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不能胜任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07章 不能胜任

三个人很快就喝光了两瓶丁家老酒,丁家老酒是烈性酒,酒精度数比较高,三个人能喝掉两瓶丁家老酒已经算是破天荒了。 秦俊鸟喝了一肚子的酒,满桌子的菜他根本没吃上几口,脑袋喝的晕晕乎乎的,眼睛看人都是两个脑袋。 苏显奎和苏秋林也喝了不少酒,两个人的酒量都很一般,喝到最后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苏显奎这个时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端着酒杯的手直哆嗦,用有些含混不清的声音说:“俊鸟,现在你在咱们棋盘乡可是个名人啊,乡里的老少爷们没有人不知道你的,一提起你来,我的脸上都有光。” 秦俊鸟强打精神,咧嘴笑了一下,说:“爸,我可不是啥名人,您老就别笑话我了。” 苏显奎说:“俊鸟,我可没有笑话你,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跟以前可不一样了,你现在大小也是一个企业家,是有身份的人了,你去问问乡里的人,哪个人不羡慕你。” 秦俊鸟说:“我有啥可羡慕的,我不过就是开了一个酒厂,这开酒厂的人多了,这根本就不算啥了不起的事情。” 苏显奎说:“要说开个酒厂在别的地方是不算啥事情,可咱棋盘乡是个穷地方,就连开酿酒作坊的人都没几个,就更别说开酒厂了,你可是全乡第一个开酒厂的人,乡里人都没见过啥世面,他们看到你开了这么大的一个酒厂咋能不眼热呢。” 秦俊鸟说:“爸,我开的是酒厂,又不是金矿,没啥好让人眼热的,乡里人就是少见多怪。” 苏显奎说:“俊鸟,你是我的好女婿,秋月能嫁给你那是她的福气,你和秋月可要好好地过日子,千万不能胡闹。” 秦俊鸟连连点头说:“爸,您老放心,我一定好好地对待秋月,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儿委屈的。” 苏显奎笑了笑,说:“俊鸟,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来,咱们两个再喝一杯。” 苏显奎说完跟秦俊鸟碰了一下酒杯, 苏秋月她妈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走到苏显奎的身后,伸手把他手里的酒杯抢下来,说:“老头子,你不要命了,你不能再喝了。” 苏显奎回头瞪了苏秋月她妈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这个死老婆子,我跟俊鸟喝酒你也管,你快把酒杯给我。” 苏秋月她妈说:“老头子,这酒又不是啥好东西,你都已经喝了不少了,这杯就别喝了。” 苏显奎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板起脸说:“死老婆子,你快把酒杯给我,要不然我可要翻脸了。” 苏秋月她妈把酒杯里的酒倒了,然后把酒杯藏到背后,满不在乎地说:“你就是翻脸,我也不给。” 苏显奎气呼呼地说:“死老婆子,我看你是欠管教了,看我不打你。” 苏显奎说完举手就要打苏秋月她妈,苏秋月这时急忙拦住苏显奎,说:“爸,我扶你进屋去躺一会儿吧,你都喝成这样了,咋还逞能呢。” 苏显奎摇头说:“我不去,我要和俊鸟在这里喝酒,俊鸟好不容易来一回,我一定跟俊鸟喝个痛快。” 苏秋月皱着眉头,撅起嘴说:“爸,你不能再喝了,这酒喝多了对身子不好,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苏显奎笑了笑,态度软了下来,说:“秋月,我听你的话还不成吗,我这就进屋里去躺着,你千万别生气。” 苏秋月扶着苏显奎向睡觉的屋子走去,走到门口时,苏显奎忽然停下来,他回头对苏秋林说:“秋林,你在这里陪着俊鸟继续喝,一定要把俊鸟喝高兴了。” 苏秋林说:“爸,你好好去躺着,这里有我在,不会怠慢了俊鸟的。” 苏显奎说:“那好,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躺着了。” 苏秋月把苏显奎扶到了睡觉的屋子里,苏显奎的脑袋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比吃安眠药睡的还快。 苏秋月把苏显奎安顿好,从屋里走出来,说:“哥,你和俊鸟都喝了不少了,你们别喝了。” 苏秋林说:“秋月,哥听你的,哥现在啥都听你的,你让哥干啥哥就干啥。” 苏秋月说:“时候不早了,我和俊鸟也该回去了。” 苏秋月她妈说:“秋月,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你和俊鸟在家里睡一晚,明天早上再走吧。” 