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父女斗气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01章 父女斗气

第二天晚上,秦俊鸟和苏秋月她们几个女人正在餐厅吃饭,几个边吃边嘻嘻哈哈地说笑着,自从廖大珠和廖小珠先后住进来后,秦俊鸟的家里就就变得热闹起来,可以说是天天都是笑声不断。 就在几个人说到兴头上的时候,廖金宝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了。 看到廖金宝走进来,廖大珠站起身来,有些心虚地说:“爸,你来了。” 廖金宝阴沉着脸,气哼哼地说:“你别叫我爸,我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还没结婚就怀上人家的种了,你就不觉得害臊啊,我都替你脸红。” 廖大珠眼中含泪,憋着嘴说:“爸,我和家厚的事情村里人都知道,我们们是真心相爱的。” 廖金宝狠狠地瞪了廖大珠一眼,说:“你还好意思说你和那个秦家厚的事情,你知道村里人都在背地里说你们啥吗?我都说不出口,你和姓秦的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你对得起我,对得起你死去的妈吗?早知道你会这样,你一生下来我就应该用尿布把你给捂死。” 廖大珠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流着眼泪说:“你咋能这么说我呢,好歹我也是你的女儿啊?” 廖金宝没好气地说:“我这么说你都是客气的,村里人说的比我还难听,不知道我前世造了啥孽,生了你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啥地方搁。” 廖小珠有些听不下去了,她的脾气跟廖大珠不一样,廖大珠不太敢跟廖金宝顶嘴,廖小珠敢顶撞廖金宝。 廖小珠站起来走到廖金宝的面前,直言不讳地说:“爸,我姐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让你给逼的,要是你当初同意了我姐和秦家厚的婚事,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归根到底还不是你的错吗。” 廖金宝气得“呼”“呼”直喘粗气,说:“死丫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你们都是我生的,你们想跟哪个男人结婚必须得经过我的同意,我看不上的人,你们就是再愿意也没用。” 廖小珠抬高嗓门,语气很强硬地说:“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要不是你横拦竖挡的,还要把我姐嫁给那个老糟头子赵德旺,我姐就不会跟秦家厚跑出去了,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咋能责怪我姐呢。” 廖金宝被廖小珠的话彻底激怒了,他暴跳如雷地说:“死丫头,几天不见,你还长能耐了,竟敢教训起你老子来了,看我不打死你。” 廖金宝说完抬起来手,气势汹汹地就要打廖小珠。 廖小珠见廖金宝要打她,也不躲闪,梗着脖子,眼睛直视着廖金宝,摆出一副毫不畏惧的架势,有点儿视死如归的意味。 秦俊鸟急忙走过来拦住廖金宝,说:“金宝叔,你消消气,打人又不能解决啥问题,你要是把小珠给打伤了,还得花钱治病,这多不值啊。” 廖金宝怒气未消地说:“俊鸟,你别拦着我,我这两个女儿是白养了,她们都是我的冤家,把她打死了,我也就静心了,以后就没人气我了。” 秦俊鸟笑着说:“金宝叔,我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这打死人可是犯法的,你要是真把小珠给打死了,你也得给她偿命不是,这父女之间吵几句嘴是很正常的,你动手打人又解决不了啥问题。” 廖金宝只好把手放了下来,叹了口气,说:“俊鸟,家门不幸啊,我咋养了这么两个白眼狼,我辛辛苦苦把她们带大了,可她们就这样对我,太让我寒心了。” 廖金宝到家里这么一闹,苏秋月和陆雪霏都没有心情吃饭了。这是廖金宝父女的家务事,两个人又插不上嘴,只能在一旁闷声不吭地看着。 廖小珠不服气,还想跟廖金宝理论几句,不过没等她张嘴,廖大珠急忙走到她身边,拉了她的衣服一下,示意她不要说了,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息事宁人,而不是火上浇油。 廖小珠的嘴角动了几下,虽然她满脸都是不忿的表情,不过她知道如果继续跟廖金宝对抗下去,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所以她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咽到了肚子里。 秦俊鸟劝廖金宝说:“金宝叔,你可千万不能这么想,不管咋说大珠和小珠都是你的女儿,将来你老了走不动了,还不得她们伺候你吗,这父女之间臭嘴不臭心,你老就别生气了。” 