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女人热炕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44章 女人热炕

两个人来到了大甜梨家,大甜梨的哥哥和嫂子都不在家里,看样子是到别的村子走亲戚去了。 进到大甜梨的屋子后,大甜梨从橱柜里拿出两瓶包装精美的洋酒,然后又拿了两个玻璃杯子。 大甜梨笑着说:“俊鸟,这两瓶洋酒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的,我放在家里边一直都没舍得喝,今天咱们两个人把这两瓶酒都喝光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那两瓶洋酒,说:“梨子姐,这洋酒可贵着呢,要不我去酒厂里拿几瓶丁家老酒吧。” 大甜梨说:“啥贵不贵的,就算再贵也是酒,咱们还是把这两瓶洋酒喝了吧,要不然我留着这两瓶酒也没啥用,这酒酿出来就是给人喝的。”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梨子姐,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大甜梨去厨房做了两个下酒菜,两个人坐到饭桌前,大甜梨把酒瓶的瓶盖打开,给秦俊鸟先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又给她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大甜梨端起酒杯,抿嘴说:“俊鸟,咱们两个人先干一杯。” 秦俊鸟也端起酒杯,跟大甜梨碰了一下酒杯,爽快地说:“梨子姐,咱们干了。” 两个人同时把酒杯里的酒喝干了,大甜梨虽然是个女人,可是性格跟男人差不多,直爽泼辣,喝酒更是豪爽,一口就喝干,绝不拖泥带水的。 秦俊鸟说:“梨子姐,其实这洋酒也没啥特别的,一股子怪味儿,我看还不如我们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好喝呢,我就不明白现在的城里人为啥都喜欢喝这种洋酒。” 大甜梨拿起一瓶洋酒的酒瓶看了几眼,笑着说:“俊鸟,你说的没错,这洋酒是没啥特别的,可是现在的人都觉得外国人的东西好,就是那外国的月亮都比中国的圆,你能有啥办法。” 大甜梨这时仔细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眉头紧锁着,似乎是在为啥事情发愁。 大甜梨放下手里的酒瓶,好奇地问:“俊鸟,我看你愁眉不展的,你是不是有啥烦心的事情啊?” 秦俊鸟叹了口气,苦笑着说:“我没啥烦心的事情,咱们还是喝酒吧。” 大甜梨说:“俊鸟,你要是有啥烦心的事情就跟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啥。”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挺好的。” 大甜梨用带有同情的语气说:“俊鸟,其实我早就听我哥说过你的事情了,你媳妇苏秋月跑了,你现在是一个人过日子,哪个男人摊上这种事情心里都不会好受的,在我的面前你就别装了。” 大甜梨的话说到了秦俊鸟的痛处,他勉强笑了笑,说:“梨子姐,我原本打算要跟你说这件事情的,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也就不用我再说了。” 大甜梨又给秦俊鸟到了一杯酒,说:“俊鸟,我劝你还是想开一些,这世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她苏秋月又不是天上的仙女,她走了,你还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女人,就凭你现在的条件,你想找啥样的女人还找不到啊,她苏秋月有啥了不起的。” 秦俊鸟说:“我现在还不想找女人,我现在只想把酒厂的事情搞好,其他的事情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大甜梨拍了拍秦俊鸟的肩膀,宽慰他说:“俊鸟,男人要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人这一辈子谁都会遇到几件倒霉糟心的事情,这没啥大不了的,咬咬牙就挺过去了。” 秦俊鸟说:“梨子姐,咱们还是别说那些事情了,你把我找来不就是要跟我喝酒吗,咱们还是继续喝酒吧。” 秦俊鸟和大甜梨一直喝到了天黑,两瓶洋酒已经见底了,两个人都喝得酒酣耳热的。 这个时节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大甜梨把炕烧得很热,两个人又喝了很多酒,秦俊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热的难受,额头上的汗珠比豆粒还大。 秦俊鸟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皱了一下眉头,说:“梨子姐,这屋子里太热了,我出去凉快一下。” 大甜梨的脸上也流着汗,她拉了秦俊鸟的胳膊一下,说:“俊鸟,你要是觉得热,就把衣服脱了,你可不能这个时候到外边去,外边天气冷,你这样出去,一冷一热,会得病的。”