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先赢是纸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91章 先赢是纸

第391章先赢是纸 秦俊鸟说:“付大哥,我也想多结识一些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可我们们那里是穷山沟,根本没啥生意人,都是一些土里刨食的庄户人,我就是抱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 付老板说:“俊鸟兄弟,咱们能认识就说明咱们有缘分,这俗话说的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咱们出门做生意就应该互相照应着,以后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的难处就是我的难处,到时候只要兄弟你言语一声,我这个做大哥的一定鼎力相助。” 秦俊鸟说:“付大哥,我也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兄弟我虽然没啥太大的本事,不过大哥你要是有用得着兄弟我的地方,兄弟我一定尽全力帮你。” 付老板说:“俊鸟兄弟,咱们都是生意人,这做生意表面上看起来是挺风光的,其实这里边的难处只有咱们自己知道,生意人帮生意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只有互相帮助,咱们的生意才能越做越大。” 秦俊鸟点头说:“付大哥,你说的有道理,自从开了这个酒厂之后,我就没睡过几天安稳觉,就连做梦都在想酒厂的事情。” 付老板说:“做生意就是这样,谁都不可能一口气吃成个胖子,我也是从苦日子里挨过来的,我当初下海的时候更惨,有一次我在南方做外贸生意,让两个人外国人给骗了,身上连吃饭的钱没有了,差点儿没饿死在大街上。” 秦俊鸟说:“付大哥,没想到你过去也遇到过这么多的沟沟坎坎,看来这干啥事情都可能一帆风顺啊。” 付老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人活这一辈子,谁都有走麦城的时候,做生意就是这样子,你把生意做大了,成大款了,别人都高看你,要是你把生意做赔了,成了穷光蛋了,人家连瞧都不会瞧你一眼的。” 陈金娜这时插话说:“付老板,咱们今天是来吃饭的,不提过去那些糟心的事情了,咱们现在就要开开心心地过日子,这样过去的那些苦才没有白吃啊。” 付老板端起酒杯,说:“金娜说的对,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它了,来,咱们干一杯。” 秦俊鸟知道陈金娜为啥不愿意说过去的事情,因为她有一段不太光彩的过去,付老板肯定不知道陈金娜过去做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过秦俊鸟不会把陈金娜的事情告诉付老板的,毕竟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陈金娜成了有钱人了,也不会再干那些坑蒙拐骗的事情了,他也就没有必要揭人家的短了。 秦俊鸟端起酒杯和付老板碰了一下杯,两个人一起把酒杯里的酒都喝掉了。 陈金娜说:“付老板,一会儿咱们吃完饭了,找个地方乐呵一下咋样?” 付老板想了想,说:“我这个人不喜欢唱歌也不喜欢跳舞,我就喜欢搓麻将,要不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搓几圈麻将咋样。” 陈金娜高兴地说:“好啊,难得付老板你有这个心情,咱们也别找啥地方了,就去我家里吧,我家有麻将,也有地方,你要是玩累了就在我家休息。” 付老板笑着说:“等咱们吃完饭了就去你家搓麻将,一定要多玩几圈,我都好几天不摸麻将了,我这手都有些痒痒了。” 陈金娜说:“付老板,今天保证让你玩个痛快,你想玩几圈就玩几圈,你就是玩一个晚上都没问题。” 付老板说:“我倒是想玩一个晚上,可我们们现在是三缺一啊。” 陈金娜说:“这还不简单吗,一会儿我再找一个朋友过来,这样人手不就够了吗。” 三个人吃完饭后,就开车来到了陈金娜的别墅。 陈金娜打电话叫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女人的名字叫梅玉洁,是做服装生意的。梅玉洁的浑身上下都是名牌,虽然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可是打扮得妖里妖气的,不知道好的还以为她是那种做皮肉生意的女人呢。 梅玉洁来了之后,看到付老板也在陈金娜的家里,媚声说:“付老板,我都约了你好几次了,可你就是不给我面子。” 秦俊鸟听着梅玉洁的声音,觉得骨酥肉麻,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付老板说:“梅老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我那些天真的太忙了,实在是抽不开身来。” 梅玉洁说:“付老板,我知道我做的是小生意,你根本就瞧不上眼,所以才不搭理我的。” 付老板苦笑着说:“梅老板,你可千万不能这么想,我可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不信你可以问陈老板。” 陈金娜说:“梅姐,你就别埋怨付老板了,付老板是啥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人家可是正经人,你把你那一套还是收一收吧,别看到个男人就胶水一样黏上去,人家付老板可不吃这一套。” 梅玉洁说:“金娜妹子,你说话也太不留口德了,把我说的好像那种不正经的女人一样。” 陈金娜笑着说:“梅姐,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从里到外哪一点像正经女人啊,我要是付老板,我也不敢跟你走太近了,就怕到时候黏上了甩都甩不掉。” 梅玉洁抬手轻轻地打了一下陈金娜的胳膊,咬着嘴唇说:“你这个死丫头,嘴上也没个把门的,当着别人的面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啊,一会儿看我咋样收拾你。” 付老板这时咳嗽了几声,说:“金娜,我看咱们还是搓麻将吧。” 陈金娜不跟梅玉洁说笑了,她把桌子放好,把桌布铺上,然后把麻将从盒子里倒了出来,四个人“稀里哗啦”地搓起麻将来。 秦俊鸟以前跟大甜梨她们在一起玩过几回麻将,虽然不是玩的很好,不过还能勉强凑合,陈金娜他们三个人玩的都比秦俊鸟好,一看就是老手。不过梅玉洁的手气不太好,还没玩上十把,她已经一连给别人点了好几炮了。 梅玉洁有些丧气地说:“不知道今天这是咋了,我的手气咋这么臭啊,这才刚开始玩就给你们点炮,要是照这么打下去,我还不得把身上的钱输个一干二净啊。” 陈金娜说:“这才刚开始玩,你不用担心,先赢的是纸,后赢的才是钱呢。”

下一篇   第392章 玩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