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精心照顾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92章 精心照顾

秦俊鸟急忙把手背到身后,有些忐忑不安地看着苏秋月,他以为苏秋月会发怒,甚至会大骂他一顿,可是苏秋月的反应却出奇的平静。 这让秦俊鸟多多少少有一些意外,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窃喜,这说明苏秋月对他的态度在悄悄地转变了。 苏秋月用手巾把脸擦了一遍,又把脖子擦了一下,然后把手巾交给了秦俊鸟。 秦俊鸟把手巾放到水盆里重新洗了一下,洗完后把毛巾拧干搭在了床头上。 秦俊鸟这时端起水盆,嘱咐苏秋月说:“秋月,我去把水倒了,你好好地躺着,不要乱动。” 苏秋月微微笑了一下,点头说:“你去倒水吧,我又不是啥事情都不懂的小孩,我不会乱动的。” 秦俊鸟痴痴地看着苏秋月迷人的笑脸,心中有种甜丝丝的感觉。他真希望苏秋月能天天都这样在床上躺着,要是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天天在她的身边照顾她了,也能天天看到她冲着自己笑了。 苏秋月看到秦俊鸟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一副痴痴迷迷的样子,她好奇地问:“俊鸟,你在想啥呢?” 秦俊鸟这时才缓过神来,急忙掩饰说:“我啥也没看,我去水房了。” 秦俊鸟端起水盆快步出了病房,去水房里把水盆里的水倒了。 苏秋月在医院里躺了一个上午,秦俊鸟一直在她的身边精心地照顾她,不过苏秋月总是愁容满面的,显然是在为自己不能下地自由行动而感到苦恼。 秦俊鸟看到苏秋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宽慰她说:“秋月,你别发愁,你腿上的伤很快就会好的,到时候你就能下地了。” 苏秋月唉声叹气地说:“俊鸟,我这腿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好利索,倒霉的事情咋都让我给摊上了呢,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啥事情都干不了,跟废人有啥区别。” 秦俊鸟说:“秋月,你就安心地在这里把腿伤养好,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操心,人活一辈子,有个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苏秋月说:“我现在只能躺在床上,想随便动一下都不行,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吃饭洗脸还得让你来帮忙,我真想让腿快点儿好起来。” 秦俊鸟说:“秋月,你先忍耐上几天,这腿伤不是说好就能好的,你要有些耐心。” 苏秋月说:“俗话说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腿要想真正好起来,得花上一些日子,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烦得慌。” 秦俊鸟想了想,说:“秋月,你要是觉得躺在床上太没意思了,我一会儿出去给你买个小录音机,带耳机的那种,你心烦的时候就听一听歌,这样也好打发一下时间。” 苏秋月轻轻地摇摇头,说:“俊鸟,你别花冤枉钱了,我不想听歌。” 秦俊鸟说:“你要是不想听歌,我去给你买几本书咋样?你想看啥书跟我说说,我下午去书店给你买回来。” 苏秋月苦笑着说:“我看还是算了,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看书啊。” 秦俊鸟说:“秋月,你这样可不成,你腿上的伤又不严重,你得想开一些,这样你的伤才能好得更快一些。” 苏秋月说:“那好吧,我听你的,反正我躺在床上也没啥事情可干,看看书也挺不错的。” 秦俊鸟笑着说:“一会儿我就出去给你买书去,你想看啥书,是小说还是杂志?” 苏秋月说:“我看啥书都成,你看着买就好了。” 中午的时候,秦俊鸟去食堂给苏秋月买了排骨和红烧肉,苏秋月现在腿上有伤,需要补充一些营养,秦俊鸟本来打算给苏秋月买猪蹄和大骨头的,都说吃啥补啥,可是食堂里不卖猪蹄和大骨头。 秦俊鸟把早晨剩下的包子和米粥热了一下,和苏秋月一起吃了午饭。 苏秋月早晨没有吃饭,午饭吃的也不多,在食堂买的排骨和红烧肉大半都进了秦俊鸟的肚子,把他撑得够呛。 吃完饭后,秦俊鸟去乡里的街上转了转,乡里只有一条街,秦俊鸟在街上找了好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家书店。 后来秦俊鸟一路打听,终于在离乡中学的门口不远处找到了一家很小的书店,这家书店小到连个招牌都没有。 