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我听你的。” 秦俊鸟把外衣脱掉了,又把里边的毛衣也脱掉了,只穿着一件贴身的衬衣,这样他就觉得好多了,身上没有刚才那么热了。 大甜梨这时也把外边的衣服都脱掉了,她只穿了一件紧身的秋衣,她那两个人滚圆饱满的肉峰把秋衣高高地顶起来,就连里边胸罩的轮廓都能看得很清楚,那两个膨大的东西几乎都要顶破秋衣冲了出来。 秦俊鸟看着大甜梨那两个高高隆起的肉峰,肚脐眼下边一阵燥热,心跳开始急剧加速。 大甜梨似乎也察觉到秦俊鸟的眼神在盯着她的胸脯,她故意把胸脯挺了挺,她本来是想吸引秦俊鸟的目光,反而把秦俊鸟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急忙把目光移到别处,脸上红的就跟猴屁股一样。 大甜梨这时问:“俊鸟,你媳妇不在的这些日子,你是咋过来的?” 秦俊鸟说:“还能咋过,以前是咋样过的,现在还咋样过。” 大甜梨媚笑着说:“你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媳妇在的时候和你媳妇不在的时候能一样吗,你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身边又没有女人,你一个人咋解决那种事情啊。” 秦俊鸟有些难为情地说:“梨子姐,你喝多了,我就让你刚才的话是在胡说。” 大甜梨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我没有喝多,我现在很清醒,我刚才也不是在胡说。” 秦俊鸟当然知道大甜梨说话的用意了,她明摆着是在勾引秦俊鸟。 秦俊鸟有些心慌意乱地说:“梨子姐,天已经黑了,这酒也喝完了,我该回家去了。” 秦俊鸟说完拿起衣服要往身上套,大甜梨急忙把他手里的衣服抢下来,说:“俊鸟,我不让你走,你留下来陪我一个晚上吧。” 秦俊鸟说:“梨子姐,我咋能留下来呢,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那我成啥人了。” 大甜梨说:“俊鸟,不管你今天说啥我都不会让你走的。” 大甜梨这时把秋衣脱了下来,然后又把胸罩的卡扣解开,她那两个如芒果般的肉峰就呈现在了秦俊鸟的眼前,肉峰的中部微微下垂,形成了优美的弧线,到了顶端,又优雅地翘了起来。 秦俊鸟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浑身上下变得滚烫,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大甜梨猛地一下把秦俊鸟仰面推到在炕上,然后爬到了他的身上…… 早晨天刚蒙蒙亮秦俊鸟就醒了,他想坐起来,可是腿上却被东西压着,他根本动不了。 秦俊鸟掀开被子看了一下,只见大甜梨的一条雪白丰腴的大腿正压在他的腿上,他轻轻地把大甜梨的腿从他的身上拿下去,然后看了一眼睡在他身边的大甜梨,大甜梨睡的正香,嘴里微微发出一阵鼾声。 大甜梨的身上光溜溜的,身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红一块的痕迹。 秦俊鸟低头向自己的身上看了看,他的身上也是一丝不挂,肩头都是牙印,一看就是大甜梨咬的。 秦俊鸟觉得脑袋就像要裂开了一样疼,他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大甜梨昨晚非常疯狂,她恨不得把秦俊鸟给吞到肚子里,幸亏秦俊鸟身强力壮,不然的话早就累死在她的肚皮上了。 秦俊鸟知道大甜梨太需要一个男人了,她已经离婚很长时间了,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那种没男人的难受滋味可想而知,如今有了秦俊鸟。 秦俊鸟看着大甜梨那丰满的身体,想起昨晚两个人在炕上翻滚交叠时的情景,脸上一阵滚烫。 秦俊鸟向窗外看了看,天刚放亮,村里人这个时候都还没有起来,他得趁这个时候快些离开大甜梨家,要是再过一段时间,左邻右舍都起来了,要是看到他从大甜梨家走出来,肯定会说瞎话的,寡妇门前是非多,虽然他现在是一个光棍汉,可是他不想坏了自己的名声。 秦俊鸟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然后下炕穿鞋,悄悄地离开了大甜梨家。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许志光已经起来了,他正拿着拖布在客厅里拖地。 看到秦俊鸟走进来,许志光问:“秦大哥,你昨晚你没回来睡啊?” 秦俊鸟顺口编了一个瞎话说:“我昨晚在酒厂睡的。” 许志光说:“秦大哥,我看你眼圈有些发黑,是不是昨晚在厂里没咋睡好啊?” 秦俊鸟只好顺水推舟,打了一个哈欠,说:“我昨晚睡的晚了一些,最近厂里的事情比较多,我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许志光说:“秦大哥,那你快回屋里再去睡一会儿,这天还早着呢。” 秦俊鸟说:“志光,那我回屋了。” 秦俊鸟昨晚着实有些累坏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后又睡了两个小时才起来。去分享

上一篇   第343章 好自为之

下一篇   第345章 于家老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