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坏人闯进屋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9章 坏人闯进屋

苏秋月将毛巾放在澡盆里头用热水浸湿了,然后将毛巾拿出来将里面的水拧干了,在肩膀上轻轻地擦了起来。 秦俊鸟趴在换气孔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秋月洗澡,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一定要多看几眼才够本。 苏秋月手里的毛巾从肩头擦到胸脯,又从胸脯擦到肚子,那两个雪白浑圆的肉峰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颤抖着,如此香艳的情景看得秦俊鸟血脉贲张,肚脐眼下方憋胀得就跟快要爆炸了一样难受。 这时苏秋月慢慢地从澡盆里站了起来,她的整个身子都呈现在了秦俊鸟的眼前,修长的双腿,纤细的柳腰,还有那毛茸茸的神秘地带都让秦俊鸟一览无余,秦俊鸟狠狠咽了几口唾沫,下身的硬挺的东西都顶到了墙上。 苏秋月好像知道秦俊鸟在外边偷看一样,她又将身子转过来,背对着秦俊鸟,把光滑白皙的脊背和丰满圆润的屁股留给了秦俊鸟的目光,看着苏秋月洁白如玉的身体,秦俊鸟的下身本能地动了几下,他真想马上就冲进去抱着苏秋月的身子好好地享受一番,可是随即他又清醒过来,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不会那样做,因为他不想伤害苏秋月,秦俊鸟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而这种事情要两厢情愿才行。 苏秋月用毛巾把身上的水珠都擦干了,然后走出澡盆开始穿衣服。 秦俊鸟急忙跑出院子,如果苏秋月穿好衣服走出来看到他在院子里,她一定会怀疑他的,秦俊鸟心想自己这也算是做贼心虚吧。 秦俊鸟快步向村里走去,他的肚子有些饿得受不了了,想去村里的小卖部去买点东西吃,他刚走到村口,就看见一个戴着棉帽子的男人贼头贼脑地向村里走去。 秦俊鸟看到的只是这个男人的背影,并没有看到他的正脸,而且他发现这个男人把帽檐压得很低,生怕别人看到他的脸,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秦俊鸟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影有些似曾相识,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秦俊鸟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他想看看这个鬼鬼祟祟的男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个男人进了村子里之后,不走大路,而是专门走偏僻的小道。 这个男人七拐八拐地走到了廖大珠和廖小珠家的门口,他先是向四处张望了几眼,在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他忽然一纵身从低矮的土墙跳了进去。 秦俊鸟在远处看得很清楚,他马上明白过来,这个男人是冲着廖大珠和廖小珠来的。 廖大珠和廖小珠的声名全乡人都知道,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她们姊妹俩的坏主意,这个男人像做贼似地跳进了廖大珠和廖小珠的家,他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秦俊鸟想到这里急忙向廖家跑去。 这时,这个男人已经摸进了屋子,屋子里只有廖小珠在家。 廖金宝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跟人赌钱呢,廖大珠去了栗子沟村要晚上才能回来。 廖小珠正坐在炕上照着镜子梳头,她一看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鬼鬼祟祟地走进来,而且这个人把帽檐压得很低,只能看到下半边的脸,吓得她手里的镜子和木梳都掉在了炕上,尖叫了一声:“你是谁?你跑到我家里来干什么?你马上给我出去。” 这个男人“嘿”“嘿”怪笑了几声,说:“人家都说廖金宝的两个女儿是棋盘乡的两朵花,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好看,真好看,比画上的七仙女还好看。” 廖小珠一看这个男人不怀好意,急忙要下炕往屋外跑,可是没等她下炕,这个男人已经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廖小珠的脸色大变,颤声说:“你想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这个男人把廖小珠的身子往他的怀里一带,就把廖小珠瘦条的身子抱在了怀里,廖小珠的双腿乱蹬,双手用力地挣扎着,失声大叫:“来人啊,救命啊。” 男人一看廖小珠放声叫了起来,有些慌了,廖小珠家的左邻右舍离得都很近,要是让邻居们听到了,那他偷鸡不成还得蚀把米。 男人用一只手抱着廖小珠的腰,另一只手堵在了廖小珠的嘴上,廖小珠只是叫了一声就叫不出来了。 男人恶声说:“臭娘们你给我老实点儿,你要是再敢叫一声,我就弄死你。” 男人说完把廖小珠抱到了炕上,把堵着她嘴的手拿下来去解她上衣的衣扣。 