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探口风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95章 探口风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雪霏,我不在酒厂的这些天,厂里没出啥事情吧?” 陆雪霏说:“厂里倒是没出啥事情,不过我听人说麻家村新建了一家酒厂,而且这个酒厂的规模比咱们的酒厂还要大。” 秦俊鸟问:“雪霏,这件事情你是听谁说的?” 陆雪霏说:“我听锤子说的,他说那家新建的酒厂比咱们的酒厂大得多,将来要是投产的话,日产量是咱们酒厂的两倍以上。” 陆雪霏说的事情,秦俊鸟其实早就知道了,那个酒厂就是蒋新龙和赵德旺合伙开的,蒋新龙当初提议要跟秦俊鸟一起开这个酒厂,但是被秦俊鸟拒绝了。 秦俊鸟之所以不同意和蒋新龙开这个酒厂,是因为他觉得蒋新龙这个太不可靠了。蒋新龙是个地道的商人,在他的眼里挣钱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挣钱他可以出卖任何人,更何况他跟蒋新龙还曾经为了苏秋月动过手,也算是冤家对头了。秦俊鸟的脑子还没有进水,蒋新龙主动找上门来要跟他合作,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秦俊鸟当然不会上他的当了,他还没有笨到陷阱就在眼前还往里跳的地步。 秦俊鸟说:“新开的酒厂大也好小也好,跟咱们都没有啥关系,咱们只要把酒厂经营好就行了。” 陆雪霏脸上带着忧虑说:“俊鸟,这个酒厂要是建好了,将来肯定会成为咱们酒厂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的,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啊。” 苏秋月说:“雪霏,你知道那个酒厂是谁开的吗?” 陆雪霏说:“听说开酒厂的人叫啥蒋新龙,好像也是棋盘乡的人。” 苏秋月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说:“是蒋新龙,他咋开上酒厂了。” 陆雪霏说:“咋了?秋月,你认识那个叫蒋新龙的人吗?” 苏秋月看了秦俊鸟一眼,淡淡地说:“认识,当然认识了。” 陆雪霏好奇地问:“秋月,你跟这个蒋新龙是咋认识的?我听人说这个蒋新龙可不简单,他在乡里开了一个大酒店,是一个非常有商业头脑的人。” 秦俊鸟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说:“雪霏,咱们还是别说这个蒋新龙了,他开他的酒厂,咱们开咱们的酒厂,咱们跟他井水不犯河水。” 陆雪霏说:“可同行是冤家,我看他开这个酒厂明摆着就是冲着咱们的酒厂来的。” 秦俊鸟笑了笑,说:“不管他冲谁来的,只要咱们好好地生产,把好zhi量这一关,就不用怕他。” 苏秋月这时提醒秦俊鸟说:“俊鸟,我看雪霏说的挺有道理的,你可不能太大意了,我了解蒋新龙,他可是一个为了钱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人,他的酒厂要是建好了,一定会跟咱们抢市场的。” 秦俊鸟说:“这个我心里有数,现在他的酒厂还没有开起来,事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等他的酒厂开起来再说。” 秦俊鸟嘴上虽然这样说,不过他的心里很清楚,蒋新龙是一个不可小看的对手,等他的酒厂建好了,一定会对他的酒厂造成很大的冲击。那天赵德旺他们来捣乱就是一个信号,蒋新龙这次是有备而来,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打垮秦俊鸟的酒厂。 苏秋月说:“俊鸟,我觉得我们们还是要早作准备的好,咱们是全乡第一个开酒厂的,现在咱们的酒厂挣了一些钱,其他人见有利可图肯定也会跟风的,说不定蒋新龙的酒厂建完以后,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酒厂出现,到那个时候咱们可就被动了。” 秦俊鸟说:“秋月,你不用担心,蒋新龙他干别的生意还成,可这开酒厂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蒋新龙他是一个门外汉,就算他想跟咱们抢市场,他也得拿出过硬的产品来,咱们有七巧姐给的酿酒配方,他生产出来的酒别想跟咱们酒厂生产出来的酒比。” 苏秋月本打算再给秦俊鸟敲敲边鼓,让他不能太掉以轻心了,不过她最终忍住了没说。 到了第二天晚上,秦俊鸟让刘镯子在食堂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酒席,然后把二猛子和锤子找了过来。 秦俊鸟摆这座酒席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二猛子和锤子以前有矛盾,秦俊鸟想给两个说和一下,把两个人的矛盾给化解了。 第二个目的是他想试探一下锤子。蒋新龙和赵德旺想拉拢锤子,而且还给他开了一些很优厚的条件。秦俊鸟对锤子一直不太放心,他想探探锤子的口风。锤子这个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贪财,一看到钱就跟蚊子见了血一样。