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亲戚关系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08章 亲戚关系

丁七巧说:“我早就想给你打电话了,可是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着找房子,还要照看孩子,所以一直没有抽出时间来。” 秦俊鸟问:“七巧姐,你现在找到房子了吗?” 丁七巧说:“我现在找到房子了,已经安顿了下来,你不用担心。”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现在住在啥地方啊?过几天我去看你。” 丁七巧说:“俊鸟,你的身边没有别人吧。” 秦俊鸟向办公室的门口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没有,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 丁七巧说:“俊鸟,我现在把我的地址告诉你,不过你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放心,我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丁七巧说:“那我说了,你要记好了。” 秦俊鸟随手拿起一只铅笔,说:“七巧姐,你说吧。” 丁七巧把她的住址仔细地说了一遍,秦俊鸟把住址写在了一张稿纸上。写完后,秦俊鸟把稿纸撕下来放到了办公桌的抽屉里,然后把抽屉锁上了。 丁七巧这个时候说:“俊鸟,酒厂现在还好吧?” 秦俊鸟说:“七巧姐,酒厂现在一切都好,我当初跟你说过的那些话我一定会做到的。” 丁七巧说:“俊鸟,只要你和酒厂都好好的,我也就没啥牵挂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不容易,你要是遇到啥难处了,就给我打电话,我一定过去帮你。” 秦俊鸟和丁七巧又说了几句话,这时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孩子的哭声。 丁七巧说:“俊鸟,孩子哭了,我不跟你多说了。” 秦俊鸟说:“那好,七巧姐,你照看孩子吧,咱们有啥话以后再说。” 丁七巧把电话挂断了,从电话听筒里传来一阵“嘟“嘟”的声音,秦俊鸟看了一眼电话听筒,然后把电话放好。 走了这么多天,丁七巧终于打来了电话,秦俊鸟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放了下来,他心情轻松地走出了办公室,想把丁七巧打来电话的事情告诉苏秋月,让她也高兴一下,丁七巧这一走就没有了音信,她也挺惦记丁七巧的。 秦俊鸟刚走出办公楼,就看到廖小珠火急火燎地向他跑了过来。 秦俊鸟好奇地说:“小珠,你咋跑来了?” 廖小珠急忙停下来,穿着粗气说:“俊鸟,你快回家去看看吧,我爸把那个男人给带来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困惑地说:“男人?哪个男人?” 廖小珠说:“还能是哪个男人,就是我爸想让我姐嫁过去的那个男人了。” 秦俊鸟这时明白了,他一跺脚说:“这个金宝叔,咋也不跟我打一声招呼,就把那个男人带来了。” 廖小珠说:“我看那个男人不像是啥好人,我姐都把话跟他说的很清楚了,让他死了娶我姐的心,可他就是赖着不走。” 秦俊鸟有些恼火地说:“我倒想看看那个男人想干啥,他要是敢乱来,你看我咋样收拾他。” 廖小珠说:“那咱们快回去吧,我姐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弄不好会被那个男人欺负的。” 秦俊鸟和廖小珠一路飞快地跑回了家,两个人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廖大珠带着哭腔说:“爸,你要是再逼我的话,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随即传来了廖金宝的声音:“大珠,你少拿死来吓唬我,你知道你不是不会死的,你现在肚子里怀着孩子,你要是死了,那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活不了,这可是一尸两命的事情。” 廖大珠冷冷地说:“爸,你快点让这个男人出去,我不想看到他,也不想跟他说话。” 廖金宝说:“大珠,人家今天是专门来看你的,你咋能把人家赶出去呢,你这样做太没规矩了。” 廖大珠气呼呼地说:“爸,你要是不让他,那我走。” 这时从院子里传出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大珠,你别走啊,你要是走了,我可咋办啊。” 陌生男人的话音刚落,秦俊鸟和廖小珠快步走进了院子里。 只见院子里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个子不高,脸色蜡黄,就跟大病初愈一样,男人的手正抓着廖大珠的胳膊,一双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廖大珠,看那样子恨不得一口把廖大珠给吞到肚子里。 秦俊鸟见此情形,火气一下子就冲到了脑门,他怒视着男人,冷冷地说:“把你的脏手放开,这光天化日的你想干啥?难道你还想耍流氓不成。” 男人慌忙把手放开,看了廖金宝一眼,有些害怕地说:“金宝叔,他是谁啊?” 