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伤不严重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90章 伤不严重

秦俊鸟说:“秋月,你先忍一下,家里有止疼药,我去给你找两片,你吃了药就不会这么疼了。” 陆雪霏急忙说:“俊鸟,止疼药在啥地方?我去帮你找。” 秦俊鸟说:“止疼药就放在我房间的床头柜的抽屉里,你把抽屉拉开就能看见。” 陆雪霏转身出了厨房,去秦俊鸟的房间里找止疼药去了。 苏秋月疼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她咬着牙说:“我的腿不会是断了吧?” 秦俊鸟安慰苏秋月说:“秋月,你的腿不会有事情的,等一下雪霏把止疼药拿来,我就送你去乡里的医院。” 苏秋月说:“俊鸟,这天都黑了,你咋送我去医院啊?” 秦俊鸟语气坚决地说:“我就是背也要把你背去,这腿受伤了可不是小事情,要是落下了病根,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苏秋月说:“从村里到乡里路这么远,山路又不好走,你咋背我去医院啊?”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这样好了,我去找庆生哥,让他开着拖拉机送你去,这样能快一些。” 苏秋月说:“俊鸟,要不我再忍一忍,明天天亮再去医院吧。” 秦俊鸟说:“你腿上的伤耽误不得,要是明天去就晚了,你在家里等着,我这就去找庆生哥。” 这个时候陆雪霏把止疼药拿来了,她帮着苏秋月把止疼药吃了下去。 陆雪霏说:“秋月,你好些了没有?腿还疼吗?” 苏秋月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这药才刚刚吃下去,哪能那么快就见效呢。” 陆雪霏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说:“秋月,看你疼成这个样子,我这心里也怪难受的。” 秦俊鸟这时看了陆雪霏一眼,说:“雪霏,你帮我把房门打开,我把秋月抱到床上去,地上太凉了,躺时间长了对身子不好。” 陆雪霏说:“我这就去开门。” 陆雪霏说完,快步跑到秦俊鸟的房间门口把房门打开了。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将苏秋月抱了起来,然后进到屋子里,轻轻地把她的身子放到了床上。 秦俊鸟在抱苏秋月的时候,感觉她的身子软绵绵的,从她的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淡淡的香气飘进了秦俊鸟的鼻子里,秦俊鸟的心头顿时一阵荡漾,他偷偷地在苏秋月高耸丰满的胸脯上扫了一眼,暗自咽了一大口唾沫。 秦俊鸟心里暗想,要不是苏秋月不小心滑倒了,自己还没有机会把她抱在怀里呢,把苏秋月抱在怀里的感觉可真好,他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苏秋月不松开。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快把苏秋月送到医院去,秦俊鸟知道现在不是想那种事情的时候,要是苏秋月的腿脚落下了残疾,以后变成了瘸子,那可就糟糕了。 秦俊鸟说:“雪霏,你先在这里照顾秋月,我这就去找庆生哥,争取尽早把秋月送到医院去。” 陆雪霏点头说:“俊鸟,你快去吧。” 秦俊鸟飞快地出了房间,一路狂奔,不一会儿就跑到了孟庆生家的门口。 秦俊鸟推开虚掩着的大门进了院子,院子里停着孟庆生的拖拉机,屋子里亮着灯,从屋里传出一阵孩子的啼哭声。 秦俊鸟抬高嗓门喊了一句:“庆生哥,你在家里吗?” 很快孟庆生家的房门开了,孟庆生的媳妇抱着孩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怀里的孩子还在哭着,可能是有些哭累了,所以哭声有些断断续续的。 孟庆生的媳妇拿着一个手电筒向门口照了几下,说:“俊鸟,这么晚了,你来找庆生有啥事情啊?” 秦俊鸟气喘吁吁地说:“嫂子,秋月刚才不小心把腿摔伤了,我想找庆生哥帮忙用拖拉机把秋月送到乡里的医院去。” 孟庆生的媳妇说:“俊鸟,你来的可不巧,庆生他不在家,他今天起早去县城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秦俊鸟一脸焦急地说:“这可咋办好啊,秋月的腿伤得不轻,得赶快送到医院去,不能耽搁时间长了。” 孟庆生的媳妇想了想,说:“俊鸟,要不这样吧,你去村里找一个会开拖拉机的人,让他开着拖拉机送秋月去医院。” 秦俊鸟说:“事情紧急,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这就去找三胜子,他会开拖拉机。” 孟庆生的媳妇说:“那你快去吧,你家秋月的腿要紧。” 