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回娘家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1章 回娘家

秦俊鸟故意放慢脚步向屋里走去,留给两个人一些穿衣服的时间,以免两个人衣衫不整的见了面太尴尬。 廖大珠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急忙避开秦俊鸟的目光,把头低了下去。 秦家厚一看是秦俊鸟,笑着说:“是俊鸟叔啊,你咋来了?” 秦俊鸟笑了笑,话里有话地说:“咋,你都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秦家厚讪讪地说:“俊鸟叔,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当然可以来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廖大珠,说:“大珠,我是来借自行车的,听说你家有辆新买了的自行车,我想借去骑一下。” 廖大珠说:“自行车在西屋,我带你去。” 秦俊鸟跟在廖大珠的身后向西屋走去,对于她和秦家厚的事情他始终都没有提一个字,秦俊鸟心里清楚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点破的好。 到了西屋后,在西屋靠着山墙停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秦俊鸟推起自行车说:“大珠,等我用完了就给你送回来。” 廖大珠笑着说:“等你用完了,放在你家里就中,反正我和小珠还得住在你家里,放在你家里我们们用着也方便。” 秦俊鸟说:“中,我一会儿要和秋月回她娘家,家里就剩下小珠一个人了,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早些回去吧。” 秦俊鸟说完眼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廖大珠,又看了看站在东屋门口的秦家厚。 廖大珠会意地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回去。” 秦俊鸟推着自行车出了廖大珠家的门,临走时还不忘提醒她一句说:“你走的时候要把门锁好,不要让坏人钻了空子。” 廖大珠说:“我知道。” 秦俊鸟对秦家厚的为人还是了解一些的,秦家厚脑瓜子灵通,要不是当初家里穷,他早就去城里上大学了。 不过秦家厚也有个小毛病,那就是比较风流,他在上高中的时候就曾经跟班里的好几个女生谈过恋爱,据说因为这个还差点儿被学校开除了。不过这不算是什么大问题,年轻男女彼此互相爱慕也很正常,更何况秦家厚长得一表人才,学习又好,能得到那么女生的青睐也在情理之中。 秦家厚是怕廖大珠吃亏才搅了两个人的好事儿的。秦家厚这几年经常往县城里跑,城里的女人见得多了,秦俊鸟担心秦家厚的心变得花花了,跟廖大珠在一起只是看上了她的脸蛋和身子,想玩弄她,那样的话廖大珠可就惨了。 秦俊鸟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家里,这时苏秋月已经收拾好了,秦俊鸟说:“用不用给咱妈买点儿啥东西,咱们就这么空着两手去,让人看见了会笑话的。” 苏秋月说:“不用了,家里啥都不缺。” 秦俊鸟说:“我这个女婿第一次登门,就这么去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苏秋月想了想,说:“我妈爱吃核桃酥,要不给她买一些核桃酥吧。” 秦俊鸟说:“那好,我给咱妈多买点儿。” 秦俊鸟骑自行车载着苏秋月很快就到了窑厂村。两个人一进家门,正好看到苏秋月她妈在院子里洗衣服,苏秋月急忙走过去,把她妈手里衣服抢下来,说:“妈,你的病才刚好,大夫说了不让你干重活,你咋洗上衣服了。” 苏秋月她妈笑着说:“我没那么娇贵,都是老毛病了,没啥大不了的,这再说这衣服都是我和你爸的,我要是不洗的话,还能让你爸洗不成。” 苏秋月说:“我嫂子呢,她咋不洗?” 苏秋月她妈说:“你嫂子就更指望不上了,她在学校里白天要给学生上课,晚上还要备课批作业,一天不停手地忙,连自己的衣服没工夫洗,哪有时间给我们们洗衣服。” 苏秋月说:“那你歇着,我给你洗。” 这时,秦俊鸟也走到苏秋月她妈面前,笑着说:“妈,我来看你了。秋月说你爱吃核桃酥,这是我给你买的核桃酥。” 秦俊鸟说着把手里的核桃酥递给了苏秋月她妈,苏秋月她们接过核桃酥,笑得合不拢嘴说:“难得你们还能有这份孝心,我呀不爱吃大鱼大肉,就爱吃这核桃酥。” 秦俊鸟说:“妈,你要是爱吃的话,我下次来再给你老人家买。” 苏秋月她妈喜逐颜开说:“好,好啊,有女婿就是好。” 苏秋月向屋子里望了几眼,问:“妈,我爸和我哥不在家吗?” 苏秋月她妈说:“你爸和你哥早上就去乡里赶集了,要到晌午的时候才能回来。” 苏秋月在院子里替她妈洗衣服,秦俊鸟在一旁帮忙端水倒水。衣服洗完后,苏秋月又到厨房帮她妈准备饭菜,秦俊鸟坐在厨房门口帮着择菜。 苏秋月她妈一边淘米一边小声问:“秋月,你跟俊鸟结婚这么长时间了,肚子里有动静没有?” 苏秋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妈,你当着别人的面问这个干什么。” 