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谁有毛病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94章 谁有毛病

可是秦俊鸟没有想到自己在情急之下,一没留神双手正好推到了苏秋月的两个肉峰上,触手是一种绵软的感觉,非常有弹性。 秦俊鸟的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响,他急忙把手拿开,有些战战兢兢地看着苏秋月,生怕苏秋月会冲他发火。 虽然秦俊鸟不是故意想摸苏秋月的,可这种事情是很难说清楚的。 还好苏秋月并没有发火,她的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把头低了下去,双手不停地摆弄着她披着的那件外衣的衣角。 这有些出乎秦俊鸟的意料,苏秋月虽然顶着一个破鞋的名声,可她平时对秦俊鸟就像防贼一样的防着,穿衣服很少穿那种暴露的衣服,很多时候都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一样。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说:“秋月,你没伤到啥地方吧?” 苏秋月一脸娇羞地说:“我挺好的,没伤到啥地方。” 秦俊鸟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正眼去看苏秋月,他说:“秋月,你小心一些,你的腿还没有好利索,要是再弄伤了可咋办啊?” 苏秋月说:“我以后会小心的。” 秦俊鸟陪着苏秋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几句话,因为刚才秦俊鸟不小心摸到苏秋月的胸脯的缘故,两个人都觉得有些别扭,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就在这个时候,秦俊鸟看到孟水莲走进了医院的大门,她的胳膊上还挎着一个篮子,篮子还上盖着一块花布。 秦俊鸟急忙站起身来,向孟水莲走了过去,说:“妈,您咋来了?” 孟水莲向苏秋月看了一眼,说:“我昨天晚上去你家里闲坐,想要找你和秋月唠唠家常,可是你和秋月都不在家里,是雪霏告诉我说秋月的腿摔伤了,正在乡里的医院住院,你一个人在医院里照顾她,所以我就起早赶过来了。” 秦俊鸟说:“妈,从村里到乡里这么远,山路又不好走,你咋能一个人来呢,万一路上出点儿啥事情,那我和秋月的罪过可就大了。” 孟水莲笑了笑,说:“虽然我年纪大了,这把老骨头有些不太中用了,不过从村里到乡里的这条山路我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了,我现在就是闭着眼睛走都不会出啥事情的。” 秦俊鸟说:“妈,秋月的腿伤恢复的挺好的,而且过几天就要出院了,您其实不用专门跑到医院来看她的。” 孟水莲说:“你妈我还没有老糊涂,秋月是我的儿媳妇,她的腿摔伤了,我这个做婆婆的咋能不过来看看呢。” 秦俊鸟说:“等秋月出院了,你去家里看她不也是一样的事情吗。” 孟水莲说:“你说的倒轻松,那咋能一样呢,我来看过秋月了,我也就安心了,我要是不过来看看的话,我的心就会一直揪着。” 秦俊鸟和孟水莲这时走到了苏秋月的面前,苏秋月欠了欠身,想要站起来。 孟水莲急忙按住苏秋月的肩膀,说:“秋月,你好好地坐着吧,你的腿上有伤,不能乱动。” 苏秋月坐着不动了,微笑着说:“妈,你快坐。” 孟水莲看了看苏秋月腿上打的石膏,关心地问:“秋月,你的腿咋样了,现在还疼不疼?” 苏秋月说:“我的腿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大夫说再过些日子就可以出院了。” 孟水莲把胳膊上挎的篮子放到了长椅上,把花布拿掉,从里面端出一个砂锅,说:“秋月,我在家杀了一只鸡,给你炖了一锅鸡汤,你是病人,身子骨弱,一会儿把鸡汤喝了,好好地补补身子。” 苏秋月看着孟水莲手里的鸡汤,感动地说:“妈,你来看看我就好了,这么远的路,你带鸡汤干啥啊,要是把您老累坏了可咋办啊?” 孟水莲说:“妈给你送锅鸡汤累不坏的,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只要好好地把腿伤养好了,妈就是天天给你送鸡汤都不觉得累。” 苏秋月说:“那可不成,要是真把您老人家给累倒了,那我这一辈都不会心安的。” 这时一阵凉风吹过,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孟水莲穿的衣服比较单薄,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苏秋月见状说:“妈,咱们进病房里去说话吧,这外边风大容易着凉。” 孟水莲把砂锅重新放到篮子里,又把花布盖好,说:“好,咱们去病房里说话。” 秦俊鸟扶着苏秋月,跟着孟水莲一起回到了病房里。 孟水莲跟苏秋月打开了话匣子,两个人说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琐事,苏秋月完全是一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样子,从结婚到现在秦俊鸟从来没见过苏秋月这么高兴的样子。