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假正经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09章 假正经

秦俊鸟说:“小珠,你不要乱动,把腿伸直了,让我看看你的脚伤的严重不严重。” 廖小珠慢慢地把腿伸直了,秦俊鸟找了一块没有棱角表面比较光滑的石头垫在她的小腿上,这样她也能舒服一些。 秦俊鸟轻轻地把廖小珠的裤管拉了上去,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她的袜子脱了下来,只见她的脚又红又肿的,跟刚出笼的小馒头一样。 秦俊鸟在脱袜子时不小心碰到了廖小珠脚上的红肿处,廖小珠痛的一咧嘴,眼泪差点儿没流出来。 秦俊鸟说:“小珠,你咬牙忍一忍,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 廖小珠皱着眉头说:“俊鸟,你先别管我,你快去追我姐,我姐要是出了啥意外的话,那可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她的身上可是两条人命啊。” 秦俊鸟说:“小珠,你的脚都伤成这样了,我咋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呢。” 廖小珠一脸焦急地说:“俊鸟,我姐的事情要紧,她的肚子里怀着孩子呢,可不能出啥事情。”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小珠,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找大珠,等我回来就带你去看大夫。” 秦俊鸟风风火火地去找廖大珠了,他把村里的各个角落都找遍了,也没看到廖大珠的影子。 秦俊鸟的心里很纳闷,按理说廖大珠的肚子里怀着孩子,身子行动不太方便,应该不会走的太远,可是他把村里村外都找过了,廖大珠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踪影。 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回去找廖小珠。 廖小珠的脚疼的厉害,所以她哪里都不能去,只能坐在原地等着秦俊鸟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廖金宝和杜连发也追了出来,廖金宝看到廖小珠坐在那里,走到她的身边问:“小珠,大珠跑到啥地方去了?” 廖小珠没好气地说:“你没看到我的脚受伤了吗,我咋知道她跑到啥地方去了,你的身上又不是没长腿,你不会自己去找啊。” 廖金宝瞪了廖小珠一眼,气恼地说:“你这个臭丫头,敢跟你老子我这么说话,等我把大珠找到了,看我咋样教训你。” 廖金宝说完,和杜连发一起向村外的大路走去,两个人以为廖大珠跑出村子了,想去村外找她。 廖金宝和杜连发走后没多久,秦俊鸟就快步向廖小珠走了过来。 廖小珠看到秦俊鸟孤身一个人回来了,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她急切地问:“俊鸟,你找到我姐了吗?” 秦俊鸟摇摇头,说:“我把村里村外都找遍了,可连大珠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廖小珠有些担忧说:“俊鸟,你说我姐会不会一时想不开寻死去了?” 秦俊鸟说:“不会的,大珠现在怀着孩子,她是不会寻死的,她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孩子着想吧。” 廖小珠叹了口气,说:“俊鸟,那我姐会去啥地方呢?” 秦俊鸟说:“小珠,你也别太着急了,大珠她应该不会出啥事情的,你的脚上有伤,我还是先带你去治伤吧,等你脚上的伤好了,咱们一起去找大珠,到时候无论如何都要把她找到。” 廖小珠有些无奈地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但愿我姐她能平平安安的。” 秦俊鸟把廖小珠扶了起来,廖小珠受伤的那只脚不敢着地,所以只能一条腿站着。秦俊鸟当然不会让她用一条腿走路了,他背起廖小珠,带她去找大夫了。 廖小珠伤的不算太重,大夫给她贴了些膏药,又给她开了一些消炎止痛的药,让她回家躺在床上养几天,脚就能消肿了。 这天中午,秦俊鸟吃过饭后,一个人回到办公室里坐到椅子上想打个瞌睡,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秦俊鸟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走到门口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他看到葛玉香正满脸含笑地站在门外。 秦俊鸟急忙把葛玉香拉进办公室里,然后把脑袋探出门外,神色慌张地向左右看了看,走廊里空荡荡的,没有别人,他这才放心地把脑袋缩了回来。 葛玉香伸手在秦俊鸟的屁股上用力地捏了一把,抿嘴说:“俊鸟,你不用看了,我来的时候都看过了,楼里没啥人,你媳妇秋月和那个陆雪霏都在食堂吃饭呢。” 秦俊鸟把办公室的门关好,说:“玉香,你咋在这个时候来了,你有啥事情快说,说完了好回去,你不能在我这里耽搁太长时间。” 