廖小珠一看男人要脱的她的衣服,反抗的更厉害了,一双手向男人的脸上抓去,一边抓还一边大叫:“来人啊,抓流氓啊。” “妈的,我让你叫。” 男人“啪”的一声抽了廖小珠一个非常响亮的耳光,廖小珠被男人这一耳光打得顿时失去了意识,两个胳膊也不听使唤地瘫软了下来。 男人见状,猛地一把撕开廖小珠的衣襟,廖小珠里面穿的毛衣便露了出来,两个丰满浑圆的肉峰被毛衣紧紧地包裹着露出清晰的轮廓,男人看着廖小珠的胸脯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双手隔着毛衣摸了起来。 男人摸了几下还嫌不过瘾,干脆把廖小珠的毛衣连同衬衣向上一撩,廖小珠的两个雪白高耸的肉峰就跳了出来。 男人看着廖小珠的肉峰咽了几口唾沫,然后就把脸贴了上去。 这时,秦俊鸟已经走进了屋里,他一看男人的脸正压在廖小珠的胸脯上蹭来蹭去的,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秦俊鸟一个箭步冲到男人的面前,抓起他的衣领对着他的左半边脸就是狠狠的一拳。男人正在兴头上,哪想到会有人闯了进来,一点儿防备都没有,被秦俊鸟这一拳打得惨叫一声,身子歪倒在了一边,秦俊鸟还嫌不解气,抬起脚对着男人的裆部一阵猛踢,踢得男人捂着裆部的那个东西直学狗叫。 秦俊鸟踢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累了,就停下来走到廖小珠的身前,把她的毛衣拉下来,然后又把她的外衣给穿好。 廖小珠这时也慢慢地恢复了意识,她揉了揉眼睛一看救自己的人是秦俊鸟,立刻扑到秦俊鸟的怀里,惊魂未定地说:“俊鸟哥,有流氓闯进来了,我差点儿就被他祸害了。” 秦俊鸟安慰她说:“小珠,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这时,男人强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想要往屋外跑,廖小珠一看男人要跑,指着男人大声说:“俊鸟哥,流氓要跑。” 秦俊鸟连忙拦在男人的身前。这时男人的头上戴的棉帽子已经掉了,露出了光溜溜的头顶,原来这个男人是个秃头。 秦俊鸟仔细地打量了这个男人几眼,有些惊讶地说:“你是刘秃子?” 这个闯进廖小珠家里想要糟蹋她的男人正是刘秃子,秦俊鸟跟刘秃子见过几回面,也说过话,两个人虽然不太熟,但是也算是老相识了。 刘秃子也认出了秦俊鸟,他痛得咧着嘴说:“秦俊鸟,你今天坏了老子的好事儿,你给我等着,老子早晚有一天找你算账,快把路给老子让开。” 秦俊鸟寒着脸说:“刘秃子,你今天走不了了,大白天的,你竟然敢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我要把送到的乡里的派出所去,让你蹲监狱。” 刘秃子说:“你可以把我送到乡里,也可以送我去蹲监狱,我刘秃子反正不是什么好鸟,我无所谓,可是你有没有替她想过,她还是没有嫁人的姑娘,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她还咋嫁人,咋有脸在村里再呆下去。” 刘秃子说完看了廖小珠一眼,廖小珠的脸色一变,刘秃子的话说到了她的心坎儿上,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值得张扬的好事儿,尤其是在农村就更忌讳这种事情了,要是传扬了出去,廖小珠就成了破鞋了,村里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把她给淹死。 廖小珠看着秦俊鸟说:“俊鸟哥,还是让他走吧,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秦俊鸟有些不甘心地说:“他差点就把你给祸害了,你这么就让他走了,这也太便宜他了。” 廖小珠说:“我们们就是把他送进监狱里了,我的名声也完了,以后你咋让我在村里住下去。” 秦俊鸟想了想,有些无奈地说:“好吧,听你的,让他走。” 刘秃子有些得意地说:“那我可走了,可惜了这么一个水嫩俊俏的姑娘没吃到嘴里,真是可惜了。” 秦俊鸟忽然说:“等一等。” 刘秃子愣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咋,你反悔了?” 秦俊鸟说:“刘秃子,我知道在棋盘乡没人敢惹你,可我秦俊鸟不怕你,今天的事情你给我烂在肚子里,不准对任何一个人说起,如果这件事情传了出去,我不会放过你的。” 刘秃子恶狠狠地瞪了秦俊鸟一眼,冷笑着说:“秦俊鸟算你狠,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不过你也给我记住,我不会让你白打我一顿的。还有,你把我买来的媳妇田黑翠偷偷送走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笔账我给你记着,到时候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秦俊鸟冷哼一声,说:“好啊,田黑翠是我送走的,你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想干啥就冲着我来。” 刘秃子说:“好,你小子有种,咱们走着瞧。” 刘秃子说完一转身走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28章 同一屋檐下

下一篇   第30章 不想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