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78章 一根绳上的蚂蚱

第378章一根绳上的蚂蚱发布时间:2013-05-28 秦俊鸟说:“让她去村里边散散心也好,你生孩子的这些天都是她身边照顾你,她又是洗尿布又是做饭的,也够难为她的了。” 廖大珠把孩子抱在怀里,说:“俊鸟,你找小珠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没啥事情,我就是过来看看,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忙厂里的事情,也没顾得上过来看看你和孩子。” 廖大珠微笑着说:“我和孩子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说:“大珠,眼看着就要入冬了,过几天我找几个村里人把这房子好好地维修一下,这样冬天的时候屋子也能暖和一些,你们三个人就不用受冻了。” 廖大珠说:“俊鸟,这房子挺好的,我看你就别花那个钱了。” 秦俊鸟说:“这可不成,咱们山里的冬天冷着呢,要是把你和孩子冻坏了,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到时候让我咋向家厚交代啊。” 廖大珠说:“我看这屋子挺严实的,到了冬天只要多烧些柴禾,应该不会太冷的,修不修都是一个样。” 秦俊鸟急着要去跟廖小珠见面,根本没心思跟廖大珠扯闲篇,他说:“大珠,这个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过几天我就找人,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廖大珠说:“俊鸟,你以后要是有闲工夫的话就过来坐一坐。” 秦俊鸟点头说:“我会常来看你们的。” 秦俊鸟说完出了廖大珠的屋子,然后穿过院门,快步向村子里走去。 十几分钟后,秦俊鸟来到了唐瞎子的老屋门口,他看到屋里的灯亮着,他知道廖小珠正在屋子里等他。 秦俊鸟推门走进了厨房,他看到厨房的锅灶下边有火,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正在冒着热气。 秦俊鸟走进了屋子里,他看到廖小珠正坐在炕上嗑瓜子,瓜子皮扔了满地。 廖小珠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把手里的瓜子扔到炕上,一脸不高兴地说:“俊鸟,你咋才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你倒好磨蹭了这么长时间才来。” 秦俊鸟急忙解释说:“小珠,你别生气,雪霏今天回来了,我跟她随便拉了几句家常,所以来晚了,你就别跟我计较了。” 廖小珠有些酸溜溜地说:“你跟那个陆雪霏到底是啥关系啊?你一口一个雪霏的叫着,叫得倒挺亲热的。” 秦俊鸟低声下气地说:“小珠,你就别揪着不放了,我来晚了是我的不对,我向你认错还不成吗。” 廖小珠没好气地说:“我看你对那个陆雪霏到底是挺热心的,你是不是觉得她是个大学生,人又长得好看,所以想打她的主意啊?” 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在廖小珠的胸脯上摸了一把,陪着笑脸说:“小珠,我和她啥关系都没有,你就别疑神疑鬼了,你现在咋变得这么小肚鸡肠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廖小珠撅起小嘴,撒娇说:“俊鸟,从现在开始你的心里只能有我,不能想别的女人,你要是敢想别的女人,让我知道的话,我就把你裤裆里的那个家什剁下来喂狗。” 秦俊鸟吓得脸色大变,双腿下意识地加紧了,有些紧张地说:“小珠,我不会想别的女人的,你这一个姑奶奶我都伺候不过来,我哪还有心思去想别的女人啊。” 廖小珠咯咯笑了几声,然后伸手在秦俊鸟的脸上捏了几下,说:“算你说了句良心话,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你要是敢对我三心二意的,看我咋样收拾你。” 秦俊鸟把伸手进来廖小珠的裤腰里,嘿嘿笑了几声,说:“在你收拾我之前,我先好好地收拾一下你,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廖小珠说:“你的厉害我早就领教过了,就你那点儿能耐还想收拾我,看我不把你整治地服服帖帖的。” 秦俊鸟说:“那咱们就好好比试比试,看咱俩谁先求饶。” 廖小珠说:“好啊,你有啥能耐就使出来吧,就你那半斤八两,我才不怕呢。” 两个人搂在了一起,嘻嘻哈哈地在炕上翻滚起来,疯狂地在对方的身上摸索着、抚弄着,很快两个人就把对方的衣服给脱光了,秦俊鸟拉过一条被子盖在两个人的身上,两个人在被窝里狠命地动了起来。 经过一番ji烈的较量之后,秦俊鸟和廖小珠都停下来不动了,两个人都累的满头大汗,“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秦俊鸟眼睛看着天棚,心里却有深深的失落感,不知道为啥,每次跟女人弄完了之后,他都有这种感觉。 两人在炕上躺了很久,廖小珠忽然开口说:“俊鸟,我要是怀上孩子咋办啊?” 廖小珠的这个问题难住了秦俊鸟,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更何况两个人昨晚才睡在一起,现在提这个问题有些为时尚早,就算廖小珠真的怀上了,也得一个月以后才能确定。 秦俊鸟侧过脸看了廖小珠一眼,说:“咱们昨天晚上才在一起,你不会这么快就怀上孩子的。” 廖小珠一脸忧虑地说:“我是说万一我以后怀上你的孩子咋办啊?咱们没名没分的,那孩子可就成了野种了。”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看你说的,孩子咋能是野种呢。” 廖小珠说:“俊鸟,到时候我要是真怀上你的孩子了,你可得认这个孩子啊,你要是不认这个孩子,那可就害了我了。” 秦俊鸟在廖小珠那雪白丰满的胸脯上摸了几下,说:“小珠,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你把身子都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人了,我不会不认账的。” 廖小珠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就怕我真的怀上了你的孩子。” 秦俊鸟说:“要是你真的怀上我的孩子了,那咱们就结婚,我明媒正娶,保证让你风风光光地进门。” 廖小珠笑着说:“谁说我要嫁给你了,你也不看看你是啥德性,你想娶我可没那么容易。” 秦俊鸟说:“反正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你要是不嫁给我的话还能嫁给谁啊,咱们两个人现在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都别想跑了。”

上一篇   第377章 二男一女

下一篇   第379章 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