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宝贵的东西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04章 宝贵的东西

廖银杏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幽幽地说:“跟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婚期就定在年底,男方把彩礼钱都给了。” 秦俊鸟听到廖银杏要结婚的消息,一开始有些惊讶,不过廖银杏早就到了出嫁的年纪,村里跟她差不多大的女人很多都当妈了,有的甚至都生了第二胎了。 秦俊鸟有些不解地问:“银杏,既然你说不喜欢那个人,为啥还要跟他结婚呢?” 廖银杏轻轻地叹息一声,有些无奈地说:“我爸和我妈一直都催着我结婚,我爸这次得病也是因为我的婚事,我不想让我爸我妈再为我的婚事着急上火了,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男人把我自己给嫁出去。” 秦俊鸟说:“银杏,结婚是人生的大事,你可千万不能当成儿戏,你了解那个你要嫁的男人吗?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要是一时冲动嫁错了人,到时候会害了你自己的。” 廖银杏勉强笑了一下,说:“我跟他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在一起没说过几句话,不过我爸和我妈都挺喜欢他的,他们都说他是一个能靠得住的男人,既然两位老人都看好他了,我也就没话可说了。” 秦俊鸟看了廖银杏一眼,脸上带着忧虑说:“银杏,你跟那个男人认识的时间这么短就答应嫁给他,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我劝你还是要慎重一些好,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要是两位老人看走眼了咋办。” 廖银杏说:“那个男人是个大学毕业生,比我大一岁,长得还算不错,他的父母都是县城里的老师,全家都算是知识分子。” 秦俊鸟把从廖银杏手里抢过来的酒杯放到桌子上,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银杏,听你这么说那个男人的条件还是挺不错的,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能找到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合适的男人也不容易,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啊,千万不能错过了。” 廖银杏淡淡地一笑,说:“他的条件虽然好,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他,我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不喜欢他。” 秦俊鸟说:“银杏,我看你跟他还是挺般配的,感情这个东西不是一下子就会有的,等你们相处时间长了,彼此都了解对方了,慢慢就会生产感情的。” 廖银杏这时看着秦俊鸟的眼睛问:“俊鸟,你听到我要结婚的事情,心里是咋感觉?” 秦俊鸟笑着说:“当然是为你高兴了,你能找到一个好归宿,嫁给一个大学生,这是大喜事啊。” 廖银杏的俏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忧伤,她轻声说:“俊鸟,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忘了你,你一直都藏在我的心里,我也不知道我是咋了,为啥就对你动了真情。” 秦俊鸟劝廖银杏说:“银杏,你还是把我忘了吧,咱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现在有家有业,过得挺好的,你也应该跟我一样,有自己的家庭,过自己幸福的小日子。” 廖银杏的眼神变得火热起来,她大声说:“这世界上没啥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跟你媳妇离婚了,我马上就嫁给你,我说话算话。”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可我是不会跟秋月离婚的,我的心里只有秋月,没有别的女人,而且也装不下别的女人了。” 廖银杏的眼中闪动着泪光,她吸了一下鼻子,说:“俊鸟,你为啥要这么对我,难道我还比不上那个苏秋月吗?她的身上到底有啥魔力,能让你对她死心塌地的。” 秦俊鸟浅浅地喝了一口葡萄酒,说:“银杏,秋月的身上啥魔力都没有,她跟你更没法相比,你人长得好看,脑子好使,又能做生意,天底下没有几个女人能比得上你的。” 廖银杏冷笑了几声,说:“你没必要把我说的这么好,我是啥样子我自己心里清楚,在你心里我始终比不上那个苏秋月。” 秦俊鸟说:“银杏,感情这种东西是不能比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把两个人放在一起做比较是没用的。” 廖银杏这时拿起酒杯又要喝酒,秦俊鸟急忙抓住她的手,说:“银杏,你刚才已经喝了不少了,不能再喝下去了。” 廖银杏看着秦俊鸟抓着她的手,说:“俊鸟,我的手摸起来有啥感觉?