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电线断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25章 电线断了

秦俊鸟说:“明琴,你就收下吧,这钱就算是我提前给你发的工资好了。”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现在啥都没干,咋能要你的钱呢,你还是把钱收回去吧,我不能白拿你的钱。” 崔明琴坚持不要秦俊鸟给的钱,秦俊鸟只好把钱收了起来,说:“那好,你既然不想要,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现在我不能要你的钱,我可不想让你把我看成是贪钱的女人。”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得回村子里了,你也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好到酒厂来上班。” 崔明琴说:“秦老板,我去送送你吧。” 秦俊鸟说:“不用了,外边天冷,还是在屋里吧。” 秦俊鸟出了旅店,然后开着小轿车回到了家里。 进到屋里后,秦俊鸟觉得肚子有些了,他走到厨房里想找点儿吃的东西,可是在厨房里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一碗冷饭和两个硬馒头。 秦俊鸟用热水把冷饭泡了一下,然后又把炉子点着,把两个硬馒头放到炉火上烤了一下。 秦俊鸟刚刚把硬馒头的外皮烤软了,这个时候房门开了,许志光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把馒头放到了饭桌上,从厨房里走出来,说:“志光,你不在厂里,咋跑回来了?” 许志光一脸焦急地说:“俊鸟哥,你可算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 秦俊鸟看到许志光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说:“志光,出啥事情了?” 许志光说:“俊鸟哥,酒厂停电了,生产线都停了下来,我和秋林哥找了半天也找不出原因。” 秦俊鸟的脸色微微一变,说:“酒厂停电了,这是啥时候的事情啊?” 许志光说:“就是今天早晨的事情,我回来找过你,当时你不在家。” 秦俊鸟说:“你给乡里供电所的人打过电话没有,没问问供电所的人到底是咋回事儿,弄不好是停电了。” 许志光说:“我给供电所打过电话了,供电所的人说今天没有停电。” 秦俊鸟皱起了眉头,说:“这就奇怪了,供电所的人既然说没有停电,那为啥我们们的酒厂没电呢。” 许志光说:“我也觉得纳闷,这电停的也太蹊跷了。” 秦俊鸟说:“你带人查过酒厂的电线没有?是不是哪个地方线路出了问题。” 许志光说:“我和秋林在酒厂里查过了,酒厂里的电线没啥问题,我们们来回查了两遍呢。”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酒厂里的线路没问题,那酒厂外边的线路你们查过没有。” 许志光摇了摇头,说:“酒厂外边的线路我们们没有查,难道是酒厂外边的线路出了问题。” 秦俊鸟说:“很有可能,既然厂里的线路没有问题,那问题很有可能出在酒厂外边的线路。” 许志光想了想,说:“俊鸟哥,你说的没错,我咋就没有想到呢,这问题就应该出在酒厂的外边,我这就带人去检查酒厂外边的线路。” 秦俊鸟说:“我跟你一起去。” 秦俊鸟和许志光一起去了厂里,许志光找了几个脑子灵通的工人,又叫上苏秋林,几个人出了酒厂的大门,认真地检查着酒厂外的电线。 几个人沿着线路走出了三百多米远后,许志光在一根电线杆下边发现了问题,他指着电线杆上的电线说:“俊鸟哥,你快看电线杆上边的电线。” 秦俊鸟抬头向电线杆顶端看了一眼,他发现电线杆上只剩下了一根电线。 正常情况下电线杆都是两根电线,一根是火线一根是零线,这是最起码的常识,秦俊鸟虽然没有上过几天学,不过这火线和零线他还是知道的,如今电线杆上只剩下了一根电线,酒厂当然不会有电了。 秦俊鸟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了,电线杆上的电线被人剪断了一根,所以咱们的酒厂才会停电的。” 许志光说:“俊鸟,我看这电线应该是别人故意剪的,剪短电线的人就是想搞破坏,不想让咱们酒厂正常生产。” 苏秋林骂了一句:“妈的,是谁这么缺德,背地里给咱们使绊子,他有能耐就明着来,搞这种见不得人的把戏,算啥能耐。” 秦俊鸟说:“志光,咱们厂里有懂电工技术的工人没有?” 许志光说:“咱们厂里有几个懂电工技术的维修工人。” 秦俊鸟说:“你把他们找来问问,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电线接上。” 许志光说:“俊鸟哥,这恐怕有些困难,这被剪断的电线上可能带电,咱们厂里的工人不太懂带电操作,要是万一操作失误,弄出人命来可就不好了。” 秦俊鸟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给供电所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把电线接上,不管咋样,不能影响咱们酒厂的生产。” 许志光说:“我这就去打电话。” 许志光说完就向厂里走去,那几个他找来的工人也跟着他回厂里去了。 电线杆下边只剩下了秦俊鸟和苏秋林两个人。 苏秋林气愤地说:“俊鸟,你放心,我一定要把剪短电线的这个人给查出来,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等我把这个混蛋给揪出来,你看我咋样收拾他。”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觉得会是谁剪短的电线呢?” 苏秋林摇摇头,说:“这个我可说不好,不过肯定是跟咱们有过节的人,我想很有可能是蒋新龙那个混蛋找人干的,他看咱们酒厂挣钱了,所以眼红了,就找人把咱们酒厂的电线给剪断了,蒋新龙那个龟儿子就是看不得咱们好过。” 秦俊鸟说:“我觉得不像是蒋新龙找人干的,蒋新龙没有必要这么干。” 苏秋林咬牙切齿地说:“不管是谁,我一定要把这个给找出来,让他现出原形。” 秦俊鸟说:“秋林哥,等电线接好了,你多注意一下厂外的电线,千万不能再让人把电线剪断了,耽误了酒厂的生产。” 苏秋林拍着胸脯说:“俊鸟,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有我盯着,保证没人敢来捣乱。”

下一篇   第426章 不能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