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洗裤衩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3章 洗裤衩

秦俊鸟从厨房里走出来,快步走到苏秋月的门口敲了几下门,大声说:“爸,秋月吃饭了。” 苏显奎在屋里应了一声,说:“知道了。” 秦俊鸟又向苏秋林的屋子走去,他刚走到苏秋林的门口,就看到蒋新龙狼狈不堪地走进了院子,他的身上和脑袋上脸上全都沾满了骚烘烘的尿水,蒋新龙一边走一边破口大骂:“这谁是干的,别让我抓到他,我扒了他的皮。” 秦俊鸟看着蒋新龙的倒霉样,差点没笑出来,他用手捂住鼻子,皱着眉头,瓮声瓮气地说:“这是啥味道啊,咋一股子屎臭烘烘的尿味儿。” 蒋新龙一看秦俊鸟,恨得咬牙切齿地说:“我问你,这是不是你干的?” 秦俊鸟瞪了他一眼,说:“这种事情可不能胡说啊,红口白牙的,你可不能诬赖好人,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是我干的。” 蒋新龙气急败坏地说:“这个家里头,别人不会干这种事情,肯定是你干的。” 秦俊鸟冷笑着说:“你咋知道这个家里头别人不会干这种事情,这个家里头恨你的人多了,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 这时候,苏显奎从苏秋月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一看到蒋新龙的样子,吓了一跳,说:“新龙,你这是咋了,咋跟掉进粪坑里了一样。” 蒋新龙哭笑不得地说:“显奎叔,不知道你家里头谁这么恨我,趁在我上厕所的时候把一桶尿全都倒在我身上了,你看看。” 苏秋月这时也跟在苏显奎的身后走了出来,她一看到蒋新龙满身尿水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蒋新龙一看苏秋月也笑话他,更是恼羞不已,脸都变成了铁青色。 苏显奎走到蒋新龙的面前,用手捂着鼻子,说:“这到底是谁干的,咋能这么对新龙呢,这味道太难闻了,我还是带你去洗一洗吧。” 苏秋林听到院子里几个人的说话声,也好奇地从屋子里出来,看到蒋新龙的样子后,苏秋林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捧腹大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苏显奎瞪了苏秋林几眼,骂了句:“这个败家的玩意儿,笑啥笑,人家都这样了,你咋还幸灾乐祸。” 就在苏显奎带着蒋新龙去洗身上的尿水的时候,苏秋月她妈已经把饭菜做好端上桌了。 秦俊鸟、苏秋月、苏秋林三个人坐在堂屋里的饭桌旁坐好,就等着人齐了好吃饭。 苏秋月她妈一看苏显奎不在饭桌旁,问:“秋月,你爸去哪了,咋不来吃饭呢?” 苏秋林趴到他妈的耳边,笑着嘀咕了几句,他妈听后,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说的是真的?” 苏秋林点点头说:“是真的,这种事情我咋能说瞎话。” 苏秋月她妈解气地说:“活该,这个蒋新龙居然还有脸来咱家,也该让他吃点苦头。你爸那个老东西也是的,他咋能要蒋新龙的钱呢,他就不脸红吗。” 苏秋林说:“要不咱们先吃吧,别等我爸了,他的眼里现在只有那个蒋新龙。” 秦俊鸟说:“还是等一等咱爸吧,我去叫他。” 苏秋月她妈说:“不用等了,那个老东西钻钱眼里去了,为了钱连老脸都不要了,我们们吃我们们的,最好把菜都吃光了,让他喝西北风去。” 几个人吃完饭后,秦俊鸟帮着苏秋月收拾碗筷,秦俊鸟是新女婿上门所以当然要好好地表现一下了。 碗筷刚收拾过去,苏显奎和蒋新龙就走了堂屋。几个人一看蒋新龙的样子差点又笑出来。 原来,蒋新龙被秦俊鸟倒了一身尿水之后,跟着苏显奎去房里洗了个澡,把一身的尿骚味儿洗掉。 洗完澡后,他那一身被尿水浸湿的西装穿不了了,苏显奎就给他找了一套他自己的衣服,苏显奎长得瘦小枯干,而苏显奎的身材比较高大,苏显奎的衣服穿在蒋新龙的身上就跟大人穿小孩的衣服一样,看起来非常滑稽。 苏显奎一看几个人吃完了,气哼哼地说:“吃饭也不等着我,不把我当成这家人了是咋的。” 苏秋月她妈话冷笑了一声,里有话地说:“你不是有钱了吗,家里的粗茶淡饭我怕你看不上眼了,跟我们们吃不到一起去。” 苏显奎瞪了她一眼,说:“死老婆子,你少拿话来挤兑我,你不给我饭吃,我自有吃饭的地方。” 苏显奎说完向院外走去,蒋新龙跟在苏显奎的身后,说:“显奎叔,正好我也没有吃饭,我们们去乡里吃咋样?” 苏显奎回头看了蒋新龙一眼,笑着说:“好啊,我们们去乡里下馆子。” 蒋新龙说:“我有车,坐我的车去吧。” 苏显奎看了他老婆一眼,故意气她说:“坐着小轿车去吃饭,这顿饭一定能吃得舒坦。” 