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送请柬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10章 送请柬

还好两个人都没有察觉,秦俊鸟这才松了一口气。 秦俊鸟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没啥意思,想去找苏秋林说说话,他把苏秋林弄到厂里来,就是想通过讨好他,让他在苏秋月的身边旁敲侧击,替自己说好话,达到打动苏秋月的目的,所以他得抓紧时间跟苏秋林拉近关系,这样的话才能早些把苏秋月的心给抓住了,不然的话他的一番苦心可就白费了。 秦俊鸟起身出了办公室,向苏秋林的办公室走去。 苏秋林的办公室就苏秋月的办公室的隔壁,秦俊鸟走到苏秋林的办公室门口,只见办公室的门开着,苏秋林并不在办公室里。 秦俊鸟知道苏秋林这几天没事儿就往车间里跑,他人不在办公室里,很可能是去了车间。 秦俊鸟出了办公楼,想去车间找苏秋林。 秦俊鸟走到了车间的门口,刚想进去,这时他看到二猛子带着几个工人向酒厂的门口走了过去,而且有几个工人的手里还拿着木棍。 秦俊鸟见此情形,急忙向也向酒厂的门口走去,二猛子和那几个工人年轻气盛,很容易冲动,看他们的阵势是要去跟人打架。 秦俊鸟想去把他们拦回来,二猛子和那几个工人下手不知道轻重,万一要是闹出人命来,那可就糟了。 等秦俊鸟走到了门口,看到二猛子和几个工人把两个人围在了当中,几个人嘴里骂骂咧咧的,手里挥舞着木棍,眼看着就要向被围住的那两个人的身上招呼过去。 秦俊鸟大喊了一声:“二猛子,你们这是干啥,快住手,打死人可是要偿命的。” 二猛子看到秦俊鸟来了,强忍着怒火地说:“俊鸟哥,你来的正好,上次来我们们酒厂贴招工启事的那个老不死的狗东西又来了,这次可不能便宜了他,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一下。” 秦俊鸟这时才看清楚那两个被二猛子他们围住的人竟然是蒋新龙和赵德旺,两个人背靠背地站着,脸上都带着恐惧不安的表情。 秦俊鸟抬高嗓门说:“蒋老板,你咋来了?” 蒋新龙这时也看到了秦俊鸟,他大声地说:“秦老板,千万别让你的人动手,咱们有话好好说,我可不是来打架的。” 秦俊鸟走到蒋新龙的面前,冷冷地看了赵德旺一眼,说:“蒋老板,你不该带着这个赵德旺一起来,我们们酒厂的人可不欢迎他。”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们们今天可是好心好意给你送请柬来的,你厂里的人这样对我们们,恐怕有些说过不去吧。” 秦俊鸟说:“蒋老板,让你受惊了,你来之前应该提前跟我打声招呼,要是那样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情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还是让你的人把手里的家伙收起来吧,咱们有话好好说。” 秦俊鸟看了二猛子一眼,挥了一下手,说:“二猛子,放他进来,你让大家都把手里的东西收起来。” 二猛子怒视着赵德旺,手里的棍子攥得紧紧的,咬牙切齿地说:“俊鸟哥,就这个老东西上次来咱们酒厂捣乱,难道你都忘了啊?” 秦俊鸟说:“我没忘,可你想过没有,你要是把他打死了或是打伤了,你也好不了,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遇事别这么冲动。” 秦俊鸟说的很有道理,二猛子不敢不听,他只好把路让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德旺,恨不得把赵德旺一口咬死。 赵德旺今天比以往老实了很多,他知道二猛子他们人多势众,如果他跟二猛子他们硬碰硬的,到时候吃亏的是他自己,所以他只能规规矩矩的,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生怕哪句话说错了,惹来一顿打。 蒋新龙大摇大摆地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色的请柬送到秦俊鸟的面前,笑着说:“秦老板,星期六是我们们酒厂开业剪彩的日子,我想请你到时候去给我的酒厂剪彩,这是请柬,请你务必要收下。” 秦俊鸟看了看蒋新龙手里的请柬,没有伸手去接,他说:“蒋老板,我又不是啥大人物,也不是啥领导干部,你的酒厂开业,应该找些头面人物去给你剪彩,这样你的脸上也有光,你把我找去会让人笑话的。” 