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太不要脸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7章 太不要脸了

秦俊鸟摇头说:“我不能脱衣服,这种事情可不能乱来。” 三十多岁的女人无奈地笑了笑,说:“像你这种男人我见得多了,还是让我们们两个给你表演个节目吧,等我们们两个演完了,你就敢乱来了。” 三十多岁的女人身子平躺在床上,双腿大方地一叉,双腿中间的诱人风景一览无遗。 秦俊鸟急忙把脸转过去,心想这个女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这个时候,那个年纪小一点的女人走到三十多岁的女人身边,伸出一只手在女人丰满浑圆的肉峰上摸了起来,而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肉峰上摸了起来。 两个女人声音忽高忽低地叫了起来,秦俊鸟被她们哼哼唧唧的叫声叫得心里直痒痒,就像有很多蚂蚁在里面乱爬一样。 年纪小的女人看着秦俊鸟,笑着说:“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们们一起玩啊?” 秦俊鸟没有说话,看着两个人很享受的表情,他的喉咙动了动,胸膛也开始起伏起来。 年纪小的女人看秦俊鸟似乎有些动心了,手上停了下来,她爬到床上,双腿骑在三十多岁的女人身上,双手一只手抓住一个三十多岁女人的肉峰,在两个肉峰上轻轻地揉捏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很配合地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 一开始秦俊鸟还真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这两个女人在一起瞎捣鼓,可他毕竟是男人,禁不住这两个女人的诱惑,他偷偷地用眼睛的余光瞟着两个女人,想看看她们究竟能弄出什么花样来。他一看不要紧,两个女人白花花的身子一下子就把他的目光给吸住了,他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快。 年轻一点的女人在三十多岁的女人的两个肉峰上耍弄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干脆趴下身子低下头去,一张嘴把肉峰上的那个肉疙瘩含在嘴里吸溜了起来。 秦俊鸟看到这里,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下身的东西早就高高地昂起头来。 三十多岁的女人歪着头,脸上露出一种很陶醉的样子,双眼眯缝着,身子不停地微微抖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男人惊慌的喊声:“快跑,公安局的人来了。” 秦俊鸟一听是公安局的人来了,吓得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儿,心想如果这个时候公安的人闯进来的话,自己就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那两个女人也吓得够呛,屁滚尿流地从床上下来开始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房间外随即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秦俊鸟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快步走到门口,一开门跑了出去。 房间外,好几个光着身子的男人向洗浴中心的后院跑去,秦俊鸟也跟着这些人向洗浴中心的后院跑去。 洗浴中心的后院是一个小旅馆,这几个光着身子的男人一跑进去,把旅馆的女服务吓得双手捂住眼睛大叫。 秦俊鸟在小旅馆里转悠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偏门,他在偏门里向外面张望了一下,看外面没有公安局的人,放心地从偏门里出来,偏门正对着一条很僻静的小巷,小巷的尽头就是新河镇的大街。 秦俊鸟沿着小巷向大街的方向走去,虽然他现在很想回到洗浴中心去看看孟庆生这么样了,可是他不敢回去,怕万一孟庆生和牛老板被公安局的人抓到了,自己要是回去就等于自投罗网。 秦俊鸟在走到一个垃圾箱前时,忽然听到从垃圾箱后面有人叫了一声:“俊鸟,我在这呢。” 秦俊鸟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向垃圾箱后面看去,只见孟庆生光着身子蹲在垃圾箱的后面,一脸尴尬地看着他。 秦俊鸟走过去说:“庆生哥,你咋在这里蹲着呢。” 孟庆生冻得浑身直哆嗦,苦着脸说:“先别说这个了,你赶紧去给我找几件衣服,我现在光着屁股呢,这大冷的天,我实在挺不住了。” 秦俊鸟说:“你等着,我马上去给弄衣服去。” 