廖金宝笑着说:“连发,他是俊鸟,说起来他跟你家还有些亲戚关系哩。” 男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想了想,恍然说:“哦,我知道了,他就是秦俊鸟吧。” 秦俊鸟冷眼打量着这个叫“连发”的男人,在他的印象里以前好像没有见过这个男人,更别提啥亲戚关系了。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没错,我就是秦俊鸟。” 叫“连发”的男人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咧嘴嘿嘿一笑,伸出手来说:“俊鸟兄弟,你可能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杜连发,说起我的名字你不知道,说起我妹妹你就知道了,我妹妹就是你的大嫂杜红喜,你大哥秦俊山就是我的妹夫。” 秦俊鸟没想到这个对廖大珠动手动脚的男人竟然是杜红喜的哥哥,秦俊鸟本来就有些厌恶杜红喜,杜连发不提杜红喜的名字还好些,他一提起杜红喜的名字,秦俊鸟心里的气就更大了,这对兄妹都不是啥好东西,不亏是一个妈生的。 秦俊鸟没有给杜连发好脸色看,也没有伸手去跟他握手,杜连发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弄得他非常尴尬,只好讪讪地把手收了回去。 秦俊鸟面无表情地说:“就算你是我家的亲戚,我也要警告你一句,你要是再敢对大珠动手动脚的,看我不打你。” 杜连发说:“俊鸟兄弟,咱们都是亲戚,你咋能这样跟我说话呢,我对大珠又没有啥恶意,我是真心想娶大珠的。”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你想娶大珠,那大珠愿意嫁给你吗?” 杜连发说不出话来了,他用求助的目光看了廖金宝一眼,希望廖金宝能帮他说话。 廖金宝这时故意咳嗽了一声,笑了笑,说:“俊鸟,愿意还是不愿意,那是大珠和连发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跟着掺和了。” 秦俊鸟说:“金宝叔,这的确是他和大珠之间的事情,我们们这些外人是无权干涉,可他要是敢打坏主意,想欺负大珠,我就一定要管。” 廖金宝说:“俊鸟,这个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这里,咋能让他欺负大珠呢。” 秦俊鸟说:“金宝叔,这件事情咱们两个人谁说都没有用,咱们还是让大珠当着大家面表个态,她到底看没看上杜连发。” 廖金宝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狠狠地瞪了廖大珠一眼,冷冷地说:“大珠,你到底是咋想的?现在表个态吧,你想好了再说。” 廖大珠避开廖金宝的目光,犹豫了一下,最后鼓足勇气说:“爸,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谁都不想嫁,你就不要逼我了。” 廖金宝气哼哼地说:“死丫头,你的脑袋咋就一点儿也不开窍呢,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有男人愿意娶你就算不错了,你还不想嫁,你想嫁谁,你倒是想嫁秦家厚那个王八蛋,可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把你的肚子弄大了就跑了,你把一颗心全掏给人家了,可秦家厚那个畜生根本就是在玩弄你。” 廖大珠的眼睛一红,眼中闪着泪花说:“爸,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负责,我一定会把秦家厚找到,给你一个交代。” 廖金宝说:“你说的倒轻巧,你现在到村子里去听听村里人在背地里都说些啥,我现在是光屁股推磨转圈丢人。” 廖大珠说:“村里人说啥那是村里人的事情,我又不能去把他们的嘴都堵上,反正我不在乎。” 廖金宝被气得浑身直哆嗦,咬着牙说:“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不在乎,我在乎,家里出了这种丑事,我就是死了都没脸去见祖宗。” 廖大珠流着眼泪说:“爸,既然你觉得我住在村里给你丢人了,那我就离开这个村子,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说啥了。” 廖大珠说完转身就跑出了院子。 廖金宝看着廖大珠的背影,冷笑了几声,说:“死丫头,你少拿这种话来吓唬我,你要是有能耐就永远都别回这个村子。” 廖小珠看到廖大珠跑了出去,急忙追了出去,秦俊鸟也跟在廖小珠的身后跟追了出去。 廖小珠没跑出多远,脚上就被一个石头绊了一下,身子顿时失去平衡,摔了一个跟头。 秦俊鸟快步跑到廖小珠的身边,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关切地问:“小珠,你咋样了?伤到啥地方没有?” 廖小珠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被石头绊倒的那只脚,脸上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呻吟了几声,说:“我的脚好疼啊。”去分享

上一篇   第307章 不能胜任

下一篇   第309章 假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