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孝敬三千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09章 孝敬三千

秦俊鸟说:“金宝叔,我这是为小珠好,你千万别把我和小珠扯在一起,小珠还是一个没出嫁的姑娘,弄不好会坏了她的名声的。” 廖金宝说:“俊鸟大侄子,这件事情我以前就跟你说过,那个时候你要是能拿出钱来的话,小珠早就是你的媳妇了,也就不会出苏秋月这档子事情了,弄得你现在在村里人的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秦俊鸟笑了笑,说:“金宝叔,小珠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可我配不上她,这事儿就算了吧,你以后还是不要提这件事情了,我就当你啥都没有说过。” 廖金宝说:“俊鸟大侄子,我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吧,要说在以前你还真不配上我家小珠,那个时候你是个穷光蛋,可现在不一样了,你发了财,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你跟我家小珠也算是郎才女貌,再合适不过了。” 秦俊鸟说:“金宝叔,啥郎才女貌啊,你倒挺有学问的,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上过几天学认识几个字你应该知道,我跟那个‘才’字根本就不沾边。” 廖金宝说:“俊鸟大侄子,有才没才咱们先不说,小珠是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她是个啥样的姑娘你应该知道,你们知根知底,不像是那个苏秋月,她被多少个男人骑过你都不知道,像她那样的下贱货咋能跟我家小珠比呢,你应下这门婚事不吃亏的。”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想把小珠嫁给我,恐怕还有别的心思吧。” 廖金宝笑了说:“俊鸟大侄子,不瞒你说,我要是能有你这么一个财大气粗的姑爷,那我的脸上可就有光了,我看村里人谁还敢瞧不起我,我以后也就不用为钱发愁了,我要把以前输的那些钱全都赢回来。” 秦俊鸟不想再跟廖金宝说下去了,他知道廖金宝之所以想把廖小珠嫁给他,无非就是为了他的钱,秦俊鸟要是真娶了廖小珠,就算再有钱也得让廖金宝给输光了。 秦俊鸟说:“金宝叔,我还要赶着去栗子沟看我妈,有啥话咱们以后再说,天气这么冷,你赶紧回去吧,别冻坏了。” 秦俊鸟说完就向栗子沟村的方向走去,不再搭理廖金宝。 廖金宝看到秦俊鸟走了,有些不甘心地说:“俊鸟大侄子,你别走啊,咱们这件事情还没有说明白呢,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得给我一句痛快话啊。” 不管廖金宝说啥,秦俊鸟都没有回头,他加快脚步,很快就走远了。 秦俊鸟来到了孟水莲住的老屋,他掀开棉门帘走进了屋子里,说:“妈,我来了。” 孟水莲正盘腿坐在炕上抽着烟袋锅,她看到秦俊鸟来了,把烟袋锅在炕席边上磕了几下,说:“俊鸟,你来了,快到炕上坐,炕上热。” 秦俊鸟脱鞋上了炕,说:“妈,我这些天事情太多,没抽出身来看您老,您老可别怪我。” 孟水莲笑了笑,说:“我咋能怪你呢,你干的事情都是正经事,妈虽然老了,可还没有老糊涂。” 秦俊鸟这时从上衣口的袋里掏出一沓钱放到炕上,说:“妈,这是三千块钱,你老收着,留着过年用。” 孟水莲看了一眼炕上的钱,说:“俊鸟,我有钱,这钱你还是拿回去吧,” 秦俊鸟说:“妈,这是我孝敬您的,我今年挣了不少钱,您老就收着吧,留着以后过日子用。” 孟水莲把钱拿起来,说:“那好,既然你孝敬我的,那我收下了。” 秦俊鸟向厨房里看了看,说:“妈,你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家里还缺啥东西吗?” 孟水莲把钱收好,说:“家里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啥都不缺。” 秦俊鸟这时想起刚才路过秦俊鸟家的时候,看到他家的门锁着,顺便问了一句:“妈,俊河现在干啥呢?我刚才咋看到他家的门锁着呢。” 孟水莲说叹了口气,说:“俊鸟,你不提起他还好一些,这一说起来我就发愁,这个俊河真是让人把心都快要操碎了,这个不长进的东西,我上辈子是欠他的。” 秦俊鸟说:“妈,出啥事情了?是不是俊河又在外边惹事了?” 孟水莲说:“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情呢,你二哥他成天在外边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一年到头没见他往家里挣过几个钱,他媳妇这两天正闹着要跟他离婚呢。” 秦俊鸟说:“妈,你知道俊河这半年来都在干啥事情吗?” 孟水莲摇了摇头,含着眼泪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啥事情,自从他不去你的酒厂上班以后,每天都早出晚归的,我几乎都见不到他几面,我也问过他几次在外边干些啥事情,可他啥也不跟我说。” 秦俊鸟说:“妈,俊河他也是个大人了,以后他的事情你还是少管一些,别再把您老气病了,他愿意干啥就让他干好了。” 孟水莲说:“他要是在外边干正经事情我当然不会管他了,可他现在放着酒厂不去上班,整天在外胡扯,早晚得惹出麻烦来。” 秦俊鸟说:“妈,你刚才说二嫂要和俊河离婚,他们为啥要离婚啊?” 孟水莲哭丧着脸说:“还能为啥,还不是为了钱吗,核桃说俊河偷了她五百块钱,可俊河就是死不承认,我看这钱八成是俊河偷的,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你说他不往家里边拿钱也就算了,还偷他媳妇的钱,真是太不像话了。” 秦俊鸟说:“二嫂她人呢?” 孟水莲说:“核桃三天前就回娘家了,我让你大嫂红喜去劝她回来,可她死活就是不回来,我正想着下午的时候去红喜的娘家一趟,把红喜给劝回来呢,你二哥虽说是自作自受,可这个家也不能散了啊,你二哥要是离了婚,打了光棍,那我这张老脸可就没地方放了,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秦俊鸟说:“妈,这件事情不用您老去,天这么冷,路又滑,您老要是摔倒了可咋办啊,下午我去一趟二嫂的娘家,保证把二嫂给劝回来。” 孟水莲说:“这样也好,核桃她现在在你的酒厂上班,她不听别人的话,可你的话她不敢不听。”

上一篇   第408章 旧话重提

下一篇   第410章 不想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