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没出息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8章 没出息

廖大珠回来时天已经黑了,秦俊鸟和廖小珠已经吃完了晚饭。 廖小珠问:“姐,你吃过饭没有?” 廖大珠说:“我在乡里的饭馆吃过了。” 廖小珠笑着说:“秦家厚带你下馆子吃的啥好东西啊?” 廖大珠说:“也没吃啥好东西,就是吃了点儿海鲜。” 廖小珠的眼睛一亮,有些羡慕地说:“海鲜?咱们棋盘乡这个穷山沟沟咋还有卖海鲜的地方吗?” 廖大珠得意地说:“当然有了,是昨天新开的一个饭馆,老板叫个什么蒋新龙,在南方挣了大钱回来,说啥要带动家乡的经济发展,就在乡里开了个大饭馆,听说饭馆开业的时候乡长都去捧场了。” 秦俊鸟一听廖大珠说到蒋新龙,心里“咯噔”一下子,蒋新龙居然在乡里开了饭馆,看来他是不打算走了。 秦俊鸟明白蒋新龙留在棋盘乡的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苏秋月,看来蒋新龙不把苏秋月弄到手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秦俊鸟想到这里,心里头有些火烧火燎的,他担心苏秋月跟蒋新龙会旧情复燃,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蒋新龙那个小子有机可趁。 秦俊鸟决定晚上趁着天黑到苏秋月家看看情况,他打定主意后跟廖大珠和廖小珠说了个谎,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苏秋月家。 到了苏秋月家后,秦俊鸟没有着急进去,他小心翼翼地在苏秋月家的周围转悠了几圈,在确定没啥意外情况后,才爬上苏秋月家后院的院墙翻进了她家的院子。 秦俊鸟之所以没有敲门正大光明地走进去,他就是想看看苏秋月留在娘家到底在干些啥事情,会不会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来。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进了后院,后院还有一间屋子的灯亮着,屋子的窗户上挡着窗帘,两个长长的人影映在窗帘上。 秦俊鸟知道这间屋子是苏秋林的媳妇孟梧桐批作业和备课用的,屋子里的人影应该是苏秋林和孟梧桐。孟梧桐每天都忙到很晚,怕影响苏秋林和孩子睡觉,所以就让苏秋林把后院这间放杂物的屋子收拾出来,做了她在家里的办公室。秦俊鸟跟孟梧桐不是太熟,就是在结婚的时候见过她一次,不过孟梧桐是个很好看的女人。 院子里忽然吹过一阵冷风,秦俊鸟打了一个寒颤,他向四处看了看,发现孟梧桐的屋子旁是一个马棚,秦俊鸟快步走到马棚里,靠在一根冰冷的木桩上,想避一避直往骨头缝里钻的冷风。 这时,秦俊鸟看到有一束光柱照射在他脚尖前的地面上,秦俊鸟逆着光柱照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马棚的一根横梁正好插进了孟梧桐的屋子的土墙里,因为天长日久,横梁周围的黄土都剥落了,在横梁的旁边正好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光柱就是从小窟窿里透出来的。 秦俊鸟走到横梁旁,踮起脚尖向小窟窿里看去,正好能清楚地看到孟梧桐屋子里的情况。 只见屋子里孟梧桐坐在写字台前正在看书,苏秋林走到她背后伸出手在背后抱住了她,笑着说:“梧桐,别看了,咱早些睡吧。” 孟梧桐回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说:“你又想做那种事了吧,没出息。” 苏秋林把手挪到孟梧桐高耸的肉峰上摸了几下,说:“我咋没出息了,你去问问,哪个男人不想跟自己的媳妇做那种事儿,要说没出息,全天下的男人都没出息。” 孟梧桐用力地打了苏秋林的手一下,说:“你要想碰我也行,先去洗脸刷牙,还有把你下身的那个东西也洗干净了。” 苏秋林有些扫兴地说:“每次我想跟你亲热,你都让我洗这洗那的,麻烦死了,等咱们亲热完了,我再洗还不行吗。” 孟梧桐瞪了他一眼,说:“不行,你要是不愿意洗的话,今晚就别想碰我。” 苏秋林一脸无奈地说:“好,我听你的,我去洗还不行吗。” 苏秋林只好松开孟梧桐,一脸不情愿地出了屋子,留下孟梧桐一个人在屋子里。孟梧桐放下手里的书,一边脱着外衣一边上了炕,等苏秋林回来时,孟梧桐已经把衣服裤子全都脱掉了,身上只穿着衬衣衬裤。 苏秋林一看孟梧桐这个样子,迫不及待上了炕,动作麻利地脱光了衣服裤子。 孟梧桐见苏秋林脱光了衣服,身子仰面躺在了炕上,苏秋林一撅屁股将身子压在了孟梧桐的身上。 孟梧桐闭上眼睛,轻声说:“秋林,你轻点,小心让别人听到。” 苏秋林说:“你怕啥,这后院除了咱俩没别人,咱俩就算鼓捣出再大的动静来,也不会有人听到。” 