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不能硬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26章 不能硬来

电线让人剪断的事情让秦俊鸟想起了当初别人砸他家玻璃的那件事情,这两件事情之间虽说没有太大的联系,不过这种暗里使坏的手段却是如出一辙。 秦俊鸟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跟他作对,不过秦俊鸟知道这个人不会就这次罢手的,这一次他得手了,下一次他一定还会出手的,当然下一次他破坏的目标就不会是电线了,应该换成酒厂的其他设施了。 中午的时候,乡里的供电所来了两个维修电工,两个电工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就把剪断的电线从新连接上了,酒厂的生产随之恢复了正常。 到了第二天上午,崔明琴来到了秦俊鸟的酒厂。 厂里本来就有一个才貌双全的陆雪霏,现在又来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崔明琴,秦俊鸟的身边有了两个勾人的女人,这让很多工人羡慕得眼红,大家都说秦俊鸟可是艳福不浅,身边有这么两个女人,那还不快活似神仙。 只有秦俊鸟的心里清楚,他把崔明琴弄到厂里来,根本就不是贪图她的美色,崔明琴是蒋新龙安插在酒厂的一个奸细,秦俊鸟只是想利用一下崔明琴,来达到打击蒋新龙的目的。 到了中午的时候,秦俊鸟把崔明琴带到了他的家里,给她安排住的地方。 秦俊鸟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间屋子里好了,这屋子以前一直都没有住过人,一会儿你自己收拾一下,至于需要啥生活用品,你跟我说一声,我让人去乡里给你买。” 崔明琴说:“秦老板,你能收留我,对我来说就是雪中送炭,我真是打从心眼里感激你。” 秦俊鸟笑了笑,说:“明琴,就凭咱们两个人的关系,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不会在你家里白吃白住的,以后我一定好好工作,保证不会偷奸耍滑的。” 秦俊鸟说:“明琴,这个称呼也得改一改了,以后在厂里你就叫我厂长,在家里就叫我俊鸟好了。” 崔明琴说:“那好,我以后在家里的时候就叫俊鸟,这样叫起来亲切。” 秦俊鸟说:“是啊,这样子听起来才舒服,你以前一口一个秦老板叫着,我听着太别扭了。” 崔明琴说:“既然你听着别扭,那我以后就不叫你老板了。” 秦俊鸟说:“明琴,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清楚,你不仅是我的秘书,也是许副厂长和苏副厂长的秘书,以后他们有啥事情交代你的,你也要尽量办好。” 崔明琴说:“俊鸟,我只想给你一个人当秘书,我不想给别的人当秘书。” 秦俊鸟说:“明琴,你先委屈一下,酒厂现在缺人手,许副厂长和苏副厂长两个人跟我一样,都是大老粗,根本不认识几个字,我早就想给他们配个秘书了,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如今正好你来了。” 崔明琴有些不太情愿地说:“俊鸟,我是你的秘书,又不是他们的秘书,我不想伺候别人。” 秦俊鸟说:“明琴,你先兼任一下他们的秘书,等我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到时候你就专心给我当秘书。” 崔明琴说:“那好吧,我听你的。” 秦俊鸟这时装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伸手要拉崔明琴的胳膊,说:“明琴,咱们到我屋里边去吧,我有好多心里的话要跟你说。” 秦俊鸟所谓的心里话是要到床上去说的,他这一副猴急的样子,只要不是傻瓜都知道他要干啥事情。 崔明琴当然知道秦俊鸟要干啥事情,她吓得脸色一变,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说:“俊鸟,你有啥话咱们就在这里说吧,还是别去你的屋子里了。” 秦俊鸟说:“明琴,你有啥不好意思的,你现在都是我的人了,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崔明琴说:“俊鸟,我现在得把这屋子收拾一下,你看这屋子里到处都是灰尘。” 秦俊鸟一把抓住崔明琴的胳膊,眯缝着眼睛,说:“这收拾屋子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一会儿等咱们说完话了,我帮你收拾。” 崔明琴有些急了,说:“俊鸟,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秦俊鸟说:“明琴,那天晚上咱俩都在一起睡过了,你还有啥好害臊的,这男女之间的事情就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也就没啥了。” 崔明琴说:“俊鸟,那天晚上咱们虽然已经在一起了,可那都是意外,我虽然是你的人了,可我心里边一时还适应不了,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儿时间适应一下。” 秦俊鸟说:“这有啥适应不了的,咱们那种事情都做过了,现在不过就是再重复一下,等到了床上,你就能适应了。” 崔明琴这时把胳膊从秦俊鸟的手里挣脱出来,喘着气说:“俊鸟,你别这样,咱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多的是,你先忍一忍,我现在真不能跟你在一起,你就别逼我了。” 秦俊鸟一把将崔明琴抱住,一双手在她的身上胡乱摸了起来。 秦俊鸟喘着粗气说:“这种事情咋能忍得住吗,我现在就想要你,那天我喝醉了,跟你做的那些事情都不记得了,我现在想知道跟你在一起亲热到底是啥感觉。” 崔明琴用力地挣扎了几下,可是根本没有用,秦俊鸟的力气比她大得多。 崔明琴大声说:“俊鸟,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你快把我放开。” 秦俊鸟说:“明琴,咱们两个人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虽然咱们没有夫妻之名,可咱们都已经有夫妻之实了,你还有啥好难为情的。” 崔明琴说:“俊鸟,我不是难为情,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要讲感情的,那天咱们两个人在一起都是因为喝醉了,我对你虽然有好感,但还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咱们两个人还需要一段时间互相了解一下,等慢慢培养起来感情了,再做那种事情也是水到渠成了,你现在就想硬来,那根畜生有啥区别。” 秦俊鸟只好把崔明琴放开,说:“明琴,我听你的,这种事情是不能硬来,我可不是畜生。”

上一篇   第425章 电线断了

下一篇   第427章 保管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