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一起摔倒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98章 一起摔倒

廖小珠一脸无奈地说:“事到如今,说啥都晚了,咱们要是能把秦家厚找出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秦俊鸟说:“这个家厚真是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平时在村里也没见他跟谁动过手,这次倒好直接把人打成了脑震荡,差一点儿就闹出了人命。” 廖小珠说:“俊鸟,你说家厚他的心咋那么狠啊,他也不回家去看看我姐,只顾自己一个人躲了起来,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秦俊鸟说:“你以为家厚不想回去看你姐啊,他是不敢回去,他怕连累你姐,要是换了我,我也不会回去的。” 廖小珠哀声叹气地说:“秦家厚出了这种事情,可苦了我姐了,要是秦家厚真被抓起来判了刑,让我姐和孩子以后可咋活啊。” 秦俊鸟说:“小珠,你不用往坏处想,车到山前必有路,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还有挽回的余地。” 这个时候两个人走到了大门前,廖小珠推了一下大门,大门在里边锁上了,纹丝没动,她又推了几下,还是没有推动。 廖小珠用力地敲了几下大门,抬高声音说:“院里有人吗?” 廖小珠的话音刚落,院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院子的大门开了一条缝,一个黑脸膛的男人从里边探出头来,男人看样子有五十多岁,头发有些花白,一双透着精明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黑脸膛男人在两个人的脸上扫了一眼,一脸警惕地说:“你们找谁啊?” 廖小珠笑着说:“大叔,是我,你不认识我了,我以前来过的。” 黑脸膛男人仔细打量了廖小珠几眼,脸上露出笑容说:“是你啊,你是大珠的妹妹小珠吧,你看我这记性,咋连你都没认出来呢。” 这个黑脸膛的男人就是廖大珠的房东,廖小珠以前来看廖大珠时跟他打过几个照面,也说过几句话,不算太熟,所以黑脸膛男人第一眼没有认出她来也很正常。 廖小珠点了一下头,说:“大叔,你认出我来就好,我想到我姐家里去看看,我现在能进去吗?” 黑脸膛男人急忙把大门打开,说:“小珠,看你这话说的,你当然能进了。” 廖小珠冲着黑脸膛男人甜甜地一笑,说:“大叔,麻烦你了。” 黑脸膛男人笑了笑,说:“没啥麻烦的,你们快进来吧,不过你姐的家里没有人,你要是来找你姐的话,可扑了一个空。” 廖小珠说:“大叔,我不找我姐,我就是来她家里看一看。” 黑脸膛男人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小珠,昨天有两个公安局的人来过,他们跟我了解了一些你姐夫的情况,公安局的人说你姐夫把别人给打伤了,现在不知道躲到啥地方去了,那个被他打伤的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知道这些事情吗?” 廖小珠说:“大叔,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黑脸膛男人说:“我说这些天咋一直都没有见过你姐夫的面,原来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公安局的人一开始跟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呢,你姐夫平时对谁都笑呵呵的,根本不像那种爱打架的人。” 廖小珠解释说:“我姐夫他也是一时冲动,才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黑脸膛男人说:“你姐夫也真是的,他咋不为你姐想想呢,你姐她都快要生孩子了,他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情,扔下你姐一个人咋过活啊,说到你姐,大珠她现在咋样了?那天我看她急匆匆地走了,问她出了啥事情,她也不跟我说,就说回老家了。” 廖小珠说:“大叔,我姐她现在挺好的,谢谢你的关心。” 这个时候秦俊鸟和廖小珠走进了院子里,四合院不算太大,不过打扫得很干净。 秦俊鸟和廖小珠跟在黑脸膛男人的身后走到院子东南角的一间房子前,这间房子就是廖大珠和秦家厚租住的地方了。 黑脸膛男人从口袋掏出钥匙,然后把门锁打开,说:“你姐走的时候把钥匙给我了,也不知道你姐她啥时候能回来。” 廖小珠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就是回来也得生完孩子才能回来。” 黑脸膛男人把门锁放在窗台上,说:“小珠,我回去给孩子做饭了,你要是有啥事情就叫我一声。” 廖小珠说:“谢谢你了,大叔。” 