廖金宝说:“俊鸟,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我那个死老婆子早早就扔下我一个人走了,我好不容易把她们两个人拉扯大,可她们就这样对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还不如当初跟我那个短命的老婆子一起去了呢。” 秦俊鸟说:“金宝叔,这好死不如赖活着,您老得好好地活着,将来让大珠和小珠她们好好地孝敬你,你老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廖金宝摆摆手,苦笑着说:“啥好日子不好日子的,只要这两个小冤家以后不惹我生气,我就烧高香了,她们我可指望不上。” 秦俊鸟说:“金宝叔,看你说的,大珠和小珠都是你的女儿,有啥指望不上的,你老不是好赌几把吗?等将来她们都有钱了,多给你老一些,你老想咋赌就咋赌,有她们给你老当后盾,你老还怕谁啊?” 一提到赌钱,廖金宝马上来了精神,脸色也缓和了许多,他说:“俊鸟,人家别人养女儿都是大把大把地收彩礼钱,把腰包装得满满的,可我这两个女儿都是赔钱货,我把她们养这么大了,也没见她们孝敬过我,倒是没少气我。” 秦俊鸟说:“金宝叔,她们不是还小吗,人家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身小棉袄,你老有两个人女儿,这可就是两件贴身小棉袄啊,你老就等着享两个女儿的福吧。” 廖金宝向四处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到廖大珠的身上,气呼呼地说:“秦家厚那个狗东西呢,他把你的肚子搞大了,他人呢?我来了,他也不露一面,他还懂不懂个礼数啊。” 廖大珠犹豫了一下,说:“爸,家厚他出了些事情,现在人不知道跑到啥地方去了。” 廖金宝一脸懊丧地说:“我就知道这个混账东西靠不住,现在好了,你怀了他的种了,他的人倒跑了,你咋这么傻呢,人家把你给卖了,你还在帮着人家数钱。” 廖大珠说:“爸,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家厚他……” 廖金宝打断廖大珠的话说:“你让我说你啥好,当初我不同意你和那个秦家厚的事情,就是觉得这小子不可靠,这下好,人家不要你了,我看你以后咋办,你耳根子咋就那么软呢,人家用几句好话就把你给说动了,这男人的花言巧语能信吗?你咋不好好动动脑子想想。” 廖金宝说完顿了顿,又哭丧着脸说:“我这是啥命啊,咋啥倒霉的事情都让我给摊上了呢。” 廖大珠刚想给廖金宝解释,谁知道廖金宝一扭头,脸色很不好看地走了。 廖小珠看着廖金宝走远了,安慰廖大珠说:“姐,你别听咱爸胡说八道,咱俩从小长这么大,他啥时候管过咱俩的死活,咱俩在他的眼里就是两个能换彩礼钱的牲口,他啥时候把咱俩当人看过。” 廖大珠说:“小珠,你还是赶快回城里去吧,我知道咱爸的脾气,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不想连累你,咱爸为了钱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廖小珠说:“姐,我咋能扔下你一个人不管呢,越是这个时候我越不能离开你,你现在遇到难处了,我这个做妹妹的当然跟你一起共度难关了,我咋能当逃兵呢。” 秦俊鸟这时说:“是啊,大珠,就让小珠陪着你吧,有我在,金宝叔他不敢做啥太过分的事情的。” 廖大珠点头说:“那好吧,正好我们们姐妹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这次有机会能团圆一下,我心里也挺高兴的。” 廖小珠说:“姐,你现在啥都不要乱想,心里更不能有啥负担,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你现在只要安心地把孩子生下来就好了。” 廖大珠长叹了一口气,懊恼地说:“这个秦家厚,他到底跑到啥地方去了,他都是要当爸的人了,咋还那么冲动跟人家打架呢,他咋就不为我和孩子想一想呢。” 秦俊鸟说:“大珠,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是想开一些吧,凤凰姐和梨子姐他们正在县城里帮你找他呢,一有消息他们一会打电话过来的。” 廖小珠说:“姐,那个秦家厚不在你身边,不是还有我在嘛,我会照顾你的。” 廖大珠说:“家厚不在我身边倒是没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孩子生下来以后咋办啊?” 廖小珠说:“姐,这有啥可为难的,说不定到时候已经找到秦家厚了呢,你和秦家厚再补办一个结婚证,这样就不会再有人说三道四了。” 廖大珠勉强笑了一下,说:“小珠,你说的没错,天无绝人之路,我只盼着能早一些把家厚给找回来。”去分享

上一篇   第300章 看着眼熟

下一篇   第302章 明目张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