赵德旺也正是看中了锤子的这个弱点,所以才想把他拉过去。如果赵德旺真把锤子给拉走了,那秦俊鸟就等于失去了一条胳膊,要是锤子再把厂里的一些有经验的工人给拉走了,那厂里的生产非得瘫痪不可。秦俊鸟想知道锤子的心里到底是咋想的,这样他也可以提前有个准备,不至于到时候弄得焦头烂额的。 三个人入座后,秦俊鸟给二猛子和锤子每人都倒了一杯厂里产的丁家老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秦俊鸟端起酒杯,在二猛子和锤子的脸上扫了一眼,说:“锤子,二猛子,我今天把你们找来,就是想给你们说和一下,你们以前的那些事情都是误会,现在一笔勾销了,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不准再动手。” 二猛子点头说:“俊鸟哥,我全听你的,你说咋样就咋样,当初要不是你收留我们们这些人,我们们也不会有今天,你是我的恩人,也是我那些兄弟的恩人,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绝对不说一个‘不’字。” 锤子说:“是啊,俊鸟,我也听你的,我和二猛子的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以后谁也不要再提了,从今天开始我跟二猛子就是兄弟了。” 秦俊鸟说:“今天我把丑话说在前面,这顿酒喝完之后,你们谁也不准找谁的别扭,要是让我知道你背地里还在较劲,我可不饶你们。” 二猛子说:“俊鸟哥,你放心好了,我说到做到,我要是说话不算的话,你想咋样罚我都成。” 锤子笑着说:“俊鸟,我跟二猛子本来就没啥深仇大恨,那天的事情都怪我,我不该说那些气话,我现在想起来也挺后悔的。” 二猛子急忙说:“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锤子大哥,我也有责任,我当时说话有些太过分了,要不然锤子大哥也不会生气,我在这里给锤子大哥陪个不是,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不懂事,锤子大哥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锤子说:“二猛子兄弟,以前的事情我也有错,咋能让你给我赔不是呢,这可不成。” 秦俊鸟哈哈一笑,说:“现在好了,大家把事情都说开了,这一片乌云也就散了,这上牙哪有不碰下牙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锤子说:“是啊,俊鸟,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件事情就全当没有发生过。” 二猛子说:“锤子大哥说的是,这件事情就当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我和锤子大哥以后一定要好好相处。” 秦俊鸟说:“这就对了,为了你们两个人能和好,咱们三个人干一杯。” 二猛子连忙端起酒杯,说:“干了。” 锤子也端起酒杯,笑着说:“今天咱们三个人一定要喝个痛快。” 三个人碰了一下酒杯,然后纷纷把酒杯里的酒给喝光了。 三个人推杯换盏,边喝酒边聊天,很快就喝光了两瓶丁家老酒。 这个时候,二猛子和锤子都有几分醉意了,秦俊鸟还算是清醒,刚才喝酒的时候他没有像二猛子和锤子喝得那么多。 秦俊鸟看到二猛子和锤子再喝就要醉了,说:“明天你们还要干活,我看这酒就喝到这里吧,你们要是喝醉了,明天会耽误干活的。” 二猛子点头说:“好吧,俊鸟哥,我的脑袋有些发晕,我回去睡觉了。” 秦俊鸟说:“二猛子,你去吧。” 二猛子站起身来,身子有些摇摇晃晃地走了。 锤子看到二猛子走了,站起身来说:“俊鸟,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家去了,我就不陪你了。” 秦俊鸟这时说:“锤子,你等一下,我有个事情我要问你,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 锤子又坐了下来,说:“俊鸟,有啥事情你尽管问好了,我一定跟你实话实说。” 秦俊鸟盯着锤子的眼睛,说:“锤子,赵德旺找过你了吧,而且还给你开了很高的条件,想把你拉过去。” 锤子的脸色大变,目光有些躲闪地说:“俊鸟,这件事情你是咋知道的?” 秦俊鸟说:“你别管我是咋知道的,如果你想过去的话,我不拦着你,因为他出的工资比我给的高,你就是过去了,我也不会怪你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能挣到更多的钱,这是好事情。” 锤子说:“俊鸟,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瞒你,赵德旺他是找过我,也给我开了很好的条件,我是想挣更多的钱,可我不是那种眼里只有钱的人,昧良心的钱我是不会挣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294章 谁有毛病

下一篇   第296章 闯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