苏秋月她妈笑着说:“我问这个咋了,女人嫁人生孩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那天皇老子都管不着,我问问怕啥吗。再说俊鸟也不是外人。” 苏秋月说:“妈,我结婚才多长时间,哪能那么快啊。” 苏秋月她妈说:“秋月,你可得抓点紧啊,妈还等着抱外孙子呢。” 苏秋月有些不耐烦地说:“妈,我知道了,除了生孩子你就不能说点儿别的吗。” 苏秋月她妈正要说话,这时大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车喇叭声。 秦俊鸟起放下手里的菜,身向大门口走去,只见一辆小轿车停在了苏秋月家的门口,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从车上下来,年轻男人整了整领带,笑着问:“请问苏秋月在家吗?” 秦俊鸟回答说:“在家。” 年轻男人仔细打量了秦俊鸟几眼,又问:“请你问你是苏家的什么人,以前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秦俊鸟说:“我是苏秋月的丈夫。” 年轻男人一愣,有些惊讶地说:“你是苏秋月的丈夫?苏秋月啥时候结的婚?” 秦俊鸟说:“就在两个多月以前我们们俩结的婚。” 这时,苏秋月从院子走出来,她听到秦俊鸟跟别人说话,想看看是谁来了。 苏秋月看了一眼年轻男人,非常意外地说:“蒋新龙。” 年轻男人一看苏秋月走了出来,笑着走到她的面前,说:“秋月,我回来了。” 苏秋月的脸色突然一变,冷冷地说:“你还来我家干什么?我不想见到你。” 年轻男人说:“我知道当初我不该扔下你一个人走,我现在也非常后悔,秋月你能原谅我吗?” 苏秋月说:“以前的事情我都忘了,你走吧。” 年轻男人说:“我不走,我有话要跟你说,等我把话说完了,你再赶我走也不迟。” 苏秋月板着脸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年轻男人看了秦俊鸟一眼,说:“我们们到别的地方去说吧,我要跟你单独说。” 苏秋月想了想,说:“好吧,我们们到那边的树林里去说。” 年轻男人跟着苏秋月走进离苏秋月家不远的一片松林里,秦俊鸟一看两个人的样子就知道两个人以前的关系不一般,秦俊鸟悄悄地跟在两个人的后面想听听两个人到底说些什么。 两个人进了松林之后,苏秋月阴沉着脸说:“蒋新龙,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蒋新龙笑着说:“这多年不见了,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想我吗?” 苏秋月说:“不想,我早就把你给忘了。” 蒋新龙说:“我知道你恨我。” 苏秋月说:“我不恨你,因为你不值得我恨。” 蒋新龙忽然一把拉住苏秋月的手,眼睛盯着苏秋月的脸,说:“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离开吗?我是为了你才离开的,我是为了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才去的南方,我要挣很多很多的钱,让你过上跟城里人一样的生活,所以我才会离开你的。” 苏秋月说:“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相信。” 蒋新龙有些急了,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 苏秋月说:“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我已经结婚了。” 蒋新龙说:“你为什么要跟那种男人结婚,那种男人根本配不上你,你为什么要作践自己?” 苏秋月说:“我跟谁结婚是我的事情,你没资格说三道四。” 蒋新龙说:“你跟那个男人离婚吧,跟我结婚,我会让你过上最好的生活。” 苏秋月冷笑着说:“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话,我不想再跟你说下去了。” 苏秋月说完转身就要走,蒋新龙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一双手开始在她的身上乱摸。 苏秋月扭动着身体左右躲闪,厉声说:“蒋新龙,你放开我,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可要喊人了。” 蒋新龙不仅没有停手,把嘴也凑到了苏秋月的嘴边,喘着气说:“秋月,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我想你都快要想疯了,你就嫁给我吧,当初我们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当我的媳妇吗。” 秦俊鸟一直躲在松林外的一堵土墙后面偷偷地听着两个人说话,他一看蒋新龙对苏秋月动手动脚的,想占苏秋月的便宜,不由得怒火中烧,起身快步走进松林,大喝一声说:“放开她。”去分享

上一篇   第30章 不想等了

下一篇   第32章 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