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亲了又亲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4章 亲了又亲

秦俊鸟回家后心里一直不踏实,一想到苏秋月还住在娘家,还有蒋新龙那个家伙在她身边阴魂不散,他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晚上吃完饭后,廖大珠说要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东西就走了,秦俊鸟知道她买东西是假,想跟秦家厚见面才是真。 家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廖小珠,廖小珠躲在里间屋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秦俊鸟则躺在外间屋子的炕上望着天棚出神,脑子里想着苏秋月在松林里对他说过的那些话,心里头非常不是滋味,他忽然觉得自己娶了苏秋月是个错误。虽然苏秋月长得如花似玉,熟透了的身子就像水蜜桃一样,一掐都能掐出水来,可是她的心里根本没有秦俊鸟,秦俊鸟体味到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是一种很痛苦的事情。 就在秦俊鸟苦恼万分的时候,廖小珠从里间屋子里走出来,笑着说:“俊鸟哥,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 秦俊鸟的目光仍然停留在顶棚上,应付差事地说了句:“好看。” 廖小珠一看秦俊鸟有意在敷衍她,有些不高兴地说:“你看都没看,咋就知道好看。” 秦俊鸟无奈,只好把目光从棚顶移动廖小珠的身上,他这一看,眼睛就直了,喉咙不由自主地动了几下。 廖小珠穿着一件紧紧贴在身上的衣服,而且衣服很短,勉勉强强能遮住她的小腰,而真正让秦俊鸟眼睛冒火的是衣服的领子在前胸处开的很大,廖小珠那两个雪白浑圆的肉峰几乎是半露在外边,衣服把两个肉峰裹得很紧,挤出一道深深的肉沟,让人看了心里头有种痒痒的感觉。 秦俊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下身的东西也在蠢蠢欲动。 秦俊鸟直勾勾地看着廖小珠那两个露头的肉峰,舔了舔嘴唇,说:“小珠,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就跟城里的姑娘一样好看。” 廖小珠得意地说:“这件衣服是秦家厚给我姐买的,他说香港的电影明星都穿这种衣服,你看我穿上像电影明星吗?” 秦俊鸟咽了几口唾沫,眯缝着眼睛说:“像,你穿上了比那些电影明星都好看。” 廖小珠被秦俊鸟夸得心花怒放,在秦俊鸟的面前轻轻地转了一个圈儿,说:“那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你家秋月嫂子好看。” 秦俊鸟想都没想,说:“当然是你好看了。” 廖小珠忽然走到炕边坐在秦俊鸟的身旁,看着他说:“俊鸟哥,秋月嫂子不让你碰她的身子,你要是想女人了可咋办?” 秦俊鸟没想到廖小珠会问出这个问题来,秦俊鸟面红耳赤地看着廖小珠,想了想好一阵子,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很想说,想女人了能咋办,当然是得忍着,可是当着廖小珠的面他又有些说不出口。 廖小珠笑着说:“俊鸟哥,我知道心里特别想女人,其实男人想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要是想得实在受不了了,我可以帮你。” 秦俊鸟的脸上有些微微发烫,他坐起身来说:“这种事情你咋能帮我,这话你可不能乱说。” 廖小珠说:“我咋不能帮你,你忘了,我也是个女人。” 秦俊鸟说:“这种事情可不是别的事情,不是说帮就能帮得了的。” 廖小珠把身子向秦俊鸟的身边挪了一下,挺起她高耸的胸脯说:“俊鸟,你真是个笨鸟,我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咋还不明白呢。” 秦俊鸟说:“我又不是傻子,你说的话我咋不明白。” 廖小珠忽然把身子靠在秦俊鸟的身上,跟他脸对脸地说:“你既然明白,那你亲我一口。”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白里透着红的脸蛋,嘴唇动了几下,廖小珠的脸蛋非常诱人,就像刚熟透了的苹果一样,让人看着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秦俊鸟苦笑着说:“你越说越不像话了,我咋能亲你呢,男人可不能随便亲女人的,弄不好会出事的。” 廖小珠白了他一眼,撇撇嘴说:“能出啥事,电视里和电影里的那些男演员经常亲那些女演员,也没见他们出过什么事儿,你胆子咋这么小啊?” 秦俊鸟说:“他们那是在演戏,跟你说的不是一回事儿。” 廖小珠说:“咋不是一回事儿,你就当是在跟我演戏好了。” 秦俊鸟为难地说:“小珠,你别逼我了,这种事情我真的做不出来。” 