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意外滑倒 - 山村如此多娇

第289章 意外滑倒

姚核桃说:“俊鸟,这件事情我实在是说不出口,你还是让别人说吧。” 秦俊鸟有些急了,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吗,你倒是快说啊。” 秦俊山怒气冲冲地说:“核桃他说不出口,就让我来说。” 杜红喜急忙拉了秦俊山的胳膊一下,涨红着脸说:“俊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是别说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秦俊山冷笑着说:“你要是嫌丢人的话,你就不应该跟这个小子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杜红喜流着眼泪说:“俊山,你咋能这么说我呢,我可是你的媳妇,我们们两个人啥都没干,你可不能往我的身上乱泼脏水。” 秦俊山瞪了杜红喜一眼,说:“刚才的事情都是我亲眼看到的,你别想不承认。”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们两个人都少说几句,这里不是吵架的地方,你们要吵架回家吵去。” 杜红喜不说话了,用手擦了擦眼泪,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秦俊山说:“我现在先不跟你计较,等回家我再跟你这个臭娘们算账。” 秦俊鸟说:“俊山,你说到底是咋回事儿?你们为啥打起来了?” 其实秦俊鸟就是不问也能猜到几分,杜红喜平时就喜欢跟男人眉来眼去的,这个刚子虽然长得算不上一表人才,不过模样还是挺周正的,杜红喜肯定是对刚子动了心思,想勾引他,结果被秦俊山看到了。 秦俊山说:“俊鸟,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去仓库里拿东西,恰好看到这个小子把手伸到了红喜的衣服里,要不是被我给撞到了,这两个人说不上会干出啥不要脸的事情来。” 秦俊鸟看了一眼刚子,冷冷地说:“他说的事情是真的吗?你跟我说实话,你要是敢跟我说假话,看我咋样收拾你。” 刚子有些无奈地说:“厂长,是俊山大哥他误会了,我跟红喜嫂子不是他说的那样,刚才我路过仓库正好遇到红喜嫂子,红喜嫂子说她的心口不舒服,有些喘不上气来,让我帮她拍几下胸口顺顺气,我当时不太愿意,可是红喜嫂子把外衣的衣扣给解开了,还硬抓着我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被走过来的俊山大哥给看到了,我真的啥都没干。” 秦俊山气愤地说:“你小子还敢狡辩,那女人的胸口是你能随便摸的吗?我看你就是没安啥好心,她一个女人的力气能有多大,要是你不愿意的话,就算是她硬抓着你的手,你也可以把她的手甩开,我看你就是想占便宜。” 刚子苦着脸说:“俊山大哥,红喜嫂子当时抓着我的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儿,手就已经被红喜嫂子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杜红喜这时放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没脸活下去了,秦俊山,你这是想逼死我,我这就去死,以后你别想再看到我。” 杜红喜说完,就转身向楼外跑去,姚核桃怕杜红喜出啥意外,急忙跟在她的身后追了过去。 事情的经过基本上已经弄清楚了,跟秦俊鸟猜测的差不多。 秦俊山有些担忧地说:“俊鸟,红喜她不会真去死吧,她要是死了,我可咋向咱妈和她爸妈交待啊。” 秦俊鸟说:“早知道现在,你刚才还闹啥,要不是你不依不饶的,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秦俊山有些懊悔地说:“我当时也是被气坏了,要是你遇到这种事情,你能不生气吗?这媳妇又不是布娃娃,谁想摸就摸一下。”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我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谁要是再敢说起的话,就别想在我的酒厂里干下去了,我让卷铺盖卷滚蛋。” 秦俊山有些不太愿意地说:“俊鸟,这件事情咋能就这么算了呢,不能让这小子白白占便宜了,得让这小子付出点儿代价。”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这又不是啥光彩的事情,你这么闹下去,就不怕丢人现眼啊。” 秦俊山说:“俊鸟,我可是你哥,红喜可是你嫂子,现在吃亏的是我和你嫂子,不能就这么放过这小子,咋说也得让他陪我一笔精神损失费。” 秦俊鸟说:“精神损失费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快去看看杜红喜吧,她要是真寻死去了,我看你到时候咋办。” 秦俊山有些慌了神,向杜红喜跑去的方向看了几眼,说:“俊鸟,这事儿就这样了,我得去看看红喜,她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我可就惨了。” 