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菜窖里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2章 菜窖里

孟玉双上完厕所后,秦俊鸟又扶着她向屋里走去。孟玉双进屋后坐在炕上等着刘镯子找人来打麻将,秦俊鸟在厨房帮着她把脏衣服都洗了。 可是孟玉双在炕上等了半天刘镯子也没有回来,她有些等急了,说:“俊鸟,你去看看,刘镯子都去了半天了,咋还没有回来。” 秦俊鸟说:“好了,我一会儿就去。” 秦俊鸟把洗完的衣服都晾在上了院子中的晾衣绳上,然后出了院子向刘镯子家走去。 秦俊鸟到了刘镯子家后,看到刘镯子家的大门上了锁,她并不在家里。 秦俊鸟又向燕五柳家走去,平时日刘镯子和燕五柳、孟玉双的关系最好,她不在家里,很可能是去找燕五柳了。 秦俊鸟又向燕五柳家走去,燕五柳家就在村口,当秦俊鸟走到村中的老槐树旁时,他忽然看见武四海从自己家的院子走出来,站在大门口东张西望地向四处看了看。 秦俊鸟怕被武四海看到急忙躲到了一个老槐树的后面,秦俊鸟对武四海没有一点儿好感,反而还有点儿恨他,恨他做对不起石凤凰的事情伤害了石凤凰,秦俊鸟看着武四海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憋什么好屁。 武四海见四处都没有人,就快步向他家院子后的一片空地走去,而且秦俊鸟看到武四海的胳肢窝下还夹着一个行李卷,秦俊鸟知道那片地是武四海家的,地里还有一个很大的菜窖,当初石凤凰跟武四海还没有离婚的时候,秦俊鸟帮石凤凰干活的时候还下去过一次。 秦俊鸟有些好奇,大白天的武四海拿着个行李卷干什么,他在武四海的身后悄悄地跟了上去想看个究竟。 武四海走进了空地来到菜窖口,这时他又向前后左右看了看,秦俊鸟这时急忙躲到了地头的一个草垛后。 在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武四海将菜窖口的盖板打开,钻进了菜窖里。很快武四海又从菜窖里钻出来,然后将盖板盖好。 这一切都被躲在草垛后的秦俊鸟看到了,他发现武四海夹在胳肢窝的行李卷没有了,显然是放在了菜窖里。 秦俊鸟的心里明白了几分,武四海自从跟石凤凰离婚之后就更加无法无天了,这十里八村的小媳妇俏寡妇他睡过不少,听说跟村子里的几个女人也勾勾搭搭不清不楚的,可是村里人谁都没有真凭实据。秦俊鸟将前后的事情一联系起来,心想这个菜窖里一定有什么猫腻。 等到武四海走远了,秦俊鸟走到菜窖口,将盖板打开钻进了菜窖,从菜窖口到菜窖底有一个木梯子,秦俊鸟顺着木梯子下到了菜窖里。 秦俊鸟进到菜窖里之后发现菜窖里点着一盏汽灯,把菜窖里照得亮堂堂的。 菜窖大约有七米见方,东侧堆着白菜土豆萝卜等一些储备过冬用的蔬菜。菜窖的西侧用木板搭了一个简易的床,床上铺的被子正是刚才武四海刚才拿来的。 这个时候,秦俊鸟忽然听到头顶有脚步声,可能是武四海又回来了,秦俊鸟慌忙躲到了两个摞起来的箩筐的后面,这两个箩筐每个都有一米多高,摞起来正好有两米多高,秦俊鸟躲在后面正好能把身子挡住。 菜窖的盖板一开,先是刘镯子钻了进来,武四海紧跟着也钻来了进来。 刘镯子钻进菜窖里后,双腿还没站稳,就埋怨说:“这大白天的你就想干这种事儿,你就不怕让人看见。你把我当成啥了,你想啥时候睡就啥时候睡,我可不是那种没脸皮的女人。” 武四海陪着笑脸说:“我不是等不及了吗,这几天我都快要想死你了。” 刘镯子瞪了他一眼,说:“我们们丑话说在前头,我刘镯子可不是谁想骑就骑的烂货,你想跟我做那种事儿可以,先拿五百块钱来。” 武四海说:“这次咋五百了,上次才三百。” 刘镯子冷笑着说:“你要是嫌多的话,我马上就走,你就跟着那些萝卜白菜折腾去吧。” 武四海想了想,一咬牙说:“五百就五百,谁让我就喜欢你一身的白肉呢。” 刘镯子把手一伸,摊开手掌,说:“废话少说,把钱拿来。” 武四海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厚厚一叠的百元钞票,蘸着唾沫数了五张抽出来交到刘镯子的面前,刘镯子眉开眼笑地接过那五百块钱,眼睛死死地盯着武四海手里的那叠钞票。 武四海看了刘镯子一眼,晃了晃手里的钞票,得意地说:“镯子,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以后有花不完的钱。” 刘镯子把武四海给的五百块钱揣进衣服口袋里,走到木板床前坐下,说:“我要是跟了你,我家那个死鬼咋办,我总不能学潘金莲用砒霜把他给毒死吧。” 