一小撮。”

上一篇   第437章汤大炮

下一篇   第439章苦与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