不过这也不奇怪,苏秋月住院的这段日子里,病房里就她和秦俊鸟两个人,而她和秦俊鸟平时很少说话,她每天躺在病床上就跟坐牢一样难受,一直希望找个人好好地陪她说说话,现在孟水莲来了,她当然要把憋在肚子里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中午孟水莲跟秦俊鸟和苏秋月一起吃了午饭,她眼看着苏秋月把一砂锅鸡汤喝掉了一大半,这才算满yi。 吃完了晚饭,孟水莲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到村子里去,所以她必须得早点儿走,秦俊鸟送她出了病房,两个人刚走出医院的大门,孟水莲就把秦俊鸟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问:“俊鸟,你媳妇还没有怀上孩子吗?” 秦俊鸟说:“还没有。” 孟水莲说:“俊鸟,正好秋月在医院里住院,哪天你带她去妇科检查一下,看看她是不是有啥毛病啊?你们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她那肚子咋还听不见个响声呢。” 秦俊鸟说:“妈,秋月的肚子又不是锣鼓,咋会有响声呢,您老就别操心了,这孩子该怀上的时候自然会怀上的,您别总把这件事情挂在嘴边上,我这耳朵都能听出茧子来了。” 孟水莲板起脸说:“俊鸟,你别跟我打马虎眼,你妈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和秋月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按照正常的情况,秋月这个时候都快要生了,可你看看她的肚子,平坦的就跟那飞机场一样,我看她到现在不生孩子,这里边肯定有啥问题。” 秦俊鸟有些不耐烦地说:“妈,这里边啥问题都没有,您老就别疑神疑鬼的了,您还是快点儿回家去吧。” 孟水莲说:“不用你赶我,我会回去的,可是我现在要把事情说明白了,秋月现在怀不上孩子,要么是她的身子有毛病,要么就是你的身子有毛病,我看不仅她的身子要检查,你的身子也要检查,你们两个都得好好地查查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的毛病。” 秦俊鸟说:“妈,我和秋月都很正常,我们们的身子都没啥毛病,您老就别胡思乱想了。” 孟水莲说:“这就奇怪了,你和秋月都正常,那为啥就生不出孩子来呢,你觉得这道理能说的通吗,你别想在我的面前蒙混过关,这生孩子的事情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个说法。” 秦俊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妈,我听您的还不成吗,明天我就和秋月好好地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我们们两个人谁的毛病。” 孟水莲满yi地点点头,说:“那好,这件事情你可要抓紧了,等秋月出院回家了,你可得把检查的结果如实地告诉我。”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你放心,等结果出来了,我一定会告诉您的。” 孟水莲说:“那我走了,你回去陪着秋月吧。” 秦俊鸟在路边找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让摩托车把孟水莲送回了村里。 又过了十几天,苏秋月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走起路来不用秦俊鸟再搀扶了,大夫给苏秋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说她随时都可以出院了。 秦俊鸟给苏秋月办了出院手续,大夫又给苏秋月开了一些药,让她拿回家吃,秦俊鸟拿着大夫给开的药和苏秋月一起回到了村里。 秦俊鸟和苏秋月回到村里时已经下午了,两个人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酒厂。 苏秋月住院的这些天,秦俊鸟一直都在医院里照顾她,把酒厂的事情都丢给了陆雪霏,让陆雪霏一个人支撑着酒厂,这的确有些难为她。 秦俊鸟和苏秋月刚走进办公楼里,正好迎面看到陆雪霏走了过来。 陆雪霏看到秦俊鸟和苏秋月来了,快步走到苏秋月的面前,拉起苏秋月的手,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说:“秋月,你回来了,你的腿伤咋样了?” 苏秋月笑着说:“我的腿上的伤已经好了,我现在想跑想跳都随便。” 陆雪霏说:“你住院的这些天,家里就我一个人,我都要闷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苏秋月说:“我也想早点儿回来,可是我的腿直到现在才好利索,住院的这些天我天天都躺在医院里,啥事情也干不了,我都快要烦死了。” 陆雪霏高兴说:“现在好了,你出院了,腿也好了,又有人陪我了。” 苏秋月说:“是啊,住院的这些天我天天都在想你,现在终于见到了你了。”去分享

下一篇   第295章 探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