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啥鸟都有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19章 啥鸟都有

很快冯寡妇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换上了一件崭新的衣服,又把头发梳了一下,因为刚才受了惊吓,所以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秦俊鸟看到冯寡妇的脸色有些不正常,关切的问:“冯婶,你还好吧?” 冯寡妇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笑了一下,伸手拉了拉衣襟,说:“俊鸟,我挺好的,那个刘秃子没把我咋样。” 秦俊鸟说:“冯婶,这几天你最好不要一个人住在这里,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是找个村里的女人来陪你,这样也能安全一些,要是遇到了啥情况也好有个照应。” 冯寡妇走到柜台里,把装着零钱的木盒子拿出来,把木盒里里的零钱全都倒了出来,一边整理着零钱一边说:“其实这几天晚上镯子一直都睡在我这里,她今天家有些事情要晚一些才能来我这里,没想到就出了这个事情,人要是倒霉的话,就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冯寡妇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一丝伤感的神情。 秦俊鸟向窗外看了一眼,脸上带着忧虑说:“冯婶,我怕这个刘秃子贼心不死,你还是要多留神,晚上睡觉的时候更不能大意,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行。” 冯寡妇把整理好的零钱又放到了木盒子,然后把木盒子放到柜台里,点了点头,说:“俊鸟,我会留意的,刘秃子要是再敢来,我就一刀骟了他,我让他以后再也不能碰女人。” 秦俊鸟说:“只要你把门窗都关好锁好了,那些打坏主意的人也就老实了,要是有人敢硬闯的话,你就大声叫喊,我一会儿走的时候顺便去跟茂联叔说一声,让他多注意一下你这边的动静,这样你就不用提心吊胆的了。” 秦俊鸟所说的茂联叔就是刘茂联,刘茂联家就住在冯寡妇的食杂店的旁边,不过食杂店和刘茂联家之间还隔着一个水塘,冯寡妇的食杂店里要是摸进了坏人,如果不大声喊叫的话,在刘茂联的家里根本就察觉不到。 冯寡妇感激地说:“俊鸟,今天幸亏有你在,要不然的话我就被刘秃子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给害惨了,你让婶子我咋谢你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冯婶,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跟我还客气啥啊。” 冯寡妇看了一眼秦俊鸟斜背在后背上的猎枪,好奇地问:“俊鸟,你拿着猎枪干啥呀?你这是要去打野味啊?可是这天都黑了,也不是打野味的时候啊。” 秦俊鸟说:“冯婶,我拿猎枪是抓人用的。” 冯寡妇愣了一下,说:“抓人?抓啥人啊?” 秦俊鸟没有回答冯寡妇的问话,而是反问了一句:“冯婶,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有啥可疑的人从食杂店的门前经过?” 冯寡妇想了一下,柳眉微蹙说:“我刚才倒是看到了一个人,不过那个人走得很快,一闪就过去了,而且天又这么黑,我没看清楚他的模样。” 秦俊鸟说:“刚才有人往我家里扔了一块石头,把我家的玻璃给砸碎了,我想把这个人给抓住,你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往我家里扔石头的那个人。” 冯寡妇睁大了眼睛,说:“会有这种事情,是谁这么下作,竟然干这种背后下黑手的事情,这个人也太可恨了。” 秦俊鸟说:“冯婶,你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往我家里扔石头的那个人。” 冯寡妇一跺脚,说:“我不知道那个人是往你家里扔石头的人,我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帮你把那个人给抓住了。” 秦俊鸟说:“那个人现在已经跑远了,再想抓到他很难了。” 冯寡妇说:“俊鸟,那个人为啥要往你家里扔石头啊?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啥人啊?” 秦俊鸟低头想了想,摇摇头说:“我最近也没得罪啥人啊?我这些天几乎天天都待在酒厂里,很少跟外人jiē触,也没跟谁闹过矛盾。” 冯寡妇笑了笑,说:“你到底得罪了谁,有时候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劝你平时还是要提防一些。” 秦俊鸟点头说:“冯婶,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以后会注意的。” 冯寡妇说:“依我看那个往你家里扔石头的人是想报复你,可是又没有那个胆子,不敢明面对你下手,所以就想出这种下三滥的办法来,就算不能把你咋样,也要吓一吓你,让你不得安宁。” 秦俊鸟有些恼火地说:“别让我抓到这个人,要是让我抓到这个人,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玩这种见不得光的阴招,真是太不要脸了。” 冯寡妇说:“这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有些心胸狭窄的人就喜欢搞这些背后使绊子的小动作,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跟这种人动气不值得。” 就在这个时候,刘镯子走进了食杂店,她看到秦俊鸟在食杂店里,笑着说:“俊鸟,你咋也在这里啊?” 秦俊鸟说:“我正好从这里路过,顺便进来看一看。” 刘镯子看着秦俊鸟背着猎枪,觉得有些不对劲,说:“俊鸟,你身上背着枪干啥?是不是出啥事情了。” 秦俊鸟不想让刘镯子知道有人往他家里扔石头的事情,刘镯子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嘴上没把门的,啥事情要是让她知道了,那全村的人就全都知道了,秦俊鸟不想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 秦俊鸟说:“没啥,这几天山里常有野猪出没,我带着枪防身用。” 刘镯子听说有野猪出没,吓得脸色一变,声音有些微微发颤说:“这山里有野猪,那以后晚上我还咋出门啊。”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不用害怕,这野猪一般很少进村子里的,它们都是在村外活动,不会有啥危险的。” 刘镯子这时轻轻地拍了一下胸口,她那两个丰满的肉峰被带动着微微地颤悠了几下,她长出了一口气,说:“这样就好,我最怕野猪了,上次我在玉米地里见过一次,差点儿没把我给吓死。” 冯寡妇看到刘镯子害怕的样子,只是抿嘴笑了一下,她虽然知道秦俊鸟说的是假话,也不揭穿他,她知道秦俊鸟不跟刘镯子说实话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去分享

上一篇   第318章 本性难移

下一篇   第320章 息事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