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不想等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30章 不想等了

廖小珠被吓得不轻,刘秃子走后,她一屁股坐在炕上,心有余悸地说:“俊鸟哥,今晚你别走了,就在我家里睡吧,我怕刘秃子会再回来。”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看着廖小珠,虽然他很想留下来,可是又不放心苏秋月一个人在家,他已经跟刘秃子结仇了,万一刘秃子趁他不在家去祸害苏秋月怎么办,他说:“你嫂子一个人在家,刘秃子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怕她出事,要不你和大珠到我家里去睡吧。” 廖小珠想了想,点头说:“这样也好,我好长时间没有见到秋月嫂子了,正好跟她好好说说话。” 秦俊鸟在廖小珠家里一直等到晚上廖大珠从栗子沟村回来。 廖小珠把刘秃子要祸害她的事情对廖小珠说了,廖大珠听后震惊不已,她说:“看来,这些天我们们不能在家里住了,今天是刘秃子闯进来,明天就有可能是李秃子闯进来,我们们就到俊鸟家住几天吧,等咱爸回来再说。” 就这样廖大珠和廖小珠又搬到秦俊鸟家去住了,一开始廖家姐妹俩也跟秦俊鸟和苏秋月挤在仓房里住,过了没几天被火烧过的房子就盖好了,她们就跟着搬到了新盖好的房子里。 秦俊鸟让泥瓦匠在原来的屋子中间用砖垒了一堵墙,这样一个屋子就成了两个屋子,里间的屋子留给苏秋月住,秦俊鸟住外间,这样他就不用睡仓房了。廖家姐妹当然也跟着苏秋月住在了里间。 自从廖家姐妹搬来之后,秦俊鸟就发现廖小珠有些不对劲,她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等她回来之后,秦俊鸟问她干什么去了,她也不说,就说是去栗子沟村了。 而且她每天回来之后都躲到仓房里,有时一个人还偷偷地乐。秦俊鸟觉得有些蹊跷,就问廖小珠说:“小珠,你姐最近咋总往外边跑,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们。” 廖小珠笑了笑,眼神有些奇怪地看着秦俊鸟,说:“你真是个笨鸟,我姐是咋回事儿,你难道真看不出来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虽然他已经娶了苏秋月,可女人的心思他还是有些弄不懂,他挠了挠脑袋,憨笑着说:“小珠,你姐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 廖小珠把嘴凑到秦俊鸟的耳边,低声说:“我姐有相好的了。” 秦俊鸟这时才恍然大悟,他笑着问:“是谁啊?那个村的?” 廖小珠说:“还能是哪个村的,你没看她天天往栗子沟村跑吗?是栗子沟村的秦家厚。” “秦家厚。” 秦俊鸟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秦家厚是栗子沟村第一考上大学的人,不过后来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学费就没有去上,他跟秦俊鸟都是本家,论辈分的话他还得喊秦俊鸟一声叔呢。 廖小珠说:“我姐跟秦家厚是两个月前在栗子沟村看电影的时候认识的,我也见过他,人长得精神,个子也高,跟我姐挺般配的。” 秦俊鸟说:“那你爸知道这事儿吗?” 廖小珠说:“我爸他还不知道,我姐一直瞒着他,怕他不同意。” 秦俊鸟赞许地说:“秦家厚是不错,脑瓜子灵光,人也长得有模有样的,你姐要是跟了他不委屈。” 廖小珠羡慕地说:“我姐真有福气,能找到秦家厚这样的男人这辈子活得也值了。” 秦俊鸟和苏秋月搬进新盖好的房子的第二天苏秋月她妈就出院了,秦俊鸟和苏秋月一直忙着收拾新房子所以没有抽出空去看她,直到搬进新房子后过了十多天,两个人才闲了下来。 这天吃过早饭后,秦俊鸟对苏秋月说:“秋月咱们去你家看看咱妈吧,咱妈都出院这么长时间了,咱们要是不去看看,她老人家心里该怎么想,就算她老人家不挑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苏秋月说:“那咱们今天就去吧,一会儿就走,早去早回。” 秦俊鸟笑着说:“中,我这就去庆生哥家借自行车去。” 这时廖小珠走进屋里正好听到秦俊鸟和苏秋月在说话,她说:“俊鸟哥,咱家就有自行车,还是我爸两个月前新买的,你不用去跟庆生哥借,骑我家的就行了。” 秦俊鸟说:“中,那我就骑你家的新自行车去。” 廖小珠从裤兜里掏出自己家的房门钥匙递给秦俊鸟,说:“自行车就在我家的西屋里,自行车没锁。” 秦俊鸟接过钥匙高兴地向廖小珠家走去,秦俊鸟高兴的不是能骑上新自行车,而是高兴能跟着苏秋月一起回娘家了,而且还是以苏家女婿的身份。 秦俊鸟到了廖小珠家的大门口,拿钥匙刚想去开门,忽然发现她家的大门根本没锁。秦俊鸟推开大门走进了院子,他走到房门前一看房门也没有锁,秦俊鸟还以为是廖金宝回来了,他张嘴刚要说话,忽然从屋子里传来一阵青年男女的笑声。 