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本性难移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18章 本性难移

秦俊鸟这时又喊了一声:“你要是再不停下来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秦俊鸟刚才的那一枪就能要了蒙面男人的命,不过秦俊鸟不想闹出人命来,虽然蒙面男人刚才差一点儿就把冯寡妇给糟蹋了,不过他罪不至死,秦俊鸟要是真把他给打死了,还得被判刑,为他这样的人坐牢根本不值得。 蒙面男人不敢再跑了,他停了下来,身子因为害怕而不停地颤抖着。 秦俊鸟说:“蹲下,双手抱着脑袋,不准乱动。” 蒙面男人只好听话,双手抱着自己脑袋,老老实实地蹲在了地上。 秦俊鸟快步跑到蒙面男人的面前,把枪口对着蒙面男人的脑袋,说:“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儿,你要是再敢跑的话,我就一枪崩了你。” 蒙面男人害怕地说:“兄弟,你千万不要开枪,我保证不乱动。” 秦俊鸟伸手扯掉了男人蒙在脸上的红布,男人的脸露了出来,秦俊鸟借着朦胧的月光仔细辨认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刘秃子。 秦俊鸟看到刘秃子这张脸就恨得牙痒痒,这个刘秃子可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上次他摸进廖小珠的家里,想打廖小珠的坏主意,要不是被秦俊鸟提早发现,廖小珠就被他给祸害了。 秦俊鸟抬腿狠狠地踢了刘秃子一脚,气愤地骂了一句:“王八蛋,我要是知道是你这个畜生,我刚才就一枪毙了你,不会让你活到现在的。” 刘秃子恳求说:“俊鸟兄弟,我刚才是一时糊涂才动了邪念,我该死,我不该打冯月季的主意,我知道错了,你就把我给放了吧。”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我要是放了你,以后你还会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刘秃子说:“俊鸟兄弟,只要你把我放了,我肯定亏待不了你,我可以给你钱,你想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秦俊鸟说:“你少跟我扯淡,你是啥东西我还不知道吗,你少拿钱来说事儿,钱在我的面前不管用。” 刘秃子说:“俊鸟兄弟,我虽然没有钱,我可以去借,你想要多少,我保证一分不少地给你。” 秦俊鸟说:“放不放你我说了不算,冯婶差一点儿就让你给害了,这事情得冯婶说了算,她让我放你我就放你,他要是不让我放,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刘秃子苦苦哀求说:“俊鸟兄弟,这里没啥外人,你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这事情真要是闹开了,你也不得到啥好处不是。” 秦俊鸟一瞪眼睛,气愤地说:“站起来,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可就要开枪了。” 刘秃子吓得身子一颤,急忙站起来,说:“俊鸟兄弟,咱们有啥话好好说,你别用这东西对着我,这东西要是走火了,我这条命可就玩完了。”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你要是不想挨枪子的话,就乖乖地听我的话,给我进去。” 刘秃子说:“我听你的话还不成吗,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秦俊鸟用枪逼着刘秃子,把他押进了食杂店里。 食杂店里乱糟糟的,货架上的货物散落一地,冯寡妇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嘴里还塞着一个破抹布,身上的衣服被刘秃子撕得都不像样子了,就连里边的雪白的皮肤都露了出来。 冯寡妇看到秦俊鸟用枪押着刘秃子走了进来,嘴里发出了几声“嗯”“嗯”的声音,那意思是让秦俊鸟赶快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 秦俊鸟用枪托打了刘秃子一下,没好气地说:“狗东西,快去把冯婶身上的绳子解开。” 刘秃子看了秦俊鸟一眼,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俊鸟兄弟,我这就去把绳子解开,你有啥话就吩咐好了,千万别动手啊。” 刘秃子走到冯寡妇的身边,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在解绳子的时候他还不忘在冯寡妇高耸丰满的胸脯上偷偷瞄几眼。 刘秃子刚把冯寡妇手上的绳子解开,冯寡妇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嘴里的破抹布拿出来,然后抬手就打了刘秃子一个耳光,破口大骂:“刘秃子,你这个挨千刀的畜生,你敢打老娘我的主意,我今天打死你。” 刘秃子捂着被冯寡妇打过的半边脸,低声下气地说:“月季,我知道错了,刚才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我不该那样对你,我就是个畜生。” 冯寡妇回手操起椅子,向着刘秃子就砸了过去。 刘秃子吓得脸色大变,转身就向食杂的门口跑去,椅子没有砸到刘秃子,砸到了门口的墙上,椅子“哗啦”一声就散架了。 刘秃子这时已经跑出了食杂店,秦俊鸟拿着猎枪刚要追出去,冯寡妇叫住他说:“俊鸟,算了,别追了,这种事情闹大了不好,这次就便宜刘秃子这个王八蛋了。” 秦俊鸟说:“冯婶,这次要是让他跑了的话,他还会去害别人的。” 冯寡妇说:“你就是把他抓到了又能咋样,他又没把我咋样,到了公安局里,把他关几天就又放出来了,到时候他还不是一样能害别人吗。更何况他要是把他送到了公安局里,那就是跟他结下仇了,他出来后肯定会报复你的。” 秦俊鸟觉得冯寡妇说的也有些道理,就转身回来不追了,他气恼地说:“这次先放过刘秃子这个杂种,下次要是让我再碰到他干坏事,你看我不一枪打死他。” 冯寡妇用双手掩着胸口,表情有些尴尬地说:“俊鸟,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 秦俊鸟在冯寡妇的身上扫了一眼,看到她的衣服都让刘秃子给撕碎了,就连里边穿的胸罩都露了出来,虽然她用双手护着胸口,可是胳肢窝下边的地方还是露了出来,那黑色的带子看得很清楚。 秦俊鸟急忙把眼光移到别处,说:“冯婶,你快去吧。” 冯寡妇快步走进了后边的屋子换衣服去了。 在冯寡妇换衣的这段时间里,秦俊鸟把食杂店收拾了一下,把散落在地上的货物从新摆放在货架上,又把那个砸散架的椅子归置了一下,放到了食杂店外的草垛旁。去分享

上一篇   第317章 蒙面坏人

下一篇   第319章 啥鸟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