秦俊鸟跑到大街上找了一家服装店,挑了几件孟庆生能穿的衣服,给了钱后又跑回巷子里。 孟庆生穿上秦俊鸟给他买的衣服,长出了一口气,抱怨说:“他奶奶的,这个牛老板真不是个东西,我还以为他会带我们们来什么好地方,没想到是带我们们找这些卖屁股的女人来了。”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咋也光着身子跑出来了,你是不是跟那两个女人做那种事情了?” 孟庆生说:“我根本就没碰那两个女人,是那两个女人非要扒我的衣服,她们刚把我的衣服脱光,公安局的人就来了。幸亏我跑得快,要不就像牛老板一样被公安局的人抓去了。” 秦俊鸟一愣说:“你说牛老板被公安局抓去了?” 孟庆生说:“牛老板的房间就在门口,公安局的人进去第一个抓到的就是他,活该他挨抓,这个老色鬼,敢把我们们往这种地方带,就该让他尝尝蹲班房的滋味。” 秦俊鸟心有余悸地说:“庆生哥,我们们下次可不能来这种地方了,这里的女人太不要脸了。” 孟庆生说:“是啊,她们连男人的衣服都敢扒,还有啥事情她们不敢做的。” 秦俊鸟说:“牛老板被公安局的人抓了不会有啥事儿吧?” 孟庆生说:“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抓进去也就是罚款拘留几天,牛老板在新河镇的关系多,很快就能出来的。” 秦俊鸟说:“咱们两个要是被公安局抓进去,这种事情要是传到村子里,那咋俩在村里可就没脸见人了。” 孟庆生说:“是啊,今天的事情就你我知道,千万不能对别人说起,一个字都不行。” 秦俊鸟说:“我知道,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会烂在肚子里的。” 秦俊鸟跟孟庆生回到屠宰场后把牛老板被公安局抓走的事情告诉了屠宰场的人,让他们赶紧想办法把牛老板捞出来。 因为这时已经天黑了,所以秦俊鸟和孟庆生在新河镇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两个人开着拖拉机回到了龙王庙村。 秦俊鸟回到家时正好是中午,廖小珠正一个人坐在饭桌旁吃饭。 廖小珠一看是秦俊鸟回来了,笑着说:“俊鸟哥,你回来的正好,我去给拿碗筷。” 秦俊鸟看廖大珠不在家,问:“小珠,咋就你一个人吃饭,你姐去啥地方了?” 廖小珠说:“我姐跟秦家厚去乡里了。” 秦俊鸟说:“他们去乡里干啥去了?” 廖小珠说:“算了不说他们了,他们爱干啥干啥,又不碍你的事情。” 秦俊鸟说没有再多问,廖小珠说的没错,人家男女之间的事情的确跟他没有啥关系。 廖小珠给秦俊鸟拿了碗筷,两个人面对面的吃起饭来。 吃晚饭后,秦俊鸟帮着廖小珠把碗筷端了下去,然后又去外面劈了一会儿木头。 劈完木头后,秦俊鸟觉得有些口渴,就走进屋里想倒杯水喝,他一进屋就看见廖小珠蹲在炕上,背靠着墙,双手捂着肚子一脸很痛苦的样子。 秦俊鸟看到廖小珠这个样子,关心地问:“小珠,你这是咋了,是不是病了?” 廖小珠说:“我没事儿,就是肚子难受,一会儿就好了。” 秦俊鸟说:“肚子难受,是不是吃饭的时候吃啥不干净的东西了?可我跟你吃的是一样的东西,我咋就没啥事儿呢。” 廖小珠摇摇头,说:“没有,菜饭都是我自己做的,干净着呢。” 秦俊鸟不解地问:“那你这是咋了?怪吓人的。” 廖小珠说:“我没啥事儿,你不用管我。” 秦俊鸟说:“你都这个样子了,我咋能不管你吗?要不我带你去栗子沟的张大夫家,让他给你看一看。” 廖小珠白了他一眼,说:“我没病,让张大夫看啥。” 秦俊鸟说:“你看你都疼成啥样了,还敢说你没病。” 廖小珠说:“我就是没病,我看是你有病,你有傻病。” 秦俊鸟说:“小珠,身体要紧,你还是听我的,别硬扛着了,去让张大夫给看看吧。” 廖小珠气鼓鼓地说:“你知道个啥,我这不是病,我这是那啥来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一头雾水地问:“啥那啥来了,你把话说明白点儿,我脑子笨,听不出你来说的啥意思。” 廖小珠瞪了他一眼,说:“那啥来了就是那啥来了,你穷问个啥?” 秦俊鸟说:“那啥到底是啥东西啊?你就直接告诉我吧,别让我猜了,我猜不出来。” 廖小珠一脸无奈地看着秦俊鸟,咬着嘴唇,说:“那啥来了就是女人一个月来一次的那个东西来了,这回你听明白了吧。” 秦俊鸟这时才明白过来,他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尴尬地看着廖小珠,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廖小珠说:“你这回知道我没病了吧。” 秦俊鸟本是好意,看着廖小珠难受的样子,秦俊鸟还以为她是得了什么病,谁知道廖小珠是那个东西来了,看来有时候好心不一定就是好事。 秦俊鸟低声说:“既然你没病,我就放心了。” 秦俊鸟说完就逃也似地出了屋子,随后廖小珠也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直奔厕所而去。去分享

上一篇   第36章 好地方

下一篇   第38章 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