秦俊鸟连忙把嘴闭上,悄悄地走到窗户前趴在玻璃上向屋里瞄了几眼,只见廖大珠和一个男青年正坐在炕上说笑打闹,看样子非常亲密。这个男青年就是栗子沟村的秦家厚。 秦俊鸟趁着两个人没有注意从窗户底下蹑手蹑脚地绕到了屋后,从屋后的后窗户向屋子里偷看。只见廖大珠坐在秦家厚的怀里,笑着说:“家厚,你喜欢丫头还是小子?” 秦家厚一只手搂着廖大珠的腰,一只手在她白皙的脸颊上轻轻地摸了一下,笑着说:“我喜欢丫头。” 廖大珠回头看了秦家厚一眼,问:“你为啥喜欢丫头。” 秦家厚说:“因为你是丫头,我就喜欢像你这样招人稀罕的丫头。” 廖大珠说:“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秦家厚想了想,说:“女儿。” 廖大珠笑着问:“你为啥喜欢女儿?” 秦家厚得意洋洋地说:“因为我和你生的女儿一定会像你这么好看,所以我一定要跟你多生几个女儿。” 廖大珠啐了秦家厚一口,有些害羞地说:“谁答应要跟你生女儿了,你说出这种话来也不害臊。” 秦家厚在廖大珠的脸蛋上用力地捏一下,说:“你不跟我生女儿,还能跟谁生女儿?你是我的,这辈子别的男人谁也别想碰,谁敢动你一下,我就跟谁玩命。” 廖大珠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地打了一下,娇嗔着说:“别捏人家的脸,你都把人家给捏疼了。” 秦家厚说:“你不让我不捏你,那我亲你总行了吧。” 廖大珠笑着说:“不行,你的嘴臭,我不让你亲。” 秦家厚把嘴凑到廖大珠的嘴边,说:“你又没有亲过我的嘴,你怎么知道我的嘴臭啊?” 廖大珠把脸扭动一边,用手挡着秦家厚的嘴,红着脸说:“快把你的臭嘴拿开,不然我可要把它塞上了。” 秦家厚抓住廖大珠的手,用力地亲了几下,说:“你塞啊,我嘴这么大,我看你拿什么塞。” 廖大珠被秦家厚亲的有些心慌意乱,她连忙把手从秦家厚的手里抽回来,瞪了他一眼,说:“你不要脸。” 秦家厚笑着问:“我怎么不要脸了。” 廖大珠咬着嘴唇说:“你每次见到人家都动手动脚的,你就是不要脸。” 秦家厚盯着廖大珠高高隆起的胸脯,咽了口唾沫,说:“你既然说我不要脸,那我就不要脸一个给你看看。” 秦家厚说完就把手放在了廖大珠丰满的胸脯上,廖大珠叫了一声:“家厚,你干啥,还不快把手拿下去。” 秦家厚贪婪地在廖大珠的两个肉峰上摸了几下,喘着粗气说:“我不拿,我就要摸你。” 廖大珠被他摸得身子一颤,耳根子都红了,她拉下脸说:“你要是不拿我可要生气了。” 秦家厚笑呵呵地说:“好,我听你的,我把手拿下去还不行吗。” 秦家厚乖乖地把手从廖大珠的肉峰上拿了下去,廖大珠出了一口气,说:“你以后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秦家厚陪着笑脸说:“大珠,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你可千万别不理我。” 廖大珠说:“那你以后放规矩一些。” 秦家厚有些不情愿地点点头,忽然一把将廖大珠按在了炕上,眼睛死死盯着廖大珠的饱满的肉峰,喘息着说:“大珠,我受不了了,这些天我都快要憋疯了,今天你就让我上你的身子吧,我保证以后对你好,把你像菩萨一样的供着。” 秦家厚说完把头压在廖大珠的胸脯上不停地拱起来,一双大手粗鲁地去脱廖大珠的裤子。 廖大珠用力地摇着头,身子不停地扭动抗拒着秦家厚的动作,她大声说:“家厚,我们们不能这样,我的身子早晚是你的,等我们们结婚那天,我会把身子完完整整的给你的,现在不行。” 秦家厚已经失去了理智,就跟一个发了狂的野兽一样,他红着眼睛说:“为啥不行,我现在就想要你,我不想等了。” 廖大珠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家厚,你快放开我,你不能这样,我求求你,我们们还没结婚呢,等结了婚你想咋样我都依着你。” 秦家厚根本不听廖大珠的哀求,他野蛮地解开了廖大珠的裤带,然后把她的裤子往下拉,眼看着就要把廖大珠的裤子脱掉了。 秦俊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秦家厚得逞了,廖大珠说的没错,她跟秦家厚还没有结婚,没名没分的,秦家厚要是把她的身子给上了,完事后一提裤子拍拍屁股走人,到时候再来了个翻脸不认人,廖大珠到时候吃了哑巴亏,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秦俊鸟想到这里,快步走到屋子前,清了清嗓子,高喊了一声:“家里有人吗?” 秦家厚这时正在脱自己的裤子,一听到屋外来了,吓得他急忙从廖大珠的身子上滚下来,一提裤子跳下了炕,手忙脚乱地穿着裤子。 廖大珠也急忙坐起身来,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穿好,又把有些凌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才应声说:“有人。”去分享

上一篇   第29章 坏人闯进屋

下一篇   第31章 回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