苏秋月说:“不了,我和俊鸟一会儿就走,等爸醒来的时候,你跟他说一声。” 苏秋月她妈拉着苏秋月的手,有些不舍地说:“秋月,你好不容易回家来,咋说也得住一晚上再走啊。” 苏秋月说:“妈,我家里边还有事情,就不住了,等我下回来的时候,一定多住几天再走。” 苏秋月她妈说:“好吧,你家里边有事情,那我就不留你了,你可要常回来看妈呀。” 苏秋月说:“妈,过几天我就会来看你的,我走了。” 苏秋月要走,秦俊鸟也只好跟着她走了,虽然他喝了不少酒,不过他还没有喝醉,他可不想惹苏秋月不高兴。 第二天的上午,苏秋林高高兴兴地来到了酒厂,秦俊鸟让他到酒厂里来当副厂长,他是来走马上任的。 秦俊鸟把苏秋林让进他的办公室,苏秋月知道苏秋林来了,也来到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刚来厂里,这几天让秋月带你在厂里四处看看,你先跟厂里的人认识认识。” 苏秋林笑着说:“俊鸟,我听你的,你让我干啥事情我就干啥事情。” 秦俊鸟说:“秋林哥,你是副厂长,按规定应该有个办公室,一会儿就让秋月给你安排一间办公室,以后你就在办公室里办公。” 苏秋林搓了搓手,看了苏秋月一眼,说:“俊鸟,我刚到厂里来,啥事情也没干,你就让我就坐到办公室里,这不太好吧。” 秦俊鸟说:“没啥不好的,你是副厂长,当然要有自己的办公室了,总不能让你站在走廊里办公吧。” 苏秋月说:“俊鸟,我哥说的没错,他刚来到厂里,对厂里的事情一无所知,你还是让他在车间里帮工人们干活吧。” 秦俊鸟说:“我找秋林哥来,是让他当副厂长帮我管理厂里的事情的,咋能让他去车间干活呢。” 苏秋月说:“俊鸟,这样不太好吧,我哥一来就当了副厂长,厂里人肯定会说是因为我的关系,对他是不会服气的。” 秦俊鸟说:“秋林哥的这个副厂长是我让他当的,厂里谁要是不服气的话,就让他来找我好了。” 苏秋月不好再说别的,带着苏秋林去车间了。 到了下午,陆雪霏来到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陆雪霏一脸严肃地说:“俊鸟,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秦俊鸟笑着说:“雪霏,你有啥事情就说吧,我听着呢。” 陆雪霏说:“我听说你想让苏秋月的哥哥苏秋林来当酒厂的副厂长。” 秦俊鸟点头说:“没错,我是想让秋林哥当酒厂的副厂长。” 陆雪霏说:“俊鸟,我觉得你不应该让苏秋林来当这个副厂长。” 秦俊鸟好奇地问:“我为啥不应该让苏秋林来当这个副厂长?” 陆雪霏说:“苏秋林对酒厂的事情一无所知,根本就不能胜任副厂长的工作,他是秋月的哥哥,也是你的亲戚,你把他弄到厂里来,你这完全是在胡闹,这对酒厂的发展没啥好处。” 秦俊鸟说:“秋林哥不懂厂里的事情,他可以慢慢地学吗?我让他来当这个副厂长是认真想过的,我不是那种胡闹的人。” 陆雪霏说:“俊鸟,你要是把他弄到厂里来当个工人也没啥,可是你让他这个副厂长,这就有些小材大用了,我劝你还是再好好想想。” 秦俊鸟说:“雪霏,我知道你是为了酒厂好,可是我想来想去,厂里没有人能胜任这个副厂长的位置,我把秋林哥找来,也是想让他帮帮我。” 陆雪霏说:“俊鸟,你让他来当副厂长,厂里早晚得出乱子。” 秦俊鸟不以为然地说:“雪霏,事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是这个酒厂的厂长,厂里的大小事情都在我的控制下,不会出啥事情的。” 陆雪霏说:“俊鸟,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就不说啥了,我只是给你提个醒。” 陆雪霏说完就离开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陆雪霏说的事情,秦俊鸟也不是没想过,把苏秋林弄到厂里来的确有些风险,不过为了苏秋月他豁出去了,舍不得孩子套不来狼,要想打动苏秋月,就算付出一些代价也在所难免。 就在这时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秦俊鸟拿起电话问:“喂,谁啊?”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俊鸟,是我。” 秦俊鸟的眼睛顿时一亮,兴奋地说:“七巧姐,是你。” 电话那边正是丁七巧,丁七巧自从走了之后一直没有跟秦俊鸟联系,这还是她第一次给秦俊鸟打电话。 丁七巧说:“俊鸟,你还好吧?”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挺好的,你走了这么多天,咋才给我打电话啊?”去分享

上一篇   第306章 裙带关系

下一篇   第308章 亲戚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