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香气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1章 香气

秦俊鸟一看两个人进了屋子,就从水缸后面出来,然后偷偷地从刘镯子家的院墙跳了出来,向自己家走去。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廖大珠和廖小珠早就已经睡着了,秦俊鸟上了炕,拉过被子也不脱衣服就睡了。 第二天秦俊鸟醒来时,廖大珠和廖小珠正在洗脸梳头,他下了炕想去厕所撒泡尿。 这时廖小珠拦住他,她板着脸说:“俊鸟,你跟我说实话,昨天你到底干啥去了?” 秦俊鸟当然不能把昨天的事情告诉廖小珠,他说:“我能干啥,反正不是去干坏事了。” 廖小珠一看秦俊鸟不愿意说,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是不是找哪个野女人去了?” 秦俊鸟苦笑着说:“你咋能这样想呢,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廖小珠撇了撇嘴,说:“你说你是啥人,以前我还以为你是好人,现在看来你也不是啥好货。” 秦俊鸟说:“随便你咋想,我人正不怕影子斜。” 廖小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看我咋收拾你。” 廖小珠说完寒着脸走进了里间屋子,秦俊鸟被廖小珠没头没脑地盘问了一顿,心里也有些气不顺。他气哼哼地走到厕所里,掏出撒尿的家什尿了泡尿,提上裤子后,他没有进屋,直接就去了孟玉双家。 秦俊鸟答应了孟玉双白天要去她家帮她做家里的事情,他当然要说话算话。 秦俊鸟来到刘镯子家时,刘镯子正愁眉苦脸地坐在炕上,灶台里没生火,屋子里也没有热乎气,就像进了冰窖一样。 秦俊鸟看了看刘镯子被他踢伤的那只脚,问:“玉双嫂子,你的脚咋样了,好些没有?” 孟玉双说:“抹了药酒,肿是消了一些,可是碰一下还是钻心的疼。” 秦俊鸟说:“那你吃饭了没有?” 孟玉双没好气地说:“我连路都走不了,咋生火做饭。” 秦俊鸟陪着笑脸说:“玉双嫂子你你想吃啥,我给你去做。” 孟玉双想了想,说:“我想吃鸡蛋羹了,你给我蒸一碗吧。” 秦俊鸟点点头,说:“中,你等着,我去给你弄。” 孟玉双问:“俊鸟,你吃饭了没有?” 秦俊鸟说:“没吃。” 秦俊鸟刚才在家跟廖小珠闹了一些小别扭,连脸都没洗,就更别提吃饭了。 孟玉双说:“正好一会儿咱俩一起吃。” 秦俊鸟先到灶台前把火点着,然后往锅里添了水,很快锅里的水就烧开了。 秦俊鸟给孟玉双打了洗脸水,她洗完脸又把洗脸水端下去倒了,接下来他也把脸洗了。 洗完脸后,秦俊鸟开始给孟玉双煮饭,蒸鸡蛋羹。 就在鸡蛋羹快要好的时候,屋外忽然响起了刘镯子的声音:“玉双在家吗?” 孟玉双一听是刘镯子来了,笑着说:“你在外边鬼叫个啥,跟叫魂一样,我在家呢。” 刘镯子也笑了起来,说:“我不叫一声咋好意思啊,万一你跟哪个男人在炕上正亲热着呢,我冒冒失失地闯进去,你们俩没穿衣服,那多难为情啊。” 孟玉双大声说:“刘镯子,你胡咧咧个啥,还不赶紧进来。” 刘镯子的笑声未落,人已经走了进来,她一看秦俊鸟在厨房里又是生火又是做饭的,愣了一下,说:“俊鸟,你咋跑玉双家里来当火夫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脚伤了,走路干活都不方便,我来帮帮她。” 刘镯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秦俊鸟,秦俊鸟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低下头去。 刘镯子走进屋里,一看孟玉双正坐在炕上,一只脚搭在炕边,脚上又红又肿的,脸色一变问:“玉双,你这脚是咋弄的,咋跟个发面馒头一样。” 孟玉双叹了口气,说:“还能是咋弄的,是被俊鸟那个冒失鬼给踢的。” 刘镯子咂咂嘴,仔细查看了一下孟玉双的脚,说“你咋得罪俊鸟了,他把你的脚给踢成这样了。” 孟玉双说:“我咋知道我啥地方得罪他了,昨晚我正在在村口的树林里解手,俊鸟那个笨货就跟被疯狗咬了一样风风火火地跑了进去,一脚就把我给踢成了这样。” 刘镯子听完孟玉双的话觉得有些不对头,笑着说:“你说你正在解手的时候俊鸟跑了进去,那你身上的家什不都被俊鸟给看光了吗。” 孟玉双自知说漏了嘴,脸上“腾”的就红了。可是话都说出来了,她就是想改口也改不了了,她瞪了刘镯子一眼,说:“你咋那么骚情,三句话不离裤裆里的事儿,当时天黑着呢,我又是蹲在地上的,他啥都看不见,你就喜欢往那歪处想。” 这个时候,秦俊鸟端着蒸好的鸡蛋羹走进屋子,说:“玉双嫂子,饭好了,你吃饭吧。” 