黑脸膛男人说:“跟我你就别这么客气了,你姐夫和你姐都是好人,他们卖服装的时候没少给我们们家新衣服穿。” 黑脸膛男人又跟廖小珠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回家去做饭了。 秦俊鸟和廖小珠推门走进了廖大珠和秦家厚租住的房子里,房间虽然不算太大,不过收拾得干净整洁,屋里摆放的家具都很高档,而且还有彩电、录音机、录像机等家用电器,看样子廖大珠和秦家厚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廖小珠走到床边坐下,有些灰心泄气地说:“俊鸟,看来咱们是白来一趟了,秦家厚是不会躲在这附近的,这里很多人都认识他,他肯定是找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躲起来了。” 秦俊鸟在屋子里到处走了走,说:“小珠,你要沉住气,一会儿咱们再到这个院子的周围去转一转,看看能不能有啥收获。” 廖小珠愁眉苦脸地说:“这个秦家厚真是害死我姐了,我姐偷着从家里跟他跑出来,两个人虽然是以夫妻的名义住在一起的,可是两个人根本没有登记,我姐现在是未婚先孕,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以后我姐在村里人的面前可就永远都抬不起头来了。” 秦俊鸟说:“小珠,就算你姐和秦家厚没登记也没啥大不了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在你姐生孩子之前把秦家厚给找到,到时候再补办一张结婚证书不就万事大吉了。” 廖小珠叹息着说:“你说的容易,中国这么大,秦家厚要是跑到外地藏了起来,咱们就是累死也别想找到他。” 秦俊鸟说:“咱们现在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秦家厚给找出来,他不能躲一辈子吧,像他这种情况就算被公安局的人抓到也没啥,大不了在监狱里蹲个几年也就放出来了,要是那个被他打伤的人醒过来了,他还可以跟那个人和解一下,给那个人赔些医药费,那家人不追究了,他或许连监狱都不用蹲。” 廖小珠说:“我以为我姐跟了他会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他闯了这么大的祸,我真替我姐感到不值,就凭我姐的条件在乡里找啥样的人家找不到,现在倒好怀了他的孩子,就是想跟他一刀两断都不行了。” 秦俊鸟说:“小珠,你现在想这些事情都没啥用处,事情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只要能把家厚给找到,那其他的事情也就都迎刃而解了,根本不是啥难事儿。” 秦俊鸟和廖小珠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又到外边去转了转,可是他们始终都没有发现秦家厚的踪迹,两个人只好又回到了廖大珠的屋子里。 进到屋里后,廖小珠把衣柜的门打开,从里边挑了几件衣服拿出来,其中还有几件是宽大的孕妇装。 秦俊鸟不解地问:“小珠,你拿这些衣服干啥啊?” 廖小珠说:“那个该死的秦家厚不知道啥时候能找到,眼看还有一个多月我姐就要生了,她走的时候太急了,根本没拿啥衣服,我收拾几件干净的衣服,到时候你回村给她带回去。” 秦俊鸟说:“小珠,还是你想的周到,不过你别光顾着给你姐拿衣服,你再好好地找一找,看看你姐有没有给孩子准备衣服,到时候我一起都给你姐带回去。” 廖小珠说:“你不说我还真把这孩子的事情给忘了,我找找看,我姐他们以前是批发服装的,肯定早就把孩子的衣服给准备好了。” 廖小珠说完在屋子里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她把屋里的衣柜抽屉都翻遍了,不过没有找到一件孩子穿的衣服。 廖小珠的目光这时落到了衣柜上放着的一个皮箱上,她伸胳膊把皮从衣柜上拿了下来,还没等她把皮箱放在地上,一个玻璃花瓶从衣柜上滚落了下来,向她的脑袋上砸了下来。 秦俊鸟见状没来得及多想,一个箭步冲到廖小珠的身边,一把将她推到了一边。 廖小珠忽然被秦俊鸟推了一下,虽然躲开了滚落下来的花瓶,不过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仰面摔倒在地上。 秦俊鸟因为用力过猛,脚底下一个踉跄,身子向前栽倒,跌了一个跟头,他的身子碰巧压在廖小珠的身子上,幸好秦俊鸟及时用双手撑住了身子,要不然他的脸就贴到了廖小珠的脸上。 就在这时,滚下来的玻璃花瓶“哗啦”一声在离他们身边不远的地方摔了个粉碎。 秦俊鸟只觉得被他压在身下的廖小珠的身子软绵绵的,就跟没有骨头一样,尤其廖小珠那两个丰满高耸的肉峰正好顶在了秦俊鸟的胸口上,一种奇异的感觉从秦俊鸟的胸口传遍了全身,秦俊鸟的身子微微地颤栗了几下,浑身忽然变得滚烫起来,就连呼吸都加快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297章 毫无头绪

下一篇   第299章 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