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使坏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2章 使坏

蒋新龙一看秦俊鸟怒气冲冲地走进来,自知理亏,只好放开苏秋月。 秦俊鸟目光冷厉地盯着着蒋新龙,双拳紧握,骨节发出“咯”“咯”的响声,秦俊鸟恨不得一拳头把蒋新龙打个满脸花,可是当着苏秋月的面,他又不好发作,只能强忍着怒火。 秦俊鸟给苏秋月解了围,苏秋月不仅不领情,反而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来干什么,你刚才是不是在偷听我们们说话。” 秦俊鸟承认说:“我刚才是偷听你说话了,可是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担心你,怕你出什么意外。” 苏秋月板着脸,冷冷地说:“我一个大活人能出啥意外,你以后少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让人心里觉得恶心。” 秦俊鸟连忙解释说:“秋月,我这可是都为你好,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 苏秋月瞪起一双杏眼,逼视着秦俊鸟说:“好人心?你的心是好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早就把你们这些男人给看透了。” 秦俊鸟一脸无可奈何地说:“秋月,我不管你心里咋想,反正我问心无愧。” 苏秋月不再搭理秦俊鸟和蒋新龙,转身向家里走去。 蒋新龙随即跟上去,死皮赖脸地说:“秋月,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你一直都没有忘了我,我不会就这么放弃你的,我一定要让你回心转意。” 苏秋月头也不回,就跟没听到蒋新龙说的话一样。 秦俊鸟狠狠地瞪了蒋新龙几眼,恨不得拿大粪把他的嘴给堵上。 苏秋月回到家里后,一头扎进了自己没结婚时住的房间,然后把房门一关,一个人在里面生闷气。 秦俊鸟没有去触她的霉头,他直接去了厨房帮苏秋月她妈打打下手,干些切菜和面的活计。 蒋新龙虽然热脸贴了苏秋月的冷屁股,不过他的脸皮还是够厚的,硬是赖着不走,他拎着一大堆的补品走进厨房,笑着说:“婶子,你还认识我不,我是新龙啊,我来看你老人家了。” 苏秋月她妈一看是蒋新龙,把脸一沉,没好气地说:“你还来我家干啥,赶紧给我出去,要不我可要放狗了。” 蒋新龙尴尬地说:“婶子,你别放狗啊,我知道我以前有不对的地方,我今天来就是向你和显奎叔赔罪的,当初是我不对,我不该脑子一热就扔下秋月一个人走了。” 苏秋月她妈冷哼了一声,说:“你现在说这些话已经晚了,秋月已经结婚了,你以后别再来找她了。” 蒋新龙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他说:“婶子,原先我家里穷,我怕我娶了秋月会委屈她,所以我才去南方挣钱的,现在我有钱了,你看。” 蒋新龙一边说着一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了厚厚的一叠面值百元的钞票,看样子得有个两三万块钱。 苏秋月她妈看了看蒋新龙手里的钱,冷笑着说:“你有钱咋了,我们们不稀罕,你快点走吧,别在我眼前晃悠,我看着心烦。” 蒋新龙有些丧气地把钱收起来,拎着那些补品就要往外走,这时苏秋月她爸苏显奎赶集回来走到了门口,正好迎面看到蒋新龙。 蒋新龙一看是苏显奎,脸上堆起虚伪的笑容说:“显奎叔,你回来了。” 苏显奎看到蒋新龙后先是一愣,随后马上认出他来,苏显奎横眉怒目地说:“蒋新龙,你来我家干啥,你马上给我出去。” 蒋新龙把那一大堆补品递到苏显奎的面前,说:“显奎叔,我是来看你老人家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老无论如何都得收下。” 苏显奎看着蒋新龙手里拿的那些补品,脸色马上缓和了下来,说:“秋月已经嫁人了,你现在来,晚了。” 蒋新龙一看苏显奎的态度有所转变,心里有了底,他说:“显奎叔,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来看看你和我婶子,还有秋林哥。以前你们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呢,现在我挣到钱了,所以想好好地报答你们一下。” 苏显奎一听到蒋新龙说挣到钱了,眼睛马上一亮,干咳了几声,说:“你还能记得我们们,说明你小子还有良心,这些东西我就收下了,你就算是再有不对的地方,我这个做老人的也不能跟你这个小辈计较不是。” 蒋新龙一看苏显奎把东西收下了,眼珠子转了转,从衣服兜里又把那叠钱陶了出来,送到苏显奎的面前,说:“显奎叔,我这次来的匆忙,没给你买啥好东西,这点儿钱是我孝敬你老的。” 苏显奎看着蒋新龙手里的钱,眼睛瞪得比灯泡还大,他贪婪地咽了几口唾沫,笑着说:“这……这不好吧,我咋能要你的钱呢。” 