秦俊鸟又向三胜子家跑去,三胜子家离孟庆生家很近,秦俊鸟没跑几步就到了。 三胜子这个时候正坐在房门前的电灯下洗脚,他已经把衣服裤子都脱了,身上只穿着衬衣衬裤。 三胜子看到秦俊鸟跑进院子里来,笑着说:“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三胜子,你快穿衣服,快点儿跟我走。” 三胜子一头雾水的看着秦俊鸟,不解地说:“俊鸟,你这是咋了,咋跟被狼追了一样,你把话说清楚了,你咋一进院子就让我跟你走呢,这天都黑了,你让我跟你干啥去啊。” 秦俊鸟说:“我家秋月的腿摔伤了,我是来找你忙帮的……” 三胜子打断秦俊鸟的话说:“你媳妇的腿摔伤了,那你得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啊,你来找我干啥呀,我又不是大夫。” 秦俊鸟调整了一下呼吸,走到三胜子的面前,说:“三胜子,你别打岔,听我把话说完了。” 三胜子说:“那好,你说吧,我听着呢。” 秦俊鸟把苏秋月在家里厨房滑倒摔伤,要用拖拉机送她去医院的事情跟三胜子说了一遍。 三胜子听完后急忙站起身来,一边穿鞋一边说:“俊鸟,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屋里穿衣服。” 三胜子穿好衣服后,跟着秦俊鸟一起来到孟庆生家里,三胜子很快把拖拉机发动起来,拉着秦俊鸟直奔秦俊鸟家。 到了秦俊鸟家后,三胜子没有给拖拉机熄火,这样一会儿立刻就可以走,能节省一些时间。 秦俊鸟快步走到了屋子里时,苏秋月这时正躺在床上小声地呻吟着,一脸痛苦的表情,额头上挂着豆粒一般大小的汗珠。虽然她已经吃过止疼药了,不过对于这种伤筋动骨的情况来说,止疼药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陆雪霏站在床边看着苏秋月疼痛难耐的样子,急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秦俊鸟说:“秋月,我已经把拖拉机找来了,这就送你去医院,你再咬牙坚持一下。” 苏秋月很坚强地笑了一下,说:“俊鸟,我没事儿,我还能挺得住。” 秦俊鸟把苏秋月从床上抱了起来,然后出了屋子,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了拖拉机上。 陆雪霏怕苏秋月受不了山路的颠簸,拿了两床被子铺在拖拉机上,这样苏秋月躺在拖拉机上也能舒服一些,就算路上颠簸起来,也不会太厉害。 秦俊鸟上了拖拉机,在一旁照顾着苏秋月,陆雪霏这个时候也要上拖拉机,想跟他们着一起去乡里。 秦俊鸟说:“雪霏,你就不用去了,你还是留在家里好了,明天厂里的事情还要有人去照看,你要是去了,厂里就没人管了。” 陆雪霏说:“那好,我留下来,你要是有啥事情就跟我打电话。” 秦俊鸟说:“晚上你一个人睡觉的时候要小心一些,把门窗都锁好了。” 陆雪霏说:“我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还是赶快把秋月送到医院去吧,你看她都疼成那个样子了,真让人心疼。” 秦俊鸟说:“那好,我走了。” 三胜子开着拖拉机,拉着秦俊鸟和苏秋月向乡里驶去。 到了乡里的卫生院,秦俊鸟在三胜子和护士的帮助下把苏秋月送到了骨科的诊室里,这个时候苏秋月已经疼得有些受不了了,整个人都快要休克了。 秦俊鸟和三胜子在骨科的诊室门外等了很长时间,可就是不见里面有人出来。 秦俊鸟在门口急得满头大汗,他不时地走到诊室门前趴在门缝上向里面看几眼,不过他啥都看不到。 三胜子劝秦俊鸟说:“俊鸟,你不用担心,秋月她就是腿摔伤了,又不会危及性命,大夫会把她治好的。” 秦俊鸟一脸忧虑地说:“秋月这次可摔得不轻,我就怕她的腿会落下啥后遗症。” 三胜子说:“俊鸟,你就放心好了,秋月她就是滑倒摔了一下,不会落下啥后遗症的,我小时候上树掏鸟蛋,从树上摔下来过好几次,有一次把腿的骨头都摔断了,我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腿上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秦俊鸟说:“你咋能跟秋月比呢,秋月是女人,你是男人,男人的骨头比女人的硬,男人摔一下没啥,可女人摔一下就不成了。” 三胜子说:“俊鸟,这就是你不懂科学了,这女人的骨头和男人的骨头还不都是一种材料做的,那骨头都是一样的硬,没啥分别。” 就在这时诊室的门一开,一个戴着口罩的大夫从里面走了出来。 秦俊鸟急忙走过去,向诊室里看了一眼,问:“大夫,我媳妇她咋样了?她的腿伤的严重不严重。” 大夫说:“你媳妇的腿伤的不算太严重,就是把小腿的骨头摔裂了,不过她得留下来住院。”去分享

上一篇   第289章 意外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