孟梧桐说:“灯还亮着呢,你把灯先灭了再弄。” 苏秋林说:“就让灯亮着吧,要不弄完了还得开灯,再说黑灯瞎火的弄着也不舒坦。” 孟梧桐不在说话,把脸扭到一边。苏秋林先是把孟梧桐的衬衣撩了上去,隔着胸罩耍弄了一会儿她的肉峰,然后把她的胸罩脱掉,张嘴在她的肉峰上又吸又咬的,等到孟梧桐的身子轻轻地扭动起来,苏秋林一看时机成熟了,一伸手拉掉孟梧桐的衬裤和裤衩,缓缓地挺进了她的身体。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在炕上哼哼唧唧的光景,浑身滚烫就被开水浇过一样难受,下身的东西都快要把裤子给顶破了。 十几分钟后,苏秋林紧绷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同时剧liè地抖了几下,随后苏秋林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趴在孟梧桐白花花的身子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孟梧桐推了苏秋林一下,说:“好了,你也弄完了,快下去吧。” 苏秋林只好从孟梧桐的身上爬起来,穿上裤衩,下炕出了屋子。 苏秋林走到院墙前,拉下裤衩掏出撒尿的家什向墙上撒了一泡尿,然后提上裤衩快步又走回了屋子里。 孟梧桐正坐在炕边用手纸擦着下身,一对丰满雪白的肉峰随着她手上的动作颤悠着,苏秋林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孟梧桐的肉峰,一脸猴急地说:“你先别急着擦,我还没有弄够呢,我都一个多月没碰你的身子了,你让我再来一回吧。” 孟梧桐没好气地说:“你都弄了一次了,咋还要弄啊,你就没个够啊?” 苏秋林说:“这种事情咋有够吗?男人只要这个东西还能用,就没有够,除非不行了。” 孟梧桐把苏秋林的手从自己的肉峰上拿开,板着脸说:“你别弄了,明天我还要给学生上课,我累了。” 苏秋林有些急了,说:“你不让我弄,咱们咋生儿子吗?” 孟梧桐看着苏秋林说:“生啥儿子?” 苏秋林笑着说:“咱俩虽说有个女儿,可是咱爸咱妈想让咱两再生个儿子,咱家是三代单传,他们不想在我这里断了后。” 孟梧桐说:“这都啥年月了,你爸你妈咋还满脑子的封建思想,我可是老师,这要是再生一个,我们们可就是超生了,你让我在学校还咋有脸教学生。” 苏秋林说:“我能有啥办法,咱爸那天都跟我急了,说我要是再不给他生个孙子,他就把我赶出这个家,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孟梧桐说:“我又不是生孩子的机器,咋,他想要孙子,我就得给他生,他也太霸道了吧。” 苏秋林说:“你咋能这样说咱爸呢,咱爸是有些重男轻女,可我们们村的老人不都这样吗,都是过去的老脑筋。” 孟梧桐说:“你要是愿意生你自己生,反正我不生。” 苏秋林苦笑了一下,说:“看你这话说的,没有你,我咋生吗?” 孟梧桐说:“你爱咋生咋生,反正我不生。” 孟梧桐说完,气呼呼地拉过一条被子盖上身上,把脸扭到了一边不再搭理苏秋林。 苏秋林拉了一下孟梧桐身上的被子,笑着说:“梧桐,你就再让我弄一次吧,你过几天就要去县里学习去了,这一走就要一个多月,你让我这些天可咋过呀。” 孟梧桐说:“你爱咋过咋过,跟我没关系。” 苏秋林说:“那我听你的还不行吗,你说不生儿子就不生儿子,你别不理我呀。” 秦俊鸟心里暗自好笑,这个苏秋林平日里看起来说一不二挺风光的,到了媳妇的炕头上没想到也这么没出息。 孟梧桐忽然坐起身来,睁大眼睛看着苏秋林,说:“你说的话当真?” 苏秋林看着孟梧桐那一对颤悠着的肉峰,喉结动了几下,说:“我啥时候跟你说过假话,其实我也不想生孩子,都是我爸我妈整天在我耳边唠叨,你也得体谅一下我的难处吧。” 孟梧桐笑着说:“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我就让你再弄一次,就一次,你可不能得寸进尺。” 苏秋林一听孟梧桐同意了,高兴地说:“我知道了,我的能耐你还不知道吗,一次两次还行,再多我可就不行了。” 孟梧桐啐了他一口,说:“你那点儿能耐还好意思说出来,你快点弄吧,弄完了我还要睡觉呢。” 苏秋林趴在孟梧桐的身上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事情,直到彻底不行了才从孟梧桐的身上下来。 孟梧桐看苏秋林弄完了,打了个呵欠,说:“我睡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苏秋林伸手将灯拉灭了,说:“弄这两次我也累了,睡吧。”去分享

上一篇   第37章 太不要脸了

下一篇   第39章 追人踢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