蒋新龙说:“看你老说的,你咋不能要我的钱呢,我咋说也喊你一声叔不是,这侄子给叔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苏显奎这个时候都乐得合不上嘴了,他搓了搓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蒋新龙手里的钱,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蒋新龙很有眼色地把钱塞进了苏显奎的裤兜里,又把嘴凑到苏显奎的耳边低声说:“显奎叔,这钱你老先花着,要是不够的话,哪天我再给你。” 苏显奎用手拍了拍装满钱的裤兜,得意地说:“新龙啊,一会儿别走了,在家里吃饭,咱们爷俩好好地喝几杯,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我还挺想你的。” 苏显奎的话音刚落,苏秋林手里拿着鞭子赶着马车进了院子,其实蒋新龙给苏显奎钱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门口看到了,一听说苏显奎还要留蒋新龙在家里吃饭,恼火地说:“爸,你咋能留他在家里吃饭呢,他是个啥东西你不知道吗。” 苏显奎瞪了苏秋林一眼,说:“他是啥东西,你不会说话就把嘴给我闭上。我只知道这来的就是客,我们们苏家的规矩就是不能怠慢了客人。” 苏秋林气得直跺脚说:“爸,你咋好坏不分呢,你忘了他当初是怎么对秋月的了。” 苏显奎把脸一沉,呵斥他说:“你跟我蹦啥,还反了你了,再敢跟我顶嘴,看我不教训你。” 苏秋林气哼哼地扔下手里的鞭子,快步进了自己的屋子,“砰”的一声将门用力地关上,以示对苏显奎的抗议。 苏显奎大声了骂了句:“小王八羔子,还敢跟我摔摔打打的,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蒋新龙笑着说:“显奎叔,你老千万别生气,气大了伤身。” 苏显奎说:“新龙啊,别往心里去,你秋林哥就是这个脾气,当初你也有不对的地方,要不你秋林哥也不会这样。” 蒋新龙说:“显奎叔,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对,秋林哥生我的气也很正常。” 苏显奎说:“你知道就好,走,咱们爷俩喝几杯去。” 蒋新龙说:“中。” 秦俊鸟这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听到苏显奎说话的声音,知道他回来了。 秦俊鸟笑着说:“爸,你回来了。” 苏显奎点点头,说:“是俊鸟啊,啥时候来的?” 秦俊鸟说:“早上来的。” 苏显奎向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苏秋月,便问:“秋月没跟你一起来吗?” 秦俊鸟说:“秋月在房里。” 苏显奎说:“我去看看她。” 苏显奎说完向苏秋月的房间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苏显奎忽然停下脚步,转回身来对蒋新龙说:“新龙大侄子,你稍等一下,一会儿我们们一定要好好地喝上几杯。” 蒋新龙点头说:“中,我等着你老。” 苏显奎转回身推门走进了苏秋月的房间,院子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蒋新龙。 秦俊鸟看着一脸得意的蒋新龙,气得“咚”“咚”放了几个响屁,心里盘算着该怎么作弄一下这个蒋新龙。 蒋新龙看了秦俊鸟一眼,撇了撇嘴,哼着小曲,迈着方步出了院子,径直向厕所走去。 苏秋月家的厕所在院子外的猪圈旁,农村的厕所都是旱厕,而且也很简陋。苏秋月的厕所也是这样,用四根木头支起一个棚子,棚顶盖上谷草,厕所的四周用木板挡上,农村人对厕所没啥讲究,只要不让别人看到屁股就行了。 苏显奎走进厕所后约摸有两三分钟没有出来,秦俊鸟估计他很可能是在蹲着拉屎呢。 秦俊鸟向厕所的四周扫了几眼,目光忽然落在了离厕所不远的一个尿桶上,尿桶里装满了焦黄的尿水。因为天气比较冷,尿液上面还漂浮着一层厚厚的冰碴。 秦俊鸟的心里马上有了主意,他快步走到尿桶前,捏着鼻子拎起尿桶,蹑手蹑脚地走到厕所前。 蒋新龙还在厕所里“吭哧”“吭哧”地拉屎,估计是大鱼大肉吃多了便秘。 秦俊鸟慢慢地把尿桶举起来,在离棚顶很近的地方有一面没有遮挡的木板,秦俊鸟把尿桶里的尿从没有木板的地方倒了进去。 只听见“哗啦”一声响,随即蒋新龙在厕所里发出了一声怪叫:“这时什么东西,这么骚,呸,是尿。这是谁干的。” 秦俊鸟趁着这个时候扔下尿桶,飞快地跑进了院子,等蒋新龙擦完屁股带着一身尿水从厕所里跑出来时,秦俊鸟已经进了厨房。 苏秋月她妈一看秦俊鸟进来,笑着说:“俊鸟,去喊你爸他们吃饭。” 秦俊鸟说:“中,我这就去。”去分享

上一篇   第31章 回娘家

下一篇   第33章 洗裤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