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毫无头绪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97章 毫无头绪

廖小珠说:“凤凰姐,秦家厚现在不知道躲到啥地方去了,我想把梨子姐找来,咱们在一起想想办法,尽快把秦家厚给找出来。” 石凤凰知道事情紧急,不敢耽搁,走到电话机前拿起电话说:“好吧,我这就去给梨子打电话。” 石凤凰给大甜梨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尽快赶过来,大甜梨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问石凤凰到底出了啥事情,石凤凰在电话里也没有细说,只是说她过来就知道了,大甜梨还以为是石凤凰出了啥事情,挂下电话就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大甜梨一进门就急着问:“凤凰,你这么着急地把我找过来,到底出啥事情了?” 石凤凰微微笑了一下,说:“梨子,咱们还是进去说吧。” 大甜梨和石凤凰一起走进了客厅,她看到秦俊鸟和廖小珠都在场,非常高兴地说:“今天这是咋了,不过年不过节的,是哪阵仙风把你们两个人给吹来了,咱们可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秦俊鸟笑着说:“是啊,梨子姐,咱们这一晃都好几个月没见面了,我一直都想来看看你,可酒厂里的事情太多了,我实在有些抽不开身。” 大甜梨笑呵呵地说:“我也挺想你们的,我在这城里住时间长了,还是觉得咱们村里的人好,干啥事情都不藏着掖着,有啥话也是直来直去,不像这些城里人一肚子坏水,当面一条背后一套,当着你的面嘴上就跟抹了蜜一样,背地里恨不得骂你的祖宗,都是一些口是心非的小人。” 石凤凰说:“梨子,你快坐,你就别发牢骚了,你想吃啥东西,我这就给你拿去。” 大甜梨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然后冲着石凤凰摆摆手,说:“凤凰,你别忙了,你找我来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说吗,你快说吧。” 廖小珠这时接话说:“梨子姐,是我让凤凰姐打电话把你找来的,” 大甜梨看到廖小珠一脸凝重的表情,收住笑容说:“小珠,你是不是遇到啥难事儿了,快跟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啥忙。” 廖小珠说:“梨子姐,我没遇到啥难事儿,是我姐她遇到难事儿了。” 大甜梨愣了一下,说:“你姐她遇到啥难事儿了?是不是有人欺负她啊?” 廖小珠说:“确切地说是我姐夫遇到难事儿了。” 大甜梨一头雾水地说:“你姐夫?大珠啥时候结的婚啊,我咋不知道呢,你姐夫是谁啊?” 廖小珠说:“梨子姐,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廖小珠就把廖大珠和秦家厚的事情跟大甜梨仔细地说了一遍,不过她着重说的是秦家厚把人打伤之后躲起来的事情,廖小珠把大甜梨找来的目的就是想让她帮忙找到秦家厚,所以她必须得把事情说清楚了。 大甜梨听完后,看了廖小珠一眼,说:“这么说那个秦家厚现在已经扔下你姐一个人不管,自己躲了起来。” 廖小珠点头说:“是啊,现在谁也不知道他躲在啥地方,我就是为这个事情让凤凰姐把你找来的,想让你帮忙想想办法。” 大甜梨想了想,面露难色说:“这件事情可有些难办,想把那个秦家厚找出来可不太容易啊。” 廖小珠说:“梨子姐,我知道你在县城里认识的人多,你可一定要帮我把秦家厚找出来,我姐她现在挺着一个大肚子,眼看着就要生了,要是找不到秦家厚的话,那我姐和孩子可咋办啊?” 大甜梨说:“我倒是认识几个人,他们在县城里都挺神通广大的,兴许他们能有些办法,一会儿我去找找他们,让他们帮忙找找。” 廖小珠说:“梨子姐,这件事情就全靠你了,你要是能把秦家厚找到的话,就等于救了我姐他们全家,我和我姐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大甜梨说:“咱们都是一个村子的乡亲,如今大珠遇到难处了,我帮忙想想办法是应该的,这根本不算啥啥,跟我你就别这么见外了,啥感激不感激的。” 廖小珠说:“那好,梨子姐,我也就不跟你客套了。” 大甜梨说:“小珠,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找,要是找不到的话,你可别怪我啊。” 廖小珠笑了一下,说:“梨子姐,你放心,就是找不着我也不会怪你的。” 大甜梨站起身来,说:“我就不在这里耽搁了,我去跟我那几个朋友碰碰头,看看他们有没有啥办法把秦家厚给找出来。” 廖小珠说:“梨子姐,那就拜托你了,我等你的消息。” 