苏显奎跟着蒋新龙坐上他的小轿车去了乡里,秦俊鸟和苏秋月在家里跟她妈和苏秋林闲聊了一会儿,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秦俊鸟看了一下时间,说:“秋月,我们们该回去了。” 苏秋月说:“你先回去吧,我在家里住几天,帮我妈干几天活,等活干完了我就回去。”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苏秋月,来的时候苏秋月没有说过她要在娘家住,现在突然说要留下来住几天,而且半路又杀出来一个对她贼心不死的蒋新龙,这让秦俊鸟有些不放心。 苏秋月她妈说:“秋月,你就跟俊鸟一起回去吧,家里也没啥活要干的。” 苏秋月说:“妈,你刚出院不久,需要有人照顾,就这么回家我不放心。” 苏秋月她妈一看苏秋月坚持要留下来,只好说:“那好吧,你就留下来住几天,不过可不能住的时间太长,你跟俊鸟新婚不久,你要是在娘家住时间长了别人会说闲话的。” 苏秋月说:“妈,我知道了。” 秦俊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回了家。 秦俊鸟到家后,刚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就看见廖大珠和廖小珠正在洗衣服,廖小珠一看秦俊鸟回来了,笑着说:“俊鸟哥,你回来了。” 秦俊鸟说:“回来了。” 廖小珠向秦俊鸟的身后看了看,不见苏秋月的身影,问:“俊鸟哥,秋月嫂子咋没回来啊?” 秦俊鸟说:“你秋月嫂子要在娘家住上几天,过些日子就回来。” 廖小珠点点头,说:“我们们正在洗衣服,你有啥衣服要洗的没有?” 秦俊鸟想了想,说:“我没啥要洗的。” 廖小珠说:“俊鸟哥,跟我你还客气啥,你要是有啥要洗的就拿过来,我给你洗。” 秦俊鸟笑着说:“我不会跟你客气的,我真没啥要洗的。” 廖小珠说:“你说没啥洗的,那你放在被子下面的是啥东西。” 秦俊鸟一听廖小珠说起被子下的东西,脸一下子就红了,被子下的东西是昨晚秦俊鸟换下来的贴身穿的大裤衩,他原本打算今天要洗的,因为跟苏秋月一起回娘家,所以还没来得及洗。 秦俊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被子底下没啥东西。” 廖小珠盯着他说:“真没啥东西?” 秦俊鸟说:“真没啥东西。” 廖小珠从洗衣盆里捞出一条红艳艳的大裤衩,高高地举起来,笑着说:“俊鸟哥,你看这是啥东西。”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手中举着的自己的那条红裤衩,他的耳根子都红了,他真想找个地缝马上钻进去。 秦俊鸟尴尬地低下头,小声说:“小珠,那又不是啥好东西,你举着它干啥,还不赶紧放下。” 廖小珠说:“让我把它放下也行,你以后有啥要洗的东西一定要告诉我,我来给你洗。” 秦俊鸟说:“中,你快把它放下吧。” 廖小珠这才把手中的红裤衩放下,继续洗着衣服。 秦俊鸟把自行车停好,然后走到柴堆旁拿起斧子开始劈木头,劈了一会儿,他觉得有些热了,就把外衣脱掉,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廖小珠见了,连忙去拿了一条毛巾送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哥,给你毛巾。” 秦俊鸟从廖小珠的手里接过毛巾,有些诧异地看着廖小珠,心想这太阳难道是从东边出来的,廖小珠的性格秦俊鸟非常了解,她可是从来不轻易干这种伺候人的事情的,现在不仅给他递毛巾,而且还给他洗裤衩,她这变化的也太快了。 秦俊鸟拿起毛巾在额头上擦了擦,眼睛盯着廖小珠,总觉得廖小珠有些不对劲。 廖小珠说:“俊鸟哥,你喜欢吃什么,晚上我给你做。” 秦俊鸟想了想说:“我爱吃倭瓜,你就做倭瓜吧。” 廖小珠说:“那好,我就给你做倭瓜。” 廖大珠忽然在旁边咳嗽了几声,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廖小珠和秦俊鸟,笑着说:“那我不爱吃倭瓜咋办?” 廖小珠瞪了她一眼,咬着嘴唇说:“你不爱吃就饿着。” 廖大珠叹了口气,说:“看来我这个姐姐还不如别人。” 廖小珠抿嘴笑着说:“姐,你说话咋阴阳怪气的,你咋不如别人了,我知道你爱吃蕨菜,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一会儿我就给你做。” 廖大珠眉开眼笑地说:“不错,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去分享

上一篇   第32章 使坏

下一篇   第34章 亲了又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