葛玉香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秦俊鸟,说:“俊鸟,我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过一会儿我就走。” 秦俊鸟说:“玉香,你就是想我,也不该在这个时候来,要是让人看到了咋办。” 葛玉香不以为然地说:“就是让人看到了也没啥,我到你办公室来坐一坐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俊鸟说:“玉香,你以后没啥要紧的事情,不要随便到我的办公室来,这办公室是工作办公的地方,不是干私事的地方。” 葛玉香挺了挺她那高耸如小山一般的胸脯,用手捋了捋遮在眼前的碎发,媚眼如丝地说:“俊鸟,你咋跟我还这么认真啊,咱们这么长时间没弄那种事情了,你想我了没有?” 秦俊鸟苦笑着说:“玉香,我这些天事情太多,弄得我手忙脚乱的,哪有时间想那种事情啊?” 葛玉香撅起嘴,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俊鸟,你觉得你现在对我冷冰冰的,一点儿也不像以前了,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好了,想把我给甩了。” 秦俊鸟说:“玉香,你咋能这样想呢,我以前不也是这样对你的吗,我根本就没有那种意思。” 葛玉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既然你没有那种意思,那你亲我一下。” 葛玉香说完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把脸凑到秦俊鸟的嘴边,等着秦俊鸟来亲她。 秦俊鸟看着葛玉香的脸蛋,皱了一下眉头,勉强在葛玉香的脸蛋上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嘴唇刚刚碰到葛玉香的皮肤,就飞快地把嘴移开了。 葛玉香用手摸了摸被秦俊鸟亲过的地方,没好气地说:“俊鸟,你这哪是在亲我啊,还没有那蚊子叮的有感觉。” 秦俊鸟说:“玉香,你让我亲你我也亲了,你就别胡闹了。” 葛玉香说:“俊鸟,你刚才亲我的那一下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你就不能好好地亲我一下吗。” 秦俊鸟向门口看了一眼,说:“玉香,秋月和雪霏她们就要回来了,你还是赶快走吧。” 葛玉香说:“你让我走,我偏不走,我就要留在你的办公室里。” 秦俊鸟说:“玉香,你不能留在我的办公室里,你听我的话快点儿走吧,你要是真想我了,今天晚上你到我家旁边的老房子来找我。” 葛玉香说:“你想让我走也成,不过你得听我的话,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 秦俊鸟无奈地说:“玉香,我听你的还不成吗。” 葛玉香笑了一下,得意地说:“这就对了,只要你听我的,让我高兴了,我会走的。” 葛玉香说完抓起秦俊鸟的手,把他的手按在她那两个特大号的肉峰上不停地挤压着,虽然隔着衣服,但秦俊鸟仍能感觉到葛玉香的两个肉峰的尖端在慢慢变硬。 秦俊鸟急忙把手抽出来,说:“玉香,你别这样,快把我的手松开,这里是办公室,不是弄这种事情的地方。” 葛玉香喘息着说:“咱们又不是在办公室里弄过,你在我的面前就假装正经了,你乖乖地听话,我保证把你让你舒坦了。” 葛玉香这时把衣服的扣子解开,然后把衣襟敞开,她里面啥都没有穿,她那两个雪白硕大的肉峰颤悠悠地袒露在秦俊鸟的眼前,让人一阵目眩。 秦俊鸟看着葛玉香的两个诱人的东西,心跳顿时加速,虽然秦俊鸟跟这两个东西也算是老相识了,不过再次看到这两个东西,他还是有些难以自持。 就在这时,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说:“玉香,你快把衣服穿好,有人来了。” 葛玉香有些不太情愿地把衣襟拉上,把衣服扣子扣好,然后伸出双手搂住秦俊鸟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几口,说:“俊鸟,今天晚上我到老房子来找你,到时候咱们两个人好好地快活一下,把这些天欠下的都补回来。” 秦俊鸟慌忙把葛玉香的手从他的脖子上拿下来,说:“那好,晚上我到老房子等你,到时候你想咋样快活都成。” 葛玉香高兴地说:“那咱们说定了,我走了。” 秦俊鸟走到门口,把门轻轻开了一条缝,然后顺着门缝向左右看了看,他看到苏秋月和陆雪霏正站在走廊里说话,不过两个人没说上几句话,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秦俊鸟这时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冲着葛玉香摆了摆手,葛玉香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办公室,秦俊鸟这时又小心翼翼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生怕被苏秋月和陆雪霏听到声响。去分享

上一篇   第308章 亲戚关系

下一篇   第310章 送请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