大甜梨说:“小珠,我这边找人想办法,你们这边也别闲着,这县城里不算太大,你们几个人也分头去找找。” 廖小珠点头说:“等一下我就和俊鸟去县城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啥蛛丝马迹。” 大甜梨说:“那好我先走了,要是有啥情况,我会给凤凰打电话的。” 大甜梨说完出了别墅,去找她的那几个朋友想办法去了。 廖小珠心里很清楚要想把秦家厚找到谈何容易,秦家厚是个长着两条腿的大活人,又不是石头墩子,他要是藏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要想把他找出来比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还难。 廖小珠想到这里,心里不免有些焦急,她说:“俊鸟,我们们也别在这里坐着了,我们们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啥跟秦家厚有关的线索。” 石凤凰说:“小珠,我这就给你们做饭去,你们还是吃完饭再去吧。” 廖小珠说:“凤凰姐,你不用做饭了,我和俊鸟一会儿在街上随便吃一口好了,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赶快把秦家厚给找出来,要是不把秦家厚给找出来,你就是让我吃山珍海味,我也吃不下。” 石凤凰微笑着说:“小珠,你也别太心急了,秦家厚他是一个大活人又不是榆木疙瘩,说不准他这会儿已经跑回村里去了呢。” 廖小珠说:“但愿能像你所说的,秦家厚真能回到村里去,这样我们们也就不用费心费力地到处找他了。” 秦俊鸟插话说:“凤凰姐,家厚这次的事情麻烦可不小,被他打伤的那个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我们们必须得赶在公安局的人之前找到他,要是公安局的人先我们们一步把他给抓到了,那家厚非得坐牢不可。” 石凤凰的脸色一变,说:“既然事情这么严重,那你们还是抓紧去找他吧,我在家里也帮着找找熟人想想办法。” 廖小珠说:“凤凰姐,我和俊鸟可能要在你家里住上几天,你这里没啥不方便的吧?” 石凤凰抿嘴一笑,说:“没啥不方便的,你们就尽管放心地在我家里住下好了。” 廖小珠说:“凤凰姐,我和俊鸟出去了,等晚上的时候我们们再回来。” 石凤凰把秦俊鸟和廖小珠送到了别墅的门口,并且嘱咐了两个人几句,让两个人找人的时候注意一些,一定要避开公安局的人。 秦俊鸟和廖小珠来到了街上,两个人漫步目的地在街上走着。两个人想找秦家厚,可是又不知道从哪里找起,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廖小珠一脸茫然地说:“俊鸟,咱们到啥地方去找那个该死的秦家厚啊,我虽然在县城里住了一段时间,可是我对县城的很多地方都不熟悉。” 秦俊鸟想了想,说:“小珠,你知道你姐和家厚住的地方吗?咱们先去那里看看吧,弄不好他就躲在住的地方附近。” 廖小珠点头说:“我知道,他们住的地方我去过两次,就在城南的服装一条街后边,很好找的。” 秦俊鸟说:“你知道就好,现在也只能是病急乱投医了,不管有枣还是没枣,先打几杆子再说。” 秦俊鸟和廖小珠来到了城南的服装一条街,这条街是县城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县城里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 在服装一条街的后边有一片居民小区,小区的房屋都是低矮破旧的普通民房,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人很多都是在服装批发市场做生意的外地人。 廖小珠带着秦俊鸟穿过一条狭窄曲折的小胡同,小胡同的尽头有一个四合院,廖小珠指了指四合院的大门,说:“我姐和秦俊鸟就住在这个院子里,我听我姐说她和秦家厚来到县城后秦家厚就在服装一条街租了一个摊位做起了批发服装的生意,秦家厚的脑子活,干了没几个月就挣了不少钱,后来我姐怀孕了,他就不做批发服装的生意了,因为做批发服装的生意太辛苦了,他怕我姐累着,就改行做了别的生意。” 秦俊鸟好奇地问:“秦家厚后来改行做了啥生意啊?他就是因为做生意的事情才把人打成脑震荡的。” 廖小珠摇摇头,皱着眉头说:“我问过我姐,不过秦家厚到底是在做啥生意我姐也不太清楚,她自从怀孕以后就一直待在家里,很少过问生意上的事情了。” 秦俊鸟叹口气,说:“这个家厚,真是不知道他咋想的,做生意就做生意好了,他为啥要动手打人呢,而且还把人打成了脑震荡,这做生意又不是上战场打仗,你下这么狠的手干啥。”去分享

上一篇   第296章 闯祸了

下一篇   第298章 一起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