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卖一送一 - 山村如此多娇

第405章 卖一送一

第405章卖一送一 秦俊鸟冷笑几声,说:“这可不好说,天有不测风云,你和你姐夫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说不上哪天报应就落到你们的头上。” 麻铁杆说:“俊鸟兄弟,我知道咱们过去有些误会,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咱们还是把那些事情都忘了吧。” 秦俊鸟恨恨地说:“过去的那些事情你能忘,我可忘不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麻铁杆的脸色一变,说:“俊鸟兄弟,我还要去乡里办事儿,就不陪你说话了。” 麻铁杆说完,拔腿就向村外跑去,一溜烟就没影儿了,狼狈的样子就跟丧家之犬一样。 秦俊鸟没有去追麻铁杆,他现在还不想跟麻铁杆算账,现在对于他来说酒厂的事情最重要,报仇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秦俊鸟快步向村里走去,他走到孟庆生家的大门口,看到孟庆生正弯腰在猪圈里清理猪粪,猪粪散发着臭烘烘的气味,离着老远就能闻到。 秦俊鸟走到猪圈的门口,用手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庆生哥,你忙着呢。” 孟庆生抬起头来,把脸上戴的口罩拿下来,笑着说:“呦,这不是俊鸟兄弟吗,你可是好些日子没来我家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这猪养的咋样了?这些日子肯定没少挣钱吧。” 孟庆生说:“还是老样子,挣几个亲苦钱,撑不死也饿不着,跟你可没法比。” 秦俊鸟说:“庆生哥,啥比不比的,这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人活着知足才能常乐。” 孟庆生说:“俊鸟,你现在腰包鼓了,这眼睛也长到头顶上了,我看你是瞧不上我们们这些人了吧。” 秦俊鸟说:“庆生哥,看你说的,我可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不管到时候我都不会忘本的。” 孟庆生说:“咱们村就属你有能耐,我知道你现在是个大忙人,你现在连那小轿车都开上了,村里人都看着眼红呢。”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就别笑话我了,我有啥能耐你还不知道吗?” 孟庆生说:“俊鸟,你不在你那酒厂里挣大钱,咋跑到我这里来闻猪粪味儿,你是不是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向猪圈里看了几眼,说:“庆生哥,你这猪圈里还有猪吗,我想买头猪,你给我挑一头膘肥的。” 孟庆生好奇地说:“俊鸟,你买猪干啥呀?” 秦俊鸟说:“我买猪当然是留着吃了,我知道你养的猪膘肥肉厚,咬一口都流油,别人养的猪都赶不上你养的猪好吃。” 孟庆生说:“你别跟我说笑话了,你一个人咋能吃得了一头猪呢,你要是真想吃肉的话,就去食杂店买几斤就好了,别在这里拿我寻开心。” 秦俊鸟说:“庆生哥,刚才都怪我没把话说清楚,我买这猪可不是我一个人吃,我买猪是给全酒厂的工人吃的。” 孟庆生说:“是这样啊,你说话也没个谱儿,上来就说要一头猪,我还以为你一个人要吃一头猪呢,这一头大肥猪你就是吃上一年也吃不完啊。” 秦俊鸟说:“庆生,你这猪圈里还有几头猪啊,给我挑一头,带病的猪我可不要啊。” 孟庆生说:“看你说的,我孟庆生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从来不干那种缺德的事情。”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这里哪头快要出栏了,我们们酒厂可有一百多口人呢,一定要够吃才行。” 孟庆生说:“俊鸟,你今天来巧了,我这里正好有头肥猪就要到出栏的日子了,毛重三百多斤,够你们厂里的那些工人饱饱地吃一顿了。” 秦俊鸟说:“那好,我就要这头猪了,哪天我带人过来把猪杀了。” 孟庆生说:“那咱们可说定了,我就把这头猪给你留下了。” 秦俊鸟说:“这头猪你先替我养着,等我来杀猪的那天再把买猪的钱给你。” 到了腊月二十二这一天,秦俊鸟带着苏秋林、许志光、二猛子、锤子他们几个人来到孟庆生家杀猪了。 秦俊鸟把买猪的钱给了孟庆生,孟庆生把手指伸进嘴里蘸了一口唾沫数了一遍,然后笑呵呵地把钱收好了。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好事做到底,帮我们们把猪杀了吧。” 孟庆生说:“好吧,今天我也算是卖一送一了,卖一头猪送你们一刀。” 秦俊鸟笑了笑,说:“庆生哥,你咋能送我们们一刀呢,我们们又不是猪。” 锤子接话说:“庆生,你的嘴也太损了,骂人还拐弯抹角的,你以为我们们都是傻子啊,听不出你话里的弯弯绕来。” 孟庆生嘿嘿笑几声,说:“我说错了还不成吗,我的意思是说送给猪一刀。” 秦俊鸟说:“庆生,咱们还是赶紧杀猪吧,我们们给你打下手。” 孟庆生说:“那好,你们把猪抬到院子里的案板上,我去拿杀猪刀。” 秦俊鸟他们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猪的四条腿绑上,然后把猪抬到了孟庆生家院子里的案板上,这个案板是孟庆生平时杀猪时用的。 几个人把猪放到案板上,猪知道自己的小命不长了,拼命地挣扎着,嘴里发出刺耳的叫声。 孟庆生拿着杀猪刀走到案板前,嘴里边念念有词的,就跟和尚念经一样。 锤子看着孟庆生神神叨叨的样子,有些不耐烦地说:“庆生,你这是干啥呢,咋嘀嘀咕咕的,就跟中了邪一样,你倒是快点儿杀啊,我们们可都等着吃猪肉呢。” 孟庆生白了锤子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懂啥,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天生的吃货,我这是给自己赎罪呢。” 锤子说:“你赎啥罪啊,你啥的是猪又不是人,你要是下不去手的话,把刀给我,我来杀。” 这时寒光一闪,孟庆生手起刀落,一刀就让猪断气了,鲜血从猪的伤口处汩汩涌了出来。 到了第二天就是腊月二十三小年了,秦俊鸟在酒厂的食堂里摆了十几桌酒席,让工人们好好地饱餐了一顿,这一头大肥猪让工人们吃的干干净净的,就连猪尾巴都没剩下。

上一篇   第404章 咸鱼翻身

下一篇   第406章 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