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不辞而别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29章 不辞而别

这一天吕建平又来了,他一进屋子就对麻铁杆说:“铁杆,你把秦俊鸟放了吧,现在就放。” 麻铁杆愣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吕建平,好像不认识他一样,说:“姐夫,咋能把他放了呢,你不是说要把他送到监狱里让他蹲监狱的吗。” 吕建平说:“昨天高怀民高副乡长找过我了,他让我把秦俊鸟放了,他说秦俊鸟是乡里的民营企业家,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就把事情捅到县里去,你应该知道那个高怀民大有来头,平时就是咱爸都得让他三分,咱们要是得罪了他,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麻铁杆有些不甘心地说:“姐夫,咱们不能就这么放了秦俊鸟,要是把他放了的话,以后咱们同样没有好日子过,这可是放虎归山啊。” 吕建平说:“铁杆,高怀民向我保证过了,只要咱们放了秦俊鸟,以后秦俊鸟绝对不会找咱们的麻烦的。” 麻铁杆将信将疑地说:“姐夫,那个高怀民说的话能信吗,他才来棋盘乡几天啊,一个小小的副乡长有啥了不起的,他咋说也是咱爸的下级,我就不信他能掀起多大的浪来。” 吕建平说:“铁杆,你听我的话保准没错,这件事情不能再闹下去了,你都把秦俊鸟这小子打成这个样子了,心里的气也应该出了,我们们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了,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麻铁杆咬着牙说:“姐夫,就是把秦俊鸟这小子抽筋剥皮大卸八块也难解我心头之恨,这次就先放过这小子,以后有机会我再收拾他。” 吕建平说:“铁杆,你走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这几天你找个地方躲一躲,最好少露面。” 麻铁杆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那好,姐夫,我先走了。” 麻铁杆走之前恶狠狠地瞪了秦俊鸟几眼,恨不得能把一口把秦俊鸟吞到肚子里。 麻铁杆和吕建平说的话秦俊鸟都听到了,他知道他马上就要从这个屋子里出去了,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过到头了。 让秦俊鸟有些困惑的是高怀民咋会为他说话呢,他跟高怀民虽说没啥深仇大恨,不过他和高怀民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他知道高怀民一直在打苏秋月的主意,所以对高怀民一直都怀有敌意,而高怀民也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高怀民到棋盘乡来当乡长也是冲着他来的,这次他落到吕建平和麻铁杆的手里,正是高怀民落井下石的好机会,他完全可以跟吕建平和麻铁杆勾结在一起,给他强加一个罪名,然后把他送到监狱里关上几年,这样高怀民就好对苏秋月下手了。可是高怀民并没有跟吕建平和麻铁杆同流合污,还让吕建平把他放了,这就让秦俊鸟有些想不通了。 吕建平把秦俊鸟的手铐打开,这个时候秦俊鸟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想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走路了,他的身子骨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吕建平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俊鸟兄弟,让你受苦了,以前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接你的人马上就到了。” 秦俊鸟此时虽然恨不得把吕建平给撕碎了,不过他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跟吕建平动手了。吕建平的心还算没有坏透,他比麻铁杆强一些,这几天都是他给秦俊鸟送水送饭的,要没有他,秦俊鸟早就饿死了。 秦俊鸟没有说话,只是用冷厉的目光看着吕建平,吕建平被他看得浑身一哆嗦,慌忙避开了他的眼神。 就在这个时候,苏秋林和二猛子走了进来,两个人看到秦俊鸟被打得伤痕累累的样子都吓了一跳,要不是秦俊鸟勉强冲着两个人笑了笑,两个人差点儿就没认出来他。 两个人走到秦俊鸟的身边把他搀扶起来,然后架着他的胳膊,慢慢地把秦俊鸟搀扶出了屋子。 临走前,秦俊鸟回过头来,用尽全身力气,意味深长地对吕建平说了一句:“我不会忘了这里的。” 吕建平听后脸色变得很难看,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恐惧。 苏秋林和二猛子想把秦俊鸟送到乡里的医院去,可是秦俊鸟坚决不同意,他执意要回家去,两个人没办法,只好雇了一辆车送他回家去。 在回家的这一路上秦俊鸟没有说一句话,苏秋林和二猛子也没有问他这几天到底是咋过的,他们知道秦俊鸟现在伤势很重,想让他好好休养一下。 回到家后,二猛子帮着苏秋林把秦俊鸟架到了屋里,然后把他扶到床上躺下。 秦俊鸟满身都是伤口,有的伤口都已经流脓了,二猛子怕秦俊鸟得破伤风,急忙跑出去给他找大夫了。 秦俊鸟回到家里后一直都没有看到苏秋月,他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被警察带走了这么多天,一直音信全无,如今他回来了,按照常理苏秋月肯定会问长问短的,可是她连面都没露。 秦俊鸟用微弱的声音问:“秋林哥,秋月咋不在家里啊?” 苏秋林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俊鸟,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咋样跟你说才好。” 秦俊鸟看到苏秋林的表情有些不对,知道肯定出了啥事情,说:“有啥不好说的,你就实话实说好了。” 苏秋林叹了口气,说:“俊鸟,你被警察带走的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个音信,把秋月给急坏了,她怕你出啥事情,前天一个人去乡里打听你的消息,可是她从乡里回来后我就发现她的情绪有些不对,我问她打听到你的情况没有,可她啥也不说,谁知道昨天她的人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封信给你。” 秦俊鸟的身子顿时一颤,脑袋里“嗡”的一声响,他颤巍巍地伸出右手,表情痛苦地说:“信在哪里?快给我看看。” 苏秋林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信封交到秦俊鸟的手里,说:“这就是秋月给你的信,昨晚我把村里村外都找遍了,可就是不见秋月的影子,这个秋月也太不像话了,咋能扔下这个家不管,一个人就这么走了呢。”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