蒋新龙表情虚伪地笑了笑,说:“秦老板,你就别谦虚了,你现在可是棋盘乡为数不多的企业家,在棋盘乡也算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了,在酿酒这一行业你也算龙头老大了,现在我的酒厂要开业了,找你这个乡里酿酒业的领军人物去剪彩正合适,你就别推辞了。” 秦俊鸟说:“蒋老板,我可不是啥领军人物,龙头老大就更谈不上了,等你酒厂开业以后,这棋盘乡的酿酒业还得看你蒋老板的脸色行事,我这个小酒厂跟你没法相比。” 蒋新龙说:“秦老板,你不会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我吧,我这酒厂开业以后,咱们可就是同行了,以后咱们打交道的日子还多着呢。” 秦俊鸟看得出来,蒋新龙把他找去没安啥好心,摆明了就是想向他炫耀一下,秦本不想去,可是转念一想,不如就答应他好了,顺便去他的酒厂里看一看,以后他们就是竞争对手了,他得做到心中有数,商场如战场,必须得做到知己知彼才行。 秦俊鸟从蒋新龙的手里接过请柬,点头说:“那好吧,蒋老板,既然你盛情邀请我,我也不能不讲情面,我答应你,这请柬我收下了。” 蒋新龙说:“秦老板,那咱们开业的时候见,剪彩的时间是在上午八点,你可要准时到啊。” 秦俊鸟看了一下手里的请柬,说:“蒋老板,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准时去的。” 蒋新龙说:“秦老板,我还要去给别人送请柬,不打扰你了。” 蒋新龙说完转身向酒厂外走去,赵德旺也急忙跟了上去,两个人很快就走远了。 二猛子看着赵德旺的背影,有些埋怨地说:“俊鸟哥,你咋能让那个老东西就这样走了呢。” 秦俊鸟说:“我不让他走还能咋样。” 二猛子说:“你应该我们们好好地收拾他一下,咋说也得把他打得哭爹喊娘了,才能让他滚蛋。” 秦俊鸟说:“二猛子,你的脾气也该改一改了,别整天都想着打打杀杀的,打打杀杀根本就解决不了啥问题。” 二猛子说:“我知道打打杀杀的解决不了啥问题,可我一看到那个老东西,我就忍不住想揍他。” 秦俊鸟说:“二猛子,你快带着人回车间去吧,别耽误了车间的生产。” 二猛子只好带着那几个工人回车间了。 到了晚上,秦俊鸟偷偷地从自己的房间里溜出来,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旁边的老房子里。 老房子以前一直都是丁七巧在住着,现在她走了,老房子也就闲置下来了,不过屋子里的家具摆设都没有动,就连被褥都是齐全的,随时都可以住人。 秦俊鸟进到屋里后直接上炕躺下了,他没有亮灯,因为老房子紧挨着他新盖的二层小洋楼,如果他亮灯的话,很容易被苏秋月和陆雪霏发现。 到了夜里的十点多,屋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秦俊鸟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葛玉香来了。 紧接着房门响动,葛玉香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还是没有亮灯,咳嗽了一声,说:“玉香,你来了。” 葛玉香说:“俊鸟,这屋里这么黑,你咋不把电灯打开呢?” 秦俊鸟说:“玉香,不能把灯打开,咱们这屋里亮堂堂的,要是被秋月他们看到了咋办?” 葛玉香说:“这黑灯瞎火的,咱们啥都看不见,弄啥都弄不好啊。” 秦俊鸟说:“就算不点灯,啥事情也耽误不了,更何况我就喜欢这种黑灯瞎火的感觉,多刺激啊。” 葛玉香笑了几声,说:“既然你喜欢,那咱们就不开灯了,咱们就摸着黑弄好了。” 秦俊鸟说:“玉香,你快点脱衣服吧,我都把衣服脱光了。” 葛玉香很快把衣服脱光了,然后摸索着走到炕边,一掀被子钻进了秦俊鸟的被窝里。 没等葛玉香躺好,秦俊鸟一翻身到了她的身上,开始忙活起来。 一阵激情过后,两个人都躺在那里喘着气,两个人刚才都很投入,浑身上下都是汗水,水淋淋的,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两个人的呼吸逐渐平息下来了,葛玉香把手放到秦俊鸟厚实的胸膛上,轻轻地摩挲着。 秦俊鸟这时想忽然起了燕五柳,她住到葛玉香的家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 秦俊鸟伸手在葛玉香那丰满滑腻的肉峰上摸一把,说:“玉香,五柳嫂子还好吧?” 葛玉香说:“五柳现在好着呢,你就放心吧。” 秦俊鸟说:“她那个男人没有去你家里去胡闹吧?” 葛玉香说:“没有,他就是去也没啥,有我在,他不敢把五柳咋样的。” 秦俊鸟说:“等你走的时候,帮我给五柳嫂子带些钱去,她一个女人领着两个孩子过日子用钱的地方多。”去分享

上一篇   第309章 假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