秦俊山飞快地跑出了办公楼,向杜红喜追了过去。 刚子这时解释说:“厂长,这件事情真不怪我,我当时根本没想到红喜嫂子会那样做,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绕着她走了。” 秦俊鸟说:“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是说啥也没用了,时间又不能倒流。” 刚子恳求说:“厂长,你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把我开除了,我爸卧病在床,我还要挣钱给他治病呢,你要是不让我在厂里干了,那可就是把咱家逼上绝路了。” 秦俊鸟微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开除你的,只要你以后好好干就成。” 刚子高兴地说:“厂长,只要你不开除我,以后你让我咋样干我就咋样干,我保证听你的话。” 秦俊鸟说:“好了,事情到了我这里就算了结了,你快去干活吧。” 刚子说:“那好,厂长,我走了,你要是有啥事情需要我做的,你就说一声,我随叫随到。” 刚子说完去干活了。 秦俊鸟这时转身回到了办公室里,苏秋月还在办公室里,刚才秦俊山他们几个人外边吵闹的时候,她并没有跟着秦俊鸟出去,她不喜欢管闲事儿,对厂里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根本不感兴趣。 秦俊鸟刚走进办公室里,苏秋月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俊鸟,我回去了。” 秦俊鸟急忙走到苏秋月的面前,说:“秋月,你跟我说句实话,你的心里是不是早就有别人了?是那个高怀民吗?” 苏秋月面无表情地说:“我的心里没有别人,我以前跟你说过,我现在再跟你说一遍,高怀民是我的中学同学,我跟他没有别的关系,至于他的心里是咋想的那是他的事情,我管不着。” 秦俊鸟说:“那好,既然你只是把那个高怀民当成了同学,那我以后就不会对高怀民客气了。” 苏秋月说:“你想干啥事情我管不了,我希望以后我的事情你也不要管,这样对咱们两个人都好。”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好吧,以后我不会管你的事情了,你想咋样就咋样好了。” 苏秋月没有再说话,推门出了秦俊鸟的办公室。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的纤细的背影,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右手握着拳头,重重地砸在了办公桌上,办公桌上的东西都被震得都跳了起来。 秦俊鸟觉得自己太可悲了,他跟苏秋月结婚这么长时间了,可他在苏秋月的心里却一点儿位置都没有,苏秋月从来都没有把他看在眼里。 秦俊鸟在心里暗自憋了一口气,他以后要好好干,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让苏秋月对他刮目相看。 到了晚上,秦俊鸟和苏秋月、陆雪霏吃过了晚饭,苏秋月忙着收拾碗筷,陆雪霏也一旁帮忙。 秦俊鸟坐在旁边看着两个女人忙活着,心里头美滋滋的,他的目光从苏秋月的身上移到陆雪霏的身上,又从陆雪霏的身上移动到苏秋月的身上,他真恨不得自己能长两双眼睛。 苏秋月笑着说:“雪霏,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不用你帮忙,你去看电视吧。” 陆雪霏说:“你就让我帮你吧,我在你家里白吃不住,要是不帮你干点儿啥,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苏秋月说:“那好吧,你就帮我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干净,我去厨房刷锅洗碗了。” 陆雪霏点头说:“这里就交给我吧,等我收拾完了,就去厨房里帮你。” 苏秋月拿着饭碗向厨房里走去,就在这时从厨房里传来了一声“咕咚”的响声,听起来好像是人跌倒时发出的声音,秦俊鸟急忙站起来,快步跑进了厨房里。 秦俊鸟一进到厨房里就愣住了,只见苏秋月仰面躺在厨房的地面上,右腿弯曲着,身边倒扣着几个饭碗,她双手捂着右脚的脚踝处,面目扭曲,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秦俊鸟走到苏秋月的身边蹲下身来,关切地说:“秋月,你这是咋了?” 苏秋月表情痛苦地说:“我刚才不小心滑倒了,可能是伤到脚了。” 秦俊鸟把苏秋月的手从脚踝处拿开,只见苏秋月的脚面高高地肿了起来,就跟个发面馒头一样。 秦俊鸟有些心疼地说:“你这脚可伤的不轻啊,你千万别乱动。” 陆雪霏这时也跑进了厨房,她看到苏秋月一脸痛苦地躺在地上,赶紧凑过来查看苏秋月的伤情。 陆雪霏说:“秋月,你的脚疼不疼啊?” 苏秋月强忍着剧痛说:“咋能不疼呢,我都快要疼死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288章 示威来了

下一篇   第290章 伤不严重