秦俊鸟推门走进书店里,书店的门口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手里捧着一本武侠小说,正看得津津有味的。 秦俊鸟说:“老板,我想买几本书。” 书店老板放下手里的武侠小说,抬头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你想买啥样的书啊?” 秦俊鸟向书架上看了几眼,说:“老板,你这里都有啥样的书啊?” 书店老板说:“你别看我的书店不太大,我这里的书可多了,你想要啥样的书都有。” 秦俊鸟说:“我想要几本好看的书,你给我推荐几本咋样。” 书店老板顿时笑了笑,眼睛一亮,说:“你来我这里是找对地方了,我这书店里好看的书多着呢,你想要国内的还是国外的。” 秦俊鸟说:“要国内的吧,国外的书看不懂。” 书店老板说:“你跟我过来吧。” 秦俊鸟跟着书店老板走到了一个书架的后面,书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柜子,柜子的门是锁着的,老板掏出钥匙把柜子的门打开,柜子里面装的满满全都是书。 书店老板向柜子里指了指,说:“上边的书是带插图的,下边的书是不带插图的,你想要看啥样的,自己随便挑。” 秦俊鸟随意从柜子里抽出了一本书,只见书的封面上印着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而且女人还摆着一个很撩人的姿势。 秦俊鸟随便翻了几页,书里边都是一些让人看了脸红的露骨描写,这种书一看就是违禁的黄色书刊。 秦俊鸟把书又放了回去,看了书店老板一眼,说:“老板,我想要的不是这种书。” 书店老板皱了一下眉头,说:“你不是想要好看的书吗,我们们书店里好看的书都在这里了,这种书现在可是很紧俏的。”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老板,我说的好看的书,不是指的这种书,你误会了。” 书店老板说:“那你想要啥样的书啊?” 秦俊鸟说:“是这样的,我媳妇她现在正在住院,我想给她买几本书打发一下时间,我媳妇她咋能看这种书呢。” 书店老板说:“我明白了,你咋不早说呢,我还以为是你想要这种书呢。” 秦俊鸟说:“老板,你这里有适合我媳妇看的书吗?” 书店老板向最外边的一个书架指了一下,说:“那上边有小说,有故事会,还有期刊杂志,那都是女学生爱看的书,我想你媳妇也应该能爱看。” 秦俊鸟走到书架前,在书架上随便挑了几本书,都是一些杂志期刊之类的书,秦俊鸟认识的字不多,挑的几本书都是封面好看,至于内容有没有意思就不知道了。 秦俊鸟把这几本书买回去后,苏秋月在闹心的时候就拿起来看一看,也算是派上了用场。 苏秋月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秦俊鸟一直都在她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把酒厂的事情全都交给陆雪霏来处li,他连一次酒厂都没有回去过。 这天下午,秦俊鸟正坐在苏秋月的床边给她削苹果,这时他闻到苏秋月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有些刺鼻的味道。 秦俊鸟说:“秋月,你身上的衣服都有味儿了,我知道你是个爱干净的人,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一会儿我给你洗了。” 苏秋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用麻烦你了,我这衣服还能穿。” 秦俊鸟说:“你这衣服不能再穿了,不信你自己闻一闻。” 苏秋月低头在自己的衣服上闻了一下,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我这衣服是不能再穿了,可是我现在只有这一套衣服,没有换洗的衣服,要不你给雪霏打个电话,让她给我送几件换洗的衣服来。” 秦俊鸟说:“我看不用了,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几件衣服,市场上啥样的衣服都有,方便得很。” 苏秋月说:“那好吧,不过你给买一件就好,别买太多,我家里的衣服多着呢。” 秦俊鸟说:“我知道,我不会多买的。” 秦俊鸟把苹果削好了,就出了病房去给苏秋月买衣服去了。 秦俊鸟不仅给苏秋月买了衣服裤子,还给她买了衬衣衬裤,以及贴身穿的内衣裤。 秦俊鸟拿着买好的衣服裤子回到了病房里,把衣服裤子放到床头的柜子上,说:“秋月,这是衣服裤子,还有衬衣衬裤,你把身上的衣服都换下来吧,一会儿我拿水房给你洗了。” 苏秋月点点头,没有说话,俊俏的脸蛋红的跟个熟透的苹果一样。 秦俊鸟知道苏秋月为啥脸红,有秦俊鸟在旁边,她咋好意思当着秦俊鸟的面换衣服呢,秦俊鸟转身出了病房,等苏秋月换好衣服后,他才回到了病房里。 苏秋月这个时候已经把换下来的衣服全都放在了洗脸盆里,秦俊鸟端起洗脸盆去了水房。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