孟玉双看了刘镯子一眼,说:“镯子,你在家里吃过饭没有,要是没吃的话,你跟我们们一起吃。” 刘镯子说:“我吃过了,你们吃吧。” 秦俊鸟把桌子端上来,跟孟玉双一起吃了早饭。 吃完饭后,秦俊鸟低头收拾桌子,始终不敢看刘镯子一眼。刘镯子和孟玉双在一起叽里呱啦地说个没完,一会儿你打我我打你的,一会儿又嘻嘻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收拾完碗筷后,秦俊鸟一直忙着在厨房里干活,偶尔也听听两个人在说些啥。 这时听刘镯子忽然说:“我家在县城新买了一个热水器,洗澡可舒服了,哪天你脚好了去我家好好地洗一洗。” 孟玉双说:“我不去。” 刘镯子说:“你为啥不去?” 孟玉双说:“每次我跟你在一起洗澡,你都喜欢摸我,你又不是男人咋对女人这么来劲,我可怕了你了。” 刘镯子笑着说:“我们们都是女人,我摸你两下又不会咋样,你怕我做啥。” 孟玉双说:“要不哪天叫上五柳嫂子,咱们三个人一起洗。” 刘镯子说:“那感情好,到时候我不摸你,我们们两个摸她,五柳嫂子胸前的那两个东西比你我的都大,摸起来感觉好着呢。” 孟玉双抬手在刘镯子的大腿上打了一下,说:“你咋啥话都敢说,俊鸟还在厨房呢,你就不怕他听见。” 刘镯子说:“他就算听见了又能咋,我刘镯子啥都不怕。” 孟玉双岔开话题说:“你来正好,我有件事情想求你帮忙。” 刘镯子说:“跟我你还说啥求字啊,说吧,你想让我做啥。” 孟玉双说:“下次你去县城的时候,帮我给我我家那口子带几件衣服过去,天气冷了,我怕他冻着了。” 刘镯子说:“咋,想你家那口子了吧,晚上一个人睡冷炕的滋味不好受吧。” 孟玉双使劲地在刘镯子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咬着嘴唇说:“我让你胡说,谁说我想他了,我就是怕他冻着了。” 刘镯子疼得叫了一声,说:“你呀,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你不想才怪呢。” 两个人说着又都笑了起来,在炕上你推我我拉你扭成了一团。 秦俊鸟把厨房收拾完了,看到厨房的地上堆着几件脏衣服,就把衣服放到洗衣盆里,打算一会儿帮着孟玉双把这些脏衣服都洗了。 等两个人闹够了,孟玉双说:“镯子,你去找几个人来,我们们打麻将怎么样,我这脚不能走路,我一个人在家闷得要死,咱们玩几把。” 刘镯子点头说:“中,我这就找人去。” 刘镯子说完下炕出了屋子去找人来打麻将。 秦俊鸟打了一水桶水,刚想把水桶里的水倒进洗衣盆里,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一件粉红色的小件东西上,这个东西被压在一件毛衣下面,只露出一条细细的带子。秦俊鸟伸手拿起这个东西,只见毛衣西面露出一个像眼罩一样的东西,秦俊鸟知道这是女人戴在胸前的胸罩,他看过这个东西多少次了。他好奇把那两个圆圆的罩子放在手心里,然后用手轻轻地摸了摸,感觉软绵绵的。秦俊鸟又把它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没想到这个东西上还有一种数不出来的香气,秦俊鸟心想这一定是孟玉双身上的香气,秦俊鸟看着那两个罩子,脑子中想象着它穿在孟玉双的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时候,孟玉双忽然在屋里说:“俊鸟,你进来一下。” 秦俊鸟急忙把手里的胸罩有塞到毛衣下面,然后快步走进了屋里。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叫我有啥事儿啊?” 孟玉双说:“我要上厕所,你扶我一下。” 秦俊鸟说:“我背你去吧。” 孟玉双说:“不用了,厕所又不远,你扶着我去就行。” 秦俊鸟只好走到炕边,扶着孟玉双下了炕,又把孟玉双的一只胳膊搭在他肩膀上,架着她的半边身子向屋外走去。 孟玉双因为一只脚不能走路,所以只有一条腿支撑着身子,不得不将身子紧紧地靠在秦俊鸟的身上来保持身体的平衡,秦俊鸟为了不让孟玉双摔倒,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无意中秦俊鸟的手碰到了孟玉双丰满浑圆的屁股,那富有弹性的肉感让秦俊鸟的心里有种麻麻的感觉。 在扶着孟玉双向外走的时候,秦俊鸟还趁机在孟玉双的身上闻了闻,她的身上同样带着一种香气,而且是跟胸罩上的香气完全一样。 秦俊鸟把孟玉双扶到厕所门口后就停了下来,孟玉双用一只脚一跳一跳地进了厕所,秦俊鸟留在门口等她出来。去分享

上一篇   第40章 帮我买一个

下一篇   第42章 菜窖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