你是喜欢摸我的手还是喜欢摸你媳妇的手?” 秦俊鸟急忙把手松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银杏,我刚才是一时着急,不是故意的,你别怪我。” 廖银杏说:“我是不会怪你的,我只怪我自己,连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心都抓不住,我活着还有啥意思,还不如一头撞死呢。” 秦俊鸟苦口婆心地说:“银杏,你咋能这样想呢,像我这种人根本就配不上你,你不该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你这是在作践自己,你应该清醒一些,不能再执迷不悟下去了。” 廖银杏流着眼泪说:“在我眼里别的男人就是再好也不如你好,我快要被你给折磨疯了,你为啥就不能接受我呢。” 秦俊鸟说:“银杏,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不值得你这样。” 廖银杏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擦眼泪,抽泣着说:“我知道我这是在做梦,可我真想让这个梦一直做下去,永远都不要醒。” 秦俊鸟说:“银杏,你现在应该把心思都放在那个大学生的身上,你们认识的时间有些太短了,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跟他相处一段时间再决定结婚不结婚,这样对你有好处,你只有对他有了深入的了解,才能知道自己该不该嫁给他。” 廖银杏不以为然地说:“我对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也不想了解他,反正我爸我妈非逼着我结婚,我跟谁结婚还不都一样,只要我爸和我妈满yi就好了。” 秦俊鸟说:“银杏,你不能有这种想法,这毕竟是你结婚,是你要跟那个男人过一辈子的,这鞋子合不合适只要你自己知道,他们的意见也只是一个参考。” 廖银杏说:“算了,咱们还是不要说那个男人了,我不想说那个男人。” 秦俊鸟点头说:“也好,你想说啥事情咱们就说啥事情,只要你不喝酒就成。” 廖银杏秀眉微蹙,打了一个酒嗝,说:“俊鸟,既然你不让我喝酒,那你跟我去我爸的批发部坐一坐吧,咱们俩好好地说说话,我心里憋得慌。” 秦俊鸟有些不太愿意地说:“银杏,我还是不去了,批发部没别人,咱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影响不好。” 廖银杏有些不太高兴地说:“这有啥不好,咱们就是去说说话,又不是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有啥好担心的。” 秦俊鸟有些左右为难,他本不想去,可是又怕不去的话,会伤廖银杏的自尊心的。秦俊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说:“那好吧,不过我还要赶回村里去,我不能耽搁太长时间。” 廖银杏笑着说:“那咱们快些吃,等吃完了咱们就去我爸的批发部。” 秦俊鸟和廖银杏吃完刷羊肉后,秦俊鸟掏钱结了帐,然后两个人来到了廖金禄在乡里开的烟酒批发部。 两个人刚进到批发部里,廖银杏回手就把批发部的门关上了。 秦俊鸟走到椅子前刚要坐下,这时廖银杏忽然从身后拦腰抱住了他。 秦俊鸟急忙转回头看着廖银杏,说:“银杏,你这是干啥,快放开我。” 廖银杏的双手紧紧地搂在秦俊鸟的腰上,把脸贴在他后背上,柔声说:“俊鸟,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连让我抱一下都不愿意。” 秦俊鸟说:“银杏,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这样抱着我,咱们也没法好好说话啊,你还是把手放开吧。” 廖银杏喘息着说:“俊鸟,我想把身子给你,今天你就要了我吧。” 秦俊鸟这时急忙抓住廖银杏的手,说:“银杏,这可使不得,刚才的话我就当你没有说过,你以后也不要说这种话了。” 廖银杏说:“俊鸟,我只想把我的第一次给你,我这辈子就对你这一个男人动过心,我不想我把的第一次给别的男人。” 秦俊鸟说:“银杏,我可不能要你这么宝贵的东西,你还是把第一次留给你的男人吧。” 廖银杏说:“俊鸟,你现在要是不要的话,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你可要想好了。” 秦俊鸟说:“银杏,你心里应该清楚我是啥样的人,你别这样,咱们好好地说说话,等说完话了我就回村里去。” 廖银杏说:“俊鸟,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人,你有啥好怕的,这是我自愿的,你咋就不能主动一些呢。” 秦俊鸟想把廖银杏的手从他的腰间拿开,可是廖银杏的手抱得死死的,他喘着粗气说:“银杏,你都是要结婚的人了,你可不能有这种想法,这对你没啥好处,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你不能干这种傻事。” 廖银杏用她那两个富有弹性的肉峰在秦俊鸟的背后来回磨蹭着,秦俊鸟被她弄得心砰砰直跳,小腹下边憋得非常难受,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样。去分享

上一篇   第303章 要结婚了

下一篇   第305章 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