廖小珠有些不高兴地说:“我现在让你亲,你要是不亲的话,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 廖小珠说完把脸蛋凑到了秦俊鸟的嘴边,秦俊鸟看着廖小珠光滑白嫩的脸蛋,心里头微微动了一下。秦俊鸟正在犹豫是亲还是不亲,谁知廖小珠忽然脸贴到了秦俊鸟的嘴唇上,秦俊鸟就是不想亲也不行了。 秦俊鸟只觉得廖小珠的脸皮软软的滑滑的,还带着一种淡淡的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的香气,让人闻了之后就舍不得把嘴从她的脸上移开了。 廖小珠顺势把身子扑进秦俊鸟的怀里,一双手紧紧地搂住秦俊鸟的脖子,嘴里小声说:“俊鸟哥,你抱抱我……” 秦俊鸟被廖小珠刺激得全身血流加快,双手不由自主地向廖小珠的身上摸去。当秦俊鸟的手触碰到廖小珠的身体时,廖小珠的身子忽然轻轻地扭动了几下。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那丰满滚圆的肉峰,心里头就跟被小虫子咬了一样麻麻痒痒的,廖小珠眯缝着眼睛,轻咬着嘴唇说:“俊鸟哥,我身上难受……” 秦俊鸟没等廖小珠把话说完,就把自己的嘴唇贴在了廖小珠的嘴唇上,双手向廖小珠的肉峰抓去,廖小珠僵硬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任由秦俊鸟在她的身上揉捏抚摸着。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冯寡妇的声音:“俊鸟在家吗?” 秦俊鸟急忙放开廖小珠,用手擦了擦嘴上的口水,应声说:“我在家呢。” 廖小珠也急忙站起身来,快步走进里间的屋子。 这时候,冯寡妇推门走进来,笑着说:“俊鸟,我有个事情要求你帮忙?” 秦俊鸟笑了笑,说:“婶子,有啥事情你就直说,我能帮上忙的就一定帮,啥求不求的。” 冯寡妇向里间的屋子看了看,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她说:“这个事情我不太好说出口,还是到我家去说吧。” 秦俊鸟说:“那好吧,婶子,就到你家里去说。” 秦俊鸟跟着冯寡妇去了她家里,一进她家的屋子,他就看到炕边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陆雪霏,另一个就是上次给冯寡妇画画的乔楠。 陆雪霏和乔楠一看秦俊鸟走进来,同时站了起来。 冯寡妇给秦俊鸟介绍两个人说:“这个是城里来咱们龙王庙小学支教的大学生陆雪霏,这个是陆雪霏的同学乔楠。” 陆雪霏大方地伸出手来,笑着说:“你好。” 秦俊鸟也伸出手去跟陆雪霏握了握手,说:“你好,陆老师。” 握手的一刹那,秦俊鸟感觉到陆雪霏的手非常软也非常滑,摸起来手感非常好,他真想就这么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放开了。 陆雪霏说:“你就叫我雪霏吧,我现在还是一个没毕业的学生,老师这个称呼我担当不起。” 陆雪霏说完把手缩了回去,秦俊鸟也只好意犹未尽地把手收了回来。 冯寡妇说:“雪霏说的对,你就叫名字吧,这样显得不生分。” 这时乔楠走到秦俊鸟的面前,笑眯眯地说:“你好,我叫乔楠。” 秦俊鸟憨笑着说:“你好,我叫秦俊鸟。” 乔楠说:“我早就听冯婶说过你,她说你人不错。” 冯寡妇接过话茬说:“是啊,俊鸟可是个大好人,村里人有什么事情求他,他都愿意帮忙,大家伙都说他就是我们们村的活雷锋。” 秦俊鸟被冯寡妇夸的都有些不好意了,低下头说:“婶子,啥雷锋不雷锋的,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冯寡妇很有眼色地说:“俊鸟,眼下有事情想让你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 秦俊鸟慷慨地:“婶子,啥忙?你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 冯寡妇犹豫了一下,显然有些说不出口,最后她一咬牙,说:“事情是这样的,乔楠最近跟她的对象吹了,可是乔楠发现自己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她不想要这个孩子,想在咱们乡把这个孩子打掉,可是乡里的卫生院说必须得有她的男人签字才给做人流,她都跟那个男人吹了,你让她上哪找男人去,所以我想请你帮忙,装一回她的男人。” 秦俊鸟听完冯寡妇的话后看了看乔楠,乔楠正在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他急忙避开乔楠的目光,有些为难地说:“婶子,这种事情我咋帮忙啊,我又不是她的男人,我去签字那乡里的卫生院能相信吗?” 冯寡妇说:“乡里的卫生院我有亲戚在那里,我都安排好了,你只要去签个字就行了,没人会查问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秦俊鸟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他有些不情愿地说:“婶子,你容再我想想。” 冯寡妇说:“那好,俊鸟,你再好好想想。”去分享

上一篇   第33章 洗裤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