武四海把手里剩下的钱又塞回口袋里,说:“谁让你毒死他了,你可以跟他离婚吗?” 刘镯子说:“先不说离婚的事情,你不是要跟我做那种事儿吗,你快点吧,一会儿完了我还得找人去孟玉双家打麻将呢。” 武四海也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在刘镯子白嫩光滑的脸蛋上摸了几下,笑着说:“镯子,村里这么多女人,就属你最勾人了,我一看见你心里就痒痒的,不知道为啥。” 刘镯子一边脱衣服一边说:“你咋废话那么多啊,就跟得了话痨一样,快点脱衣服。” 武四海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很快两个人就都脱光了。 武四海看着刘镯子胸前那两个雪白的肉峰,咕噜咕噜地咽了几口唾沫,迫不及待地伸出双手在上面摸了起来。 武四海摸了一会儿,把嘴凑到刘镯子的脸蛋上舔了起来,刘镯子被他舔得有些受不了了,一把推开他,板着脸说:“别舔了,跟个狗一样,恶心死了。” 刘镯子说完身子一仰躺在木板床上,武四海只好双腿骑在刘镯子的身上,一撅屁股动了起来。 武四海和刘镯子光溜溜的身子就在秦俊鸟的眼前,看着两个人哼哼唧唧地瞎折腾,秦俊鸟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被两个人发现。 大约十几分钟,武四海就不动了,趴在刘镯子的身上大口地喘着气。刘镯子用力地把武四海从她的身上推下来,坐起身子开始穿裤子。 武四海看着刘镯子胸前那两个颤悠悠的肉峰,伸手捏了一下,说:“镯子,你要是能给我生个一儿半女的话,以后我挣的钱全都是你的。你看咋样?” 刘镯子的眼睛一亮,说:“你说的是真话,还是拿好听的话来哄我。” 武四海说:“我啥时候跟你说过假话,我跟石凤凰过了那么多年,她连个蛋都没有给我下过,害得我在村子里都抬不起头来,我这些年在外边找女人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能早日生个自己的孩子吗。” 刘镯子想了想,说:“这事儿你让我想想。” 武四海说:“你还想啥吗?你要是不同意,我可去找冯寡妇了,冯寡妇屁股大,一定能给我生儿子。” 刘镯子冷笑着说:“冯寡妇能给你生儿子才怪呢,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冯寡妇还不一定能看上你呢。” 武四海说:“冯寡妇是啥人,我还不知道,你没看那天打麻将的时候她跟我那个贱样,要是当时没有别人在旁边的话,她都能把我给撕碎吃了。” 刘镯子说:“你以为你是啥东西啊,冯寡妇男人死了这么多年,你听说她跟哪个男人胡来过,她是啥人,我比你清楚,她看起来是挺风骚的,可人家是正经人,你就死了那颗心吧。” 武四海笑着说:“我听你的,我对她死心,我对你可是一片真心啊。” 刘镯子冷哼一声,说:“真心?你也就是趴在我身上折腾我的时候是真心的,等完事提上裤子,你的心早就飞到别的女人身上了。” 武四海说:“镯子,你咋能这么说呢,我是有过不少女人,可是我跟她们也就是玩玩而已,最主要的还是想让她们给我生个孩子。我跟你就不一样了,我是从心里往外喜欢你。只要你能跟你家的那个酒鬼离婚,我马上就跟你结婚,我还在城里给你买一套房子,让你过上城里人的好日子,你看咋样?” 刘镯子说:“你喜欢我,可我不喜欢你,男人是啥东西,我心里清楚,你今天说喜欢我,明天就能说喜欢别人,女人信啥都不能信男人的这张嘴。” 武四海苦笑着说:“就算我再不好,咋也比你那个一天就知道灌马尿的男人强吧。” 刘镯子说:“男人没有几个是好东西,都是一个熊样儿。” 武四海被刘镯子说的哑口无言,只好掏出烟来,点上一根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刘镯子这个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她爬上木梯子钻出了菜窖。武四海在菜窖里收拾了一下,然后穿好衣服,夹着行李卷也钻出了菜窖。 秦俊鸟躲在箩筐后面看了一场床上好戏,害得他下身的那个东西顶起来好半天才软下去。秦俊鸟在确定刘镯子和武四海走远了之后才从菜窖里钻了出来。去分享